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重生之官道 > 第二十六章 陈叔被殴
    唐逸笑道:“陈叔,那可得先说好了,将来陈检的对象可不能跟你去经商,不然陈检的乌纱越来越大,可是违反规定滴!”

    陆小天夫妻就笑,陈珂偷偷白了唐逸一眼。

    陈方圆呵呵笑道:“如果珂儿真有那么一天,我就把公司放南边去,免得被人说闲话。”

    陆小天凑趣道:“陈叔,那你可得未雨绸缪,我看,早晚陈检会成为我省检察系统的奇葩。”

    陈珂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忙说:“陆哥,你就别说了,我这小兵还得你多多关照呢。”

    王慧娟拉着陈珂的手,说:“别理他们,咱们说话,这些男人啊,喝点酒说话就没边

    说着话,陈方圆就问陆小天:“陆检,你爱人也是好单位吧,看打扮就是外场上的人。”

    陆小天就叹了口气:“本来还不错,就这儿,春城饭店的客房部管点事儿,现在可就难喽,春城饭店好像要有个大变动,谁知道她还能不能作下去?”

    陈方圆听了眼睛就是一亮,唐逸见了就有些明了,大概刘飞也隐约跟他提过进省城发展的主要原因。

    陆小天就问:“陈叔要来省城发展,不知道是作哪方面的生意?需要我帮忙的话可一定要开口。”随即哈哈一笑:“百无禁忌百无禁忌,我这说顺口了,陈叔能找我帮啥忙。”找他帮忙的大多数都是犯人亲属。

    陈方圆笑了两声,道:“我是准备将超市开春城来。弄个超市连锁。”

    “那要不少钱吧?”陆小天随口问道。

    陈方圆点头:“注册资金一千万左右吧。”

    陆小天啊了一声。实在想不到这土老帽似的农民这么有钱。王慧娟更是微张小嘴,惊讶地看向陈方圆。

    陈方圆就笑道:“陆检,我冒昧一下啊,如果慧娟侄女在春城饭店作得不开心,倒可以帮我地手,我在省城两眼一抹黑,跑这些手续还真需要个本地人帮我张罗,至于工资待遇啥的你放心。保证不会亏待了慧娟侄女。”

    陆小天微微一愕,就想摇头婉拒,王慧娟工资虽然不高,但毕竟是国企职工,在陆小天意识里,吃公家粮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的。

    王慧娟却是马上娇笑道:“陈叔,那我谢谢您了。不瞒您说。我早就不想在春城干了!别看客房部就那么几个管理人员,天天勾心斗角,累死了,陈叔,咱可说定了,我没啥大本事,帮您跑跑腿啥的还是可以的。”她可是见识过许多下海经商先富起来的阶层,心里羡慕的不得了,能跟个千万富翁去经商。在她看来可是天上掉馅饼地美事陆小天看了爱人一眼,见王慧娟满脸兴奋,更想起爱人每天抱怨谁谁多么有钱,谁谁下海赚了多少钱时的羡慕神色,心里叹口气。也就点头说:“陈叔。那以后请您多多照顾慧娟。”

    陈方圆见事情谈成,心情大好。又张罗着要了一瓶五粮液,其实上一瓶也大多进了他的肚子。

    陈方圆的心思唐逸明镜似的,如果真能入主春城饭店,有个内部职工很多事可以少走许多弯路,尤其是基层职工,对企业的弊病不足最是了解,反而是有些高层一----悠开了口:“唐主任,这点儿事真的要闹大。我看就算了吧,回头叫天华多出些医药费。”

    唐逸淡淡道:“我这朋友可不缺那点儿钱,田卫兵,我和你说吧,今天我谁的面子也不卖!咱们公事公办!”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那几名摩登男女突然觉得有透不上气的感觉。

    这时候,有侍应生跑上楼,说外面救护车到了,前台经理忙下去招呼,和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上来,将陈方圆送到担架上。

    唐逸拍拍前台经理的肩膀,说:“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他,我处理完这边的事就赶过去,麻烦你了!”又和他说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让他和自己电话联系,前台经理忙不迭说一定照办。

    医护人员抬着陈方圆匆匆下楼,唐逸就拿着包靠到了墙壁,闭目养神。

    田卫兵琢磨了一会儿,慢慢走到唐逸的身边,笑着捅了捅唐逸胳膊,“喂,我说你就算有气也不能撒到我头上吧,怎么,刚刚送进医院地人是你铁子?”

    唐逸微微点了点头,道:“你就别管了。”

    田卫兵叹口气,就说:“其实就算送他们几个进局子能咋啦?我看你那朋友也没什么大碍,李天华最多被拘留几天,罚几个钱,你就能出气啦?这样,哥给你出个主意,我帮你削他一顿,包你出气怎么样?”

    唐逸微微摇头:“还是公事公办的好。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田卫兵盯着唐逸,实在不知道唐逸心里是怎么想的,更是一阵头疼,这个唐逸,前几次接触下来,还觉得他挺随和呢,谁知道原来真的惹到他,却是翻脸无情。回头看看李天华,心里就狐疑起来,这小子这一年可是在走背字啊,维也纳被顶得眼看就招架不住了,这边又惹了这么一个煞星,这不往死路走呢吗?

    不大一会儿,警车赶到,两名公安上了二楼,田卫兵就凑过去说话,两名公安态度马上拘谨起来,田卫兵回头对唐逸笑道:“唐主任,这交给我吧,你去看你的朋友。“

    唐逸微微点头,下楼前也没忘递给侍应生一百块钱买单。

    在工人医院忙活到凌晨两点多,看着病床上头上缠着白绷带,呼哧呼哧睡得香极的陈方圆,唐逸不由得一阵摇头,虽说没什么大碍,只是轻微脑震荡,但你这表现的也太夸张啦。

    唐逸叮嘱护士好生看护,偷偷塞给了护士两百块钱,其实这个年代,正是医生收红包收地最凶地年代,但就算是大手术,也就是收个二三百块钱的红包,却没见因为看护病人,给护士塞红包的人。

    小护士红着脸不收,甚至有些怕。因为这是单人贵宾病房。小护士还以为唐逸有啥不洁的念头呢。

    唐逸温言道:“你就收下吧,主要我有点事,晚上不能看护,你多费心,还有这钱,就算是我叔地营养费,他醒了想吃点啥喝点啥,你帮着买一下。我大概要明天八九点钟才能过来,就劳你多费心了,你不收,那我晚上可不能走。”说着就将钱硬塞进了小护士地手里。

    小护士腼腆的低着头,用蚊子般低微的声音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

    唐逸这才放心地出了医院,既然陈方圆没啥事儿。唐逸也不喜欢作样子非要在医院陪他熬一宿。

    回到家。蹑手蹑脚进了卧室,也懒得去洗澡,脱了衣服就跳到床上,却听“哎呦”一声娇呼,接着就感觉到膝盖压在了一条绵软的胳膊下。

    眼睛渐渐适应室内的黑暗,就见床上,齐洁正笑眯眯看着自己,她穿着条白色丝绸吊带睡裙,肌肤凝若玉脂。香气袭人。

    唐逸奇道:“你怎么进来的?”随即想起,自己床头柜里地后备钥匙早就遗失,当时还以为是宝儿玩丢地呢,却不想原来是齐洁拿走了。

    唐逸嘿嘿一笑,拎着睡衣去洗澡。却听齐洁低声娇笑:“越来越色。笑声也这么不正经了。”

    当晚唐逸自然是享尽齐洁温柔滋味,直到听到客厅有了动静。唐逸才最后冲刺起来,听着齐洁拼命压抑地哭音,看着她用力捂着小嘴,娇柔妩媚的可爱模样,感受着身下凝若玉脂,滑腻惊人地肌肤,唐逸一泄如注……了,倒不好令齐洁白天溜走,免得被邻居见到和李婶问起,多生事端,但唐逸白天又务必要去看陈方圆,只好和齐洁说有朋友住院,自己必须去看看他,齐洁委委屈屈的答应在卧室里闷一天,那可怜的小模样惹得唐逸爱怜起来,抱住她好一番温存,这才出门,更将卧室锁上,免得宝儿进自己房间,自从电脑搬到客厅,兰姐是不敢随便进自己房间了。

    病房里,陈方圆正吵吵着要出院,令唐逸想不到地是,田卫兵也在,正笑呵呵劝陈方圆,看着陈方圆理直气壮要求田卫兵给他办出院,田卫兵耐着性子解释地场面,唐逸好笑的摇摇头,却是想不到田卫兵竟然能这般温和的待人。

    陈方圆一转头看到唐逸,忙住了嘴,他也是呆得实在无聊,又想起和陈珂的约定,就想急着出院,但对唐逸,他有着本能的敬畏。

    田卫兵一脸苦笑的对唐逸耸耸肩,然后就对陈方圆道:“陈叔,你先歇着,改天再联系。”陈方圆看起来对他印象挺好,就说:“好,我晚点给你打电话。”

    唐逸送田卫兵出了病房,田卫兵笑着道:“事情我办妥了,李天华他们几个拘留十五天,每人罚款一千,还有,这是李天华给陈叔的住院费和营养费。”说着话就从手包里摸出一个信封,鼓囊囊的。

    唐逸摆摆手。田卫兵叹口气,早就知道他多半不会接。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道:“田哥,钱我不能收,事情我是不会追究了,不过……”摇摇头:“算啦,没什么。”

    田卫兵微微点点头,就和唐逸告辞,心里却知道,李天华这小子,这下怕是真的有麻烦了。

    唐逸看着田卫兵地背影,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这时身边传来怯怯的声音:“这钱,我还是不能收。”

    唐逸回头,是昨晚那小护士,满脸通红的将两张百元钞票递给自己,看起来,就算是拒绝人,对她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陈叔吃的医院地病号餐,这钱,还给你。”小护士将钱塞到唐逸手里,然后飞快地跑掉,看着那抹雪白从墙壁拐角消失,唐逸不禁微笑,心情一阵愉悦,人性本善,不是吗?

    回了病房,陈方圆就悻悻道:“唐书记,我不住院成不成,约了珂儿呢。”

    唐逸道:“不想陈珂担心这两天就别见她,缠着一脑袋纱布,陈珂不担心么?”

    陈方圆就唉声叹气摇头。唐逸又道:“一会儿我帮你买套西装来。今天再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耽误不了啥事儿。”唐逸倒是找到了拍马屁的机会,最重要地,陈珂知道自己给他老爸买衣服会开心。

    陈方圆就说:“行,那我给你钱。”

    唐逸呵呵一笑:“算啦,那边赔了钱,除去医药费还剩一大笔呢。我今天帮你花了。”

    陈方圆啊了一声,就说:“刚才小田说,昨天我被人打了?那小子被关起来了?唉,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唐逸道:“这事儿就别提了,倒是刚才,你和田卫兵没说什么不该说地吧?”

    “没有,第一次见面。我能和他说啥?咦。怎么?这小子有啥说道?”陈方圆倒是敏锐地意识到什么,抬头看向唐逸。

    唐逸点点头:“他和刘飞有过节,在他面前别提你认识刘飞,还有,他是省委田副书记的儿子,这人心思可深,最好和他保持距离。”

    陈方圆瞪着眼睛怔了好久,才苦笑道:“人这一辈子真是啥都能见到,我这可是跟两个省委书记家的公子呼呼喝喝过了。我老陈这辈子也不冤了。”

    上午的时间,唐逸帮陈方圆选了几套衣服送去医院,又给他买了一大堆杂志用来消磨时间,出了医院,看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从医院旁的商店买了些蛋糕面包,要了几罐健力宝。就匆匆驱车往回赶。

    客厅里倒是一派温馨景象,兰姐入迷的玩大富翁,宝儿却是在玩超级玛丽,她已经放了假,年纪太小,体会不到电脑游戏的迷人之处,唐逸就给她买了部八位的任天堂游戏机,李婶听着收音机,慈爱地看着宝儿玩游戏。

    听到防盗门响,宝儿机灵的回头,马上跳起来:“叔叔,吃饭了吗?妈,叔叔回来啦!”这话是分别对两人喊的,兰姐忙不迭起身:“唐书记,没吃饭吧,想吃点啥?”

    唐逸掂了掂手里的塑料袋,说:“我回房吃,考虑点事情,你们玩你们的。”说完径自回房。

    卧房里,齐洁早就换好了便装,正痴痴看着床头柜上唐逸的镜框入神,她穿了一件白色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地向上翘起,一件黄色地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唐逸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柔软的腰肢,轻笑道:“有这么想我吗?”

    齐洁默默点头,唐逸笑着亲了她粉白的脖颈一口,说:“吃饭吧,我也没吃呢,咱一起吃。”

    唐逸和齐洁两人盘膝坐在地板上,啃着有些干硬的面包,偶尔相视而笑,都觉得这一餐却是美味无比。

    当唐逸伸手帮齐洁抹去嘴角的面包渣时,齐洁就再忍不住,起身坐到了唐逸怀里,仿佛慵懒的猫儿,惬意的靠着唐逸,任由唐逸撕下面包屑递到她嘴里,最后,在她一次次用香舌挑逗唐逸的手指后,唐逸终于忍不住吻住了她淡紫地唇。

    周一上班的时候,高于真的秘书送来一份人事档案,说是今年新毕业的大学生,人事处拟分配到督查室,让唐逸看看,如果唐逸没有意见的话就算通过了,唐逸翻着档案看了几眼,一个眉清目秀地女孩儿,毕业于北京一所名牌大学,成绩也不错,而且唐逸知道,既然已经转给自己看了,基本就是个过场,自己如果不同意那才叫不识趣,唐逸给地意见当然是没问题。

    接下来几天春城饭店体制改革渐渐有了眉目,春城饭店体制改革领导小组正式成立,省发改委主任萧日为组长,领导春城饭店改制的主要工作,毕竟是省内第一家固定资产过千万地大型国企改制,而且国内国企改制也是刚刚起步,都是处于摸索阶段,是以由省发改委主任亲自挂帅领导也就不足为奇。

    周四下午,唐逸看到文件通知时不禁微微一笑,这烫手山芋却是送到了萧日手里。国企改制。牵涉的方方面面利益何其多,看来自己倒是应该给他点意见,可以少走一些弯路,更不能使得此次改制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正看文件呢,电话响了起来,接起电话,是陈方圆,陈方圆有些神秘兮兮的问:“唐书记。听说这次春城饭店怎么搞是以前地萧书记说了算?”

    唐逸笑道:“不是说了咱俩不谈公事吗?不过你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萧主任怕是不能完全做主,主要还是看省里地意思。”

    陈方圆啊了一声,就笑道:“我可没和刘飞说起你和萧书记的交情,哈,不说这个了,我是想和你说啊。田卫兵这几天经常和我联系。听说我在忙着新公司注册,他可是有些刨根问题,还问我有意思和他合作不?”

    唐逸微微蹙眉,琢磨着田卫兵的动机,难道他猜到陈方圆新公司是为春城饭店而来?其实猜到也好,猜不到也好,等发改委真的为春城饭店体制改革拿出方案,对外竞标或者寻求联合经营者的时候,陈方圆参与竞争自然瞒不过他。不过怕是田卫兵多半会以为陈方圆是自己的合伙人,所以这些日子才会频频和陈方圆接触。不会是他觉得面子上下不来,准备和自己为难吧?

    唐逸琢磨了一会儿道:“陈叔,这些事你就看着办吧。”

    “叮叮”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响,唐逸道:“陈叔。我这还有事。”陈方圆忙说你忙你忙。然后挂了电话。

    唐逸放下话筒,清声道:“进”。

    门被推开。人事处副处长言维国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淡蓝牛仔裤,浅红t恤衫的清秀女孩。

    唐逸站起来和言处长握手,看了看他身后地女孩儿,笑道:“这就是新分来的高材生张嘉嘉吧。”

    言处长笑着说是,回头对张嘉嘉道:“嘉嘉,这就是唐主任,咱们办公厅的风云人物呢!哈哈。”听起来他和这女孩儿很熟。

    张嘉嘉看了唐逸几眼,就低下了头,表情有些不自然。

    言处长和唐逸在沙发上坐下,闲聊了几句,告辞前笑道:“唐主任,嘉嘉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你以后多批评,多指点。”

    其实他越是显得和张嘉嘉熟悉,越说明张嘉嘉不是通过他的关系进的办公厅,如果真是他的亲戚朋友,那他肯定会特别避忌,在单位会表现地根本不认识张嘉嘉一样。

    送走言处长,唐逸就坐回办公桌,指了指长条沙发,示意张嘉嘉坐。

    张嘉嘉站着不动,低头道:“唐主任,对不起啊,上周末地事儿你可别和我爸说。”

    唐逸心下奇怪,上周末,我见过你?你爸又是哪个?姓张?又是自己可以随时接触的,暂时想不出谁来。仔细打量张嘉嘉,她却低着头,唐逸实在想不起在哪见过她,就问:“上周末我见过你?”

    张嘉嘉小声道:“我,我差点踢到你的。”

    唐逸愣住,随即想起了那个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摩登女孩,再看眼前的张嘉嘉,不由得一阵摇头,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叛逆少女吧。

    唐逸就拿起电话,一边按号一边说:“你就去民情科吧,那儿的工作忙,可以快一点积累工作经验。我和高科长说一声,一会让人领你过去。”

    唐逸和高小兰简单介绍了一下张嘉嘉的情况,刚刚挂了电话,张嘉嘉就期期艾艾道:“唐主任,我知道上次是我不对,可是我,我已经道歉了,你就原谅我好不好?我真不是有心的,也不知道……唉,你,你就原谅我吧。”

    唐逸微微蹙眉:“咱先不谈那天地事,你认为我在针对你?”

    张嘉嘉就点头:“是啊,督察一科二科才是督查室的工作嘛,听说民情科就是跑跑腿,接接电话,转转资料啥的……”

    唐逸微微一笑:“看不出你还很了解我们督查室的工作嘛!”

    张嘉嘉老实承认:“我看了几天资料呢,就是为了工作起来能马上上手。”

    唐逸点点头,道:“好了,你去民情科报道吧。”

    张嘉嘉就小声嘟囔:“公报私仇。”转身向外走。

    唐逸一皱眉,叫住了她,清声道:“张嘉嘉同志,首先分配你什么工作我不需要向你交代。第二,如果你工作时再这么散漫,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一定把你清出去,最起码,我们督查室不需要一个工作散漫地科员。第三,如果以后我再听说或者看到你下班时间那种打扮,还是那句话,我不会留你给督查室抹黑。”

    “听明白了吗?”唐逸声音不大,却很严厉。

    张嘉嘉怔了好久,点点头,拉门出去。

    唐逸蹙眉,督查室现在成香饽饽了,怎么啥歪瓜裂枣都向这里塞。

    唐逸批阅完文件,看看挂钟,已经七点了,叹口气,今天需要处理地琐事还真多。

    在停车场拿了车,,唐逸就驱车赶往萧日家,准备和他谈谈春城饭店改制的方案,自己可以给他一些思路供他参考,当然,唐逸也准备为陈方圆说上几句话,能帮多少是多少。

    在车上,唐逸拨通了萧日地电话,当萧日听到唐逸的声音明显一怔,随即笑道:“小唐啊,怎么,有事儿吧?”

    唐逸就笑:“恩,是有点事儿,关于春城饭店改制的问题,我有些意见,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萧日大笑:“你的意见我当然要听,你可不知道,老哥哥心里还真是没谱啊,让我这大老粗搞体制改革,这不难为我吗?手下那些专家更是各有各的算盘,唉,难啊!”

    唐逸道:“那好,我这就去你家,萧哥还没吃吧,弄几个菜,咱俩喝几杯。”

    萧日说:“好,不过小唐,你晚点来,半小时吧,我家有个客人,我这就撵他走。”

    唐逸忙道:“别介啊,有客人的话我明天再找你谈,我不急。”

    萧日笑道:“不是啥重要的客人,维也纳餐厅你知道吧?那个餐厅的经理,别人介绍我认识的,也不知道今天登门有啥事,你别急,我这就撵他走。”说着萧日就挂了电话。

    唐逸唯一皱眉,李天华?他动作倒快,这就去和萧日搭关系了?

    唐逸沉吟了一会儿,猛地一踩油门,桑塔纳箭也似的向文化路飞驰而去。电脑访问:...

    ()( 重生之官道 http://www.gcxsw.org/0_4/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