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官途 > 第1536章 再次逼宫
    就在三江省这边刘飞和铃木远征都在厉兵秣马准备展开最后大决战的时候,在付成的大力推动之下,在纪委陈文彪副书记的大力支持下,有鉴于纪委收到的大量有关举报刘飞存在作风问题和经济问题的文件,中纪委最终决定,由副书记陈文彪亲自带队前往三江省,对刘飞进行问话和调查。在接到通知之后,陈文彪没有任何的拖延,直接带着队伍驱车前往三江省。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陈文彪心中却颇为不解,在经过几天的试探之后,自己竟然没有遇到多大阻碍,便推动了前往三江省对刘飞进行调查的事情,这让他十分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始至终,几乎各大家族在这一刻全都保持了沉默的态度。尤其是刘家的态度,依然和刚开始试探的时候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是在看热闹一般,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带队前往三江省去寻找刘飞的问题。不过虽然心中有着诸多的顾虑,但是在付成的推动以及其他诸多因素的催化之下,他还是决定对刘飞展开调查。因为他相信,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刘飞也不例外。

    一时之间,整个三江省虽然表面上风轻云淡,一片祥和之色,但实际上却已经是风起云涌,波涛诡谲了,谁胜谁负,很难预料。

    当天晚上,锦鸿集团股东大会再次拉开序幕。

    祝雪瑶主持了这次大会,不过在祝雪瑶刚刚宣布大会开始之后,凯文斯再次打断了祝雪瑶的讲话,大声说道:“各位,在开会之前,我再次当众宣布一件事情,我,凯文斯已经成为锦鸿集团最大的股东了,我提议,对董事会主席进行重新选举,只要我当选董事会主席,我讲话带领锦鸿集团走出三江省,走向全国,甚至是走向世界。而且我保证,我们锦鸿集团的股价将会稳中有升,而不是祝雪瑶所说的让股价回落,大家都很清楚,股价越高,各位的身价越高,如果哪位害怕锦鸿集团的股价会跌,心中没底,那么你可以将股票以现在的市场价转让给我,各位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这一次,凯文斯决定不再给祝雪瑶和刘飞他们任何的机会,直接将他们一击致命。以便为铃木远征明天展开的大决战打好铺垫。

    祝雪瑶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凯文斯先生,您是不是太乐观了啊?你凭什么认为你就是第一大股东啊?”

    凯文斯也是淡定一笑:“如果祝总不相信的话,可以请吕良律师再重新检验一下吗?”

    祝雪瑶嫣然一笑:“有请吕良律师。”

    很快的,吕良律师推门走了进来。

    凯文斯让助手把相关文件递给吕良,然后笑着说道:“请吕良律师公平公正的看一下,我凯文斯现在持有多少股份?”

    吕良律师在经过一翻忙碌和计算之后,看向众人说道:“经过我慎重计算核实,现在凯文斯先生拥有公司45.5%的股票。”不过这一次,吕良却并没有直接宣布凯文斯是第一大股东。

    这让凯文斯相当不满,说道:“吕良律师,现在是不是可以宣布我已经成为锦鸿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啊?”

    吕良摇摇头说道:“对不起,凯文斯先生,我只有看过祝总的文件之,经过比对之后才能宣布谁才是真正的大股东。”

    凯文斯看向祝雪瑶不屑的说道:“祝总,你该不会不敢让吕良律师看你的那些股权文件吧?”

    祝雪瑶拍了拍手,她的助手便把相关文件递交给吕良,这一次,吕良看得相当的仔细,反反复复的计算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抬起头来说道:“各位,祝雪瑶女士现在拥有集团51%的股权,依然为集团的大股东。”

    听吕良说完,凯文斯一下子站起身来,怒声说道:“吕良,你是不是看错了,祝雪瑶上一次的时候,不是仅有38%的股票吗?为什么现在会有51%?不会是你和祝雪瑶他们串通起来一起作弊蒙骗我吧?”

    吕良听完凯文斯这样说,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说道:“如果凯文斯先生你非得这样认为的话,那么请你自己在另请别人进行核实吧?告辞了。”说完,吕良转身向外走去。

    这时,凯文斯冷笑着说道:“哼,我不需要再请别人了,因为我本身就是高级审计师和高级律师。”说完,凯文斯走到桌旁,拿起祝雪瑶的股权文件看了起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随着凯文斯把文件渐渐的看完,他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直到此时,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掉入了一个精心编织的陷阱之中。虽然之前自己得到了很多内部情报,甚至有李建业和沈富贵这样的本地精英在帮助自己,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祝雪瑶当初把自己的股权分散给其他人的时候,便已经和那些人签订了秘密合同,秘密合同上规定,这些股权虽然祝雪瑶转让给了众人,但是在20年之内,众人只享有分红权,而没有股权转让权,而且一旦有人危机到祝雪瑶的大股东地位,祝雪瑶随时可以将这些股权收回,但是众人依然享有分红权,而且20年之后,祝雪瑶依然要将这些股权交给众人。也就是说,这些股权虽然名义上是属于其他人的,但是实际上,依然属于祝雪瑶的,不过是挂在其他人的名下罢了。看到这里,凯文斯的脑门上不由得冒出一丝丝的冷汗。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当初刘飞和祝雪瑶等人为什么敢在建业大酒店吃饭的时候还谈论股票的事情而不怕泄露机密了,原来,他们当初那样做恐怕是故意为之,就是要给自己这边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要让自己心甘情愿的去高价收购锦鸿集团的股票。阴险,真的是太阴险了。这个女人貌美如花,为什么心思却这么阴险呢?

    此时此刻,凯文斯看着倾国倾城的祝雪瑶,感觉身上冒起一阵阵的凉气。他哪里知道,这件事情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之前祝雪瑶签订股权转让合同的时候留有后手在前,随后又有刘飞的精心策划在后,随后还有孙广耀和代斯勒这两位华尔街双子星联手在股市上搅风搅雨摇旗呐喊助威,在这三方精英的联手之下,凯文斯又怎么能不中计呢。虽然他熟读华夏的孙子兵法,但是又怎么会有纯正的华夏子孙,尤其是刘飞这位孙子兵法的精心钻研者和实践者玩的狠,玩得绝呢!

    不过凯文斯却也不是一个甘心认输的主,在看过文件之后,他咬着牙说道:“好,我承认,祝总的确是锦鸿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但是我依然提议,我们大家重新选举董事会主席,我希望能够带领整个锦鸿集团走向更辉煌的未来。”

    “好,我同意。”出乎凯文斯意料的是,他本来以为祝雪瑶会坚决反对重新选举的,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同意了。

    “好,那我看就这样吧,同意选举我为董事会主席的请举手。”凯文斯大声说道。

    刷刷刷!一时之间,只见会议室内到处都有举手同意自己当选董事会主席的人。这让凯文斯相当满意。看来,私下里李建业和沈富贵的工作做得的确不错。

    不过当最终清点人数的时候,凯文斯有些郁闷了,今天到会的大小股东总攻107人,除去自己和祝雪瑶之外还有105人,现在却偏偏只有52人投自己的赞成票,差一票不到一半。不过凯文斯心中还是安慰自己说道:“不要慌,不要慌,没准祝雪瑶得票比我还低呢。”想到这里,凯文斯鸠占鹊巢说道:“嗯,同意祝雪瑶担任董事主席的请举手,请大家要慎重表态哦,我一定会带着大家走向辉煌的未来的。”

    此时此刻,会议室内,股东们全都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举手,这让凯文斯高兴极了,他哈哈大笑着说道:“看来祝总还真是不得人心啊,竟然没有一个股东同意你继续担任锦鸿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了,那就不好意思了,我现在宣布,本人凯文斯正式担任锦鸿集团……”

    就在凯文斯刚要说出董事会主席几个字的时候,会议室内异变陡生,只见会议室内所有的股东,几乎全都齐刷刷的举起了右手!

    一时之间,会议室内胳膊林立。

    数?不用数了!因为会议室内没有举手的只有祝雪瑶和凯文斯而已。

    这一下,凯文斯彻底傻眼了,他呆呆的望着会议室内的各位股东,不明所以。

    这时,祝雪瑶冲着凯文斯淡淡一笑:“不好意思啊凯文斯先生,虽然我们董事会按照你的要求重新选举了董事会主席,但是现在看来,大家对你还是心血不足嘛!那我就只能勉为其难的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带领着锦鸿集团继续前进了。”

    这时,凯文斯愤怒的指着其中的一个仅次于自己的三股东段文明说道:“段文明,你不是一直对祝雪瑶不满吗?你不是跟沈富贵说祝雪瑶对你根本就不信任吗?为什么你也投祝雪瑶的票?”

    ()( 官途 http://www.gcxsw.org/0_2/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