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重生之官道 > 第二十九章 魔术师OR小骗子?
    -最好的电子站

    豪华的vip包房内,唐逸正与几名文质彬彬的美国男子玩梭哈,他们的作风都是标准的美国中产阶级,礼貌而又客气,尤其是有外国人在场,他们就更加喜欢表现自己的绅士风度。桌上赌资不大,一晚上的输赢一般在几百千多美元上下,当然,运气特别特别背的话,一晚上输掉万把美元也不无可能。

    唐逸已经决定好后天回国的行程,今晚大概是他在拉斯维加斯的最后一晚。

    玩了几局,唐逸的手气有些不顺,就对几名赌客微笑说了声抱歉,退出了赌局。

    vip房外,小七侧立门口,露丝正来回踱步,跟人通着电话,见到唐逸出来,露丝忙挂了电话,迎过来道:“唐先生,不知道您下一站想去哪儿?”

    唐逸道:“最后一晚了,我想见识下真正的拉斯维加斯。”

    露丝不解的道:“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您现在见到的不是真正的拉斯维加斯吗?”

    唐逸笑笑:“每天和几个资产阶级玩玩牌儿,打打高尔夫,就算认识拉斯维加斯了吗?”

    露丝恍然:“唐先生的意思是想接触拉斯维加斯的草根文化?”

    唐逸点点头:“恩,见识下你们美国的无产阶级。”

    露丝格格娇笑,妩媚的蓝眼睛眨动:“我就是马克思先生学说里标准的无产阶级,唐先生要不要和我生活几天?体验一下无产阶级的生活?”露丝在唐逸面前一向一板一眼,毕竟这是太子爷,自己表现太亲密会被总裁以为自己有非分之想。别看总裁似乎很希望这位太子在异国度过一些浪漫的夜晚,但如果是自己这个亲信下属地话,只怕自己马上就会被开除,露丝就算有那心也没那胆儿,眼看唐逸即将回国,又隐隐知道了唐逸随和的性格。露丝终于着胆子和唐逸调笑了一句。

    唐逸笑笑:“我去洗手间。”转身向走廊拐角走去,露丝刚刚轻笑一声,却见小七看了自己一眼,接着跟在唐逸身后离去,露丝心里一突,她,不会告诉总裁吧?

    唐逸在洗手间洗了洗手。刚刚推门走出来,眼前靓影一晃,自己的双臂被抓住带到墙角,眼前,靠在墙壁上的是一名清纯漂亮的金发女孩,黑色吊带裙,水晶高跟鞋。精致白皙的肌肤。苗条而火辣性感地身段,秀气高耸的鼻子,蔚蓝深邃的大眼睛,勾勒出最西式的美。只是现在她神态有些惊惶,一伸手将一张十元面额的美元塞进了唐逸西装上兜,惶急的说:“.../>

    西方女孩儿突然勾住唐逸的脖子,说:“低头,装作吻我,啊,不要真的碰我。”却是唐逸被她一勾。不由自主向前一扑。为免压在她身上,唐逸却是抓住了她的手臂。西方少女的细腻弹力令唐逸心中赞叹一声,随即有些无奈,不说自己像不像侍应生吧,我又哪里想碰你了?

    唐逸配合地低下头,虽然不是真地和面前的西方美少女接吻,但两人面庞近在咫尺,她清澈如碧潭的大眼睛眨呀眨的,那弯弯细长的睫毛仿佛能搔到唐逸的眼皮,明明知道是心理作用,唐逸的眼皮还是一阵痒,一阵跳,更闻着她少女沁人的清香,嘴上似乎能感觉到她喷出的少女芬芳,唐逸实在尴尬,一把推开她,连声“no,no,no”

    拐角处响起杂乱地脚步声,西方美少女脸上浮现出一丝焦急:“先生,我,我给你二十美元。”说着又从小挎包里掏出一张十美元的钞票塞到唐逸的上衣口袋。

    这时长长的走廊尽头,拐过来三四名粗壮的大汉,一边大声咒骂一边推开一间间没有人地房间探看。

    唐逸见了领头地胖子不由得蹙蹙眉,是桑普拉斯。对这个粗鲁的流氓,唐逸是没有任何好感地。

    见唐逸不配合自己,西方美少女更是惶恐,看了看男洗手间的门牌,就伸手去推门想躲进去,唐逸却是童心忽起,一把拉住了她,微笑道:“不要怕,我会变魔术的。”从口袋里拿出两张扑克牌,是该赌场的纪念品,塑封金丝扑克。

    唐逸将一张牌递给西方少女,自己拿着另一张,说:“跟我学,保管你没事。”说着就拿扑克在自己脸旁边轻轻晃动,嘴上说:“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美少女气极,看模样好像恨不得咬唐逸一口,十成十将唐逸看成了神经病,但被唐逸紧紧抓着胳膊,又不敢用力挣扎惹人注意,低声道:“快放开我!”

    这时桑普拉斯几个人已经慢慢走过来,桑普拉斯一眼就瞥到了唐逸,和他身边的女孩儿,桑普拉斯怔了一下,目光一转,又落在了角落不言不语的小七身上。

    西方少女看到桑普拉斯看向自己,正沮丧,却见他又转开了目光,女孩儿一愣,随即看着身边念念有词的唐逸,略一犹豫,就学唐逸的样子,拿起扑克牌在眼前晃悠,嘴里嘟囔:“看不到我,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桑普拉斯摆摆手,头也不回的带着手下从唐逸身边走过去,就好像真的没看到靠着墙壁的这两个人。

    等桑普拉斯一行人下楼梯的声音传来,西方少女“啊”的惊呼一声,小嘴微张,迷惑而好奇的看向唐逸,又看着手里的扑克,那小样子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唐逸微微一笑,将口袋的二十美元掏出来。塞到女孩儿手中,说:“即兴表演,不收费。”又将女孩手里地扑克拿回来:“再见!”

    呆呆看着唐逸远去的背影,西方女孩儿呆了好久,猛地回神,两只小手合拢在嘴边。大声喊:“魔术师先生,谢谢您!我叫雪妮!”

    唐逸好笑,却不回头,举起手晃了晃,径自拐过了走廊,留给女孩儿一个神秘的背影。

    一步步走下楼梯,跟上来的露丝娇笑道:“唐先生没有认识她的想法吗?”

    唐逸摇摇头。露丝看看身后几步外的小七,也就不敢再说。

    喧闹地卡萨布拉卡迪斯科酒吧,光怪陆离的灯线忽明忽暗,飘摇不定,舞池中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子,不时有对上的男女作出各种挑逗暧昧的姿势。

    唐逸坐在休闲区的小圆桌旁,喝着啤酒。微微摇头。这种糜烂和颓废地气息国内却是要新世纪才能见到了,或许,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社会的进步。

    唐逸不喜欢喧嚣的环境,本来和露丝说见识美国的草根文化是想见识下美国街头个性十足的乞丐,车站口拿着吉他演唱的艺人等等,却被露丝诳来了这里,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怎么也要喝完一大杯黑啤酒再走,露丝却是不在。她这种亿万富翁身边的高级助理当然不喜欢来这种场合,加之唐逸说了,最后一晚,想自己逛逛,有小七一个人陪就足矣。露丝和总裁请示过后。就回了酒店。

    唐逸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叫雪妮地女孩儿,怎么都觉得有些面熟。却是想不起来她是谁,慢慢喝下最后一口啤酒,伸手叫侍应买单。

    出了酒吧,呼吸着外面清新地空气,唐逸伸个懒腰,懒洋洋道:“这些天可是歇得有些过了头。”

    知道不会有什么回应,唐逸慢慢走下台阶,身后不远处,小七也慢慢跟下来,如果不是一直仔细留意,根本就看不出这一男一女其实是一路。

    为了不惹人注目,小七租了辆雪铁龙,停在酒吧外的停车场里。

    小七进里面去拿车,唐逸站在停车场的出口等,有些无聊,点起了一根烟,刚吸一口,就听停车场里响起刺耳的刹车声,接着是“蹬蹬蹬”的跑步声,唐逸好奇的转头看去,立时有些哭笑不得,就见不久前在赌场见到的那名西方美少女正气喘吁吁的向出口跑来,一边跑一边蹦蹦跳跳摘掉脚上的水晶高跟凉鞋,女孩儿身后,三四名大汉叫骂着追逐。

    看到车库出口地唐逸雪妮开始一愣,接着就开心的尖叫一声,快步跑过来,边跑边叫:“魔术师先生,帮帮我!”

    唐逸心里叹口气,这真是个惹事的祖宗。

    雪妮娇喘着跑到唐逸身边,就朝唐逸衣兜里摸,“魔术师先生,快,快,你的神奇扑克呢?快拿出来!”

    唐逸看了眼追在后面的那几个陌生地壮汉,心知自己地“神奇扑克”不会有什么效果,忙说:“你快跑吧。”用力推了一把雪妮,雪妮还在犹豫,这时候几名壮汉已经追到跟前,其中一名壮汉抡起棒球棍就朝唐逸砸来,唐逸躲闪,雪妮这才尖叫一声,抓着唐逸的手就跑,唐逸苦笑,这时候就算解释也没人听,只好跟着雪妮跑起来,心里一阵郁闷。

    雪妮毕竟是女孩儿,又消耗了太多体力,刚才见到“魔术师”心神一松,这时候气喘吁吁地却是有些跑不动,唐逸无奈的叹口气,伸手拦腰抱起她,飞快的跑了起来,别看抱了一个人,唐逸却是箭步如飞,不一会儿就将几名壮汉拉下一大截,雪妮在唐逸怀里大喊大叫,因为她被拦腰抱起,裙子滑落到膝盖,露出晶莹如玉的两截小腿,唐逸的手,一只就捞在她的腿弯,**裸的接触,那是很敏感的地带,虽然在逃命,雪妮还是觉得腿弯又痒又麻,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而唐逸的另一只手,却是揽住了她的腰,从来没有和男人这般亲近过的雪妮更是觉得那有力的大手仿佛散发着热力,令她心慌不已。

    被雪妮的挣扎尖叫搞得心浮气躁,唐逸气得喊道:“收声!”概因唐逸抱着这娇美充满活力地躯体,西方少女那独特的香味和弹性也令他手心微微出汗。

    雪妮吓了一跳。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上了大街,唐逸伸手招了一辆计程车,将雪妮扔进后座,然后自己也极快的坐进去。

    看到几名拿着棒球棍的壮汉在后面大喊大叫,的士司机吓得也不及问唐逸他俩去哪,忙发动汽车。计程车启动地瞬间,雪铁龙飞快的从停车场驶出,远远跟上了出租车。

    雪妮惊魂未定的从后窗看着那几名大声咒骂的壮汉,眼见他们越来越远,才松了口气,回过了头,的士司机问:“去哪?”

    “夏威夷道35号。”雪妮说完。幽蓝迷人的大眼睛就看向唐逸,感激的道:“魔术师先生,谢谢您又一次帮了我,请您来我家喝杯咖啡好吗?”

    唐逸摇摇头,拍拍地士司机肩膀,说:“在拐角将我放下。”他可不想和一个麻烦多多的女孩儿混在一起。

    谁知道出租车转弯时不但没有减速,的士司机反而一踩油门。飞快的驶入了快车道。

    的士司机微微侧头。唐逸才看清棒球帽下,是名黑人大姐,她咧嘴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先生,拒绝女士邀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唐逸无语,颓然靠到了座椅上,随即又摇头笑笑,今晚过得倒也挺好玩儿地。

    地士驶进一片狭窄的街区,慢慢停下。雪妮付了车费下车,黑人大姐摇下前窗玻璃,对唐逸和雪妮憨厚的一笑:“希望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然后踩动油门,出租车嗡一声驶出。

    巷子尾端,雪铁龙慢慢开了进来。

    雪妮对唐逸使个眼色。拉着唐逸就进了楼门。快步上楼,小声说:“你没发现巷子里那辆车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吗?”

    唐逸笑笑。心说你这机灵劲儿可真是用错了地方。

    雪妮住在二楼,很窄小的一居室,布置的倒挺雅致时尚,色调明快,而且如此狭小的空间竟然也砌了一个小小的木制吧台,倒是很符合美国小资女孩儿的生活习惯。

    雪妮没开灯,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向下看,唐逸也走过去,昏暗地路灯下,隐约可以看到小七正在车里通电话,唐逸知道她定是请示老妈要不要跟上来。

    不一会儿,小七挂了电话,发动雪铁龙,慢慢向巷口驶去,唐逸愕然,心中苦笑,这个老妈,是不是巴不得自己有次艳遇啥的?

    雪妮松了口气,拉上窗帘,嘴里嘀咕了一句:“好像是个黑头发的女孩子?不是找我的……”又对唐逸道:“啊,魔术师先生,我去帮您冲一杯咖啡。”

    雪妮愉快的在吧台旁忙碌,唐逸坐在紫色地沙发上,有些无聊,翻起了茶几上地时尚杂志。轻轻哼起了歌儿,很甜很脆地声音,极为优美动听。

    唐逸猛地愣住,这歌儿,很熟悉,自己肯定听过。

    突然,唐逸脑中灵光一闪,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她面熟了,雪妮?可不就叫雪妮?自己以前听过她现在唱得这首歌,当然,是那梦中的前世,网上偶尔听到这首歌,就觉悦耳动听,如闻天籁,于是自己就拼命寻找这位女歌手,却愕然发现,这名女歌手早在十几年前就遇车祸身亡,死亡时不过十七岁,好像就是93年,据说是因为相依为命的祖母重病,她借了高利贷,在被追债人追逐时遇到了车祸。

    而她只是名创作型业余歌手,自己写了几首歌,没有签约音乐公司,更没有机会灌制唱片,这首歌也是美国音乐达人从她曾经演出过的酒吧偶然发现的,并叹息,如果雪妮早早被挖掘,或者没有早逝的话,美国乐坛就不会有布兰妮艾薇儿等几大歌后争奇斗艳,而会是雪妮一枝独秀。

    “魔术师先生。尝一尝我泡的咖啡。”雪妮甜甜脆脆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唐逸转头,一张美丽迷人地笑脸近在眼前,唐逸怔怔看着她,也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儿,她为人处世。或者说心态,却是不像十七岁的少女,或许贫苦的生活总会使得人早熟吧。

    “魔术师先生,您怎么啦?”雪妮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有些疑惑的看着唐逸。

    唐逸定定心神,或许自己淘到宝了?

    “没什么,没什么。”唐逸掩饰着。拿起咖啡品了一口,味道很不错,馥郁纯正的香味,醇厚柔和的口感,确实很不错。

    “魔术师先生,刚才您为什么不用神奇地扑克?”雪妮坐到了唐逸身边,好奇的问唐逸。她对这个神秘的东方青年。很是有些好奇。

    唐逸干咳两声:“我的魔术一天只能使用三次。”

    雪妮轻笑道:“那,过了零点你要给我表演哦。”

    “看我的表演?收费很贵的!”唐逸品着咖啡,笑着说:“看你的样子惹了许多麻烦,有钱给吗?”

    雪妮眨着碧蓝地大眼睛:“一百美元够不够?”

    唐逸微笑:“那要看是什么魔术啦!”

    “恩,我想一想。”雪妮抱着双膝踩在了沙发上,秀美光洁的足踝上,精致的黄色脚链轻响,她低头就有了主意,指着足踝上的脚链说:“我要看它自己掉下来。”

    唐逸摇摇头:“太没有挑战性了!”却是赶忙将目光从她性感迷人的双足上移开。

    雪妮注意到了唐逸的动作。眨着碧蓝的双眸,心中轻笑,你真地是魔术师吗?

    “那,那我要全城停电。”雪妮笑眯眯地给唐逸出难题。

    唐逸挠挠头:“这个又太难了些!一百美元可是做不到!”

    雪妮轻轻哼了一声:“小骗子,你们东方人都这么狡猾。”

    唐逸微笑:“这样吧。我满足你一个愿望。过了十二点,你就知道我是不是骗子啦。说吧。你最希望做到的事情。”

    雪妮眼睛里的神采黯淡了一下,轻轻垂下头:“我,我希望祖母早点好起来。”

    唐逸一愕,却是想不到她最大的愿望会是祖母的病,她,却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

    唐逸轻叹口气:“我们东方有句谚语,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生老病死不是我能控制的,你祖母的病能不能好起来却是看你的努力地。”

    雪妮咬着嘴唇:“就是你不能帮我祖母治病了,早知道你是个小骗子。”被唐逸勾得说出心事,雪妮心下难受,对唐逸就有些不满。

    唐逸无奈的道:“你就没有其它心愿么?”

    雪妮赌气道:“那我希望成为签约歌手,赚好多好多钱,为祖母治病,你的魔术办得到吗?”

    “bingo!”唐逸打个响指,站了起来,说:“就这个愿望了!拿钱来!”

    雪妮呆住,见唐逸对自己微笑伸手,只得拿起钱包,从里面拿出一百美元交到了唐逸手上。

    唐逸微笑道:“雪妮,再见,祝你成功!”说着向门口走去。

    雪妮一呆,追上两步,不舍的道:“小骗子,你要走了吗?”

    唐逸道:“我在就不灵了,等着哦,12点以后。”走出门口,回头微微一笑:“雪妮,你会成功的,就怕你以后会恨我!”说着轻轻关上了门。

    雪妮愣了一会儿,跑到窗口向外看去,却哪里有唐逸地身影。

    慢慢坐回沙发,雪妮恍然觉悟,轻笑一声,小骗子,就这么骗了我一百块!哼,怪不得说我以后会恨你呢。

    雪妮抱起沙发上可爱地沙皮狗,轻轻捶了一下,又不禁轻轻一笑,随即想起祖母的病情,不由得叹口气,慢慢靠在了沙发里。

    “叮叮叮”十二点地钟声敲响,迷迷糊糊的雪妮睁开眼睛,站起来伸个懒腰,准备回卧房睡觉。

    “叮咚”,门铃响起。雪妮吓了一跳,不会是追债者找上门了吧?蹑手蹑脚走到门边,从猫眼向外看去,外面,是一个性感的漂亮女人,她身后。站着一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这两人怎么看也不像高利业者。

    漂亮女人似乎知道雪妮在偷偷窥探自己,退后两步,拿出名片举起,雪妮看得清楚“纽约大酒店特别行政顾问露丝·威廉姆斯”。

    雪妮忙拉开门,露丝微笑道:“是雪妮小姐吧,我是纽约大酒店的特别行政顾问,您可以叫我露丝。”指了指身边地中年男人:“这是詹姆斯。我们此次谈判的见证律师。”

    雪妮一阵迷茫。

    露丝又道:“这次来是想和您签约的,希望您能成为我们酒店旗下酒吧的签约歌手,如果市场反应不错的话,我们会和相关音乐公司合作,为您出唱片,开演唱会,您可以看看我们开出的条件。如果满意地话我们可以马上签约。詹姆斯是这方面的专家。不清楚的条款,您可以咨询他的专业意见。作为拉斯维加斯最著名的律师之一,我想他的公正和专业性您是不会质疑的。”说着将一叠文件递给了雪妮。

    雪妮惊讶地张大嘴巴,再说不出话。

    纽约大酒店5301号房里,萧金华笑眯眯看着唐逸,问:“你确定你不是喜欢那位叫雪妮的女孩儿?”

    唐逸无奈的瘫坐在沙发上,老妈这问题已经是第三次了。

    “好吧,不是就不是呗,耍哪门子孩子脾气!”萧金华笑眯眯坐到唐逸身边。慈爱的摸唐逸的头。

    唐逸无语,随即有些不解的问:“妈,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签下她?”

    萧金华娇笑:“酒店是你的,你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唐逸更是郁闷,好像自己在瞎鼓捣一样。不过想想。这笔生意可是做得过。临时给了露丝一个特别行政助理地职位,她办事倒真利落。不到一个小时就将合约资料备齐,赶往了雪妮地住处。

    固定年薪十万美金的十年长约,唐逸微微一笑,这十年,不知道雪妮会创造出多大的价值,不过可以预料的是,不出一年,雪妮就会恨死这份长约。

    其实唐逸签下雪妮倒不是为了压榨雪妮,主要还是想帮雪妮,毕竟一个音乐天才,就这样陨落实在可惜,但付出就要有回报,赚她些钱也是理所应当,而且唐逸也没太过份,附加条款中注明唱片利润有10%留给雪妮,对于新人歌手来说,这是很不错的分成比例了。

    唐逸也希望老妈能借签下雪妮的机会接触下娱乐圈,毕竟现金多多,不做些投资太过浪费。

    “妈,如果雪妮唱得出彩,你准备怎么办?”唐逸挑起了话头儿。

    萧金华微微一笑:“唱得出彩不出彩的又怎么样?我的傻儿子要捧的人妈还能不上心?”

    唐逸哀鸣一声,躺在沙发上再懒得说话。

    萧金华格格娇笑起来,坐过来将唐逸地头抱进自己怀里,笑着说:“算了算了,不逗你啦,要不然你怕了妈,再不来看我可就惨了。刚才呀,我已经打电话通知纽约那边帮我联系收购唱片公司了,对你的眼光,我一向信得过。”

    唐逸无语,说:“那倒也不用急着收购唱片公司,这行你又没接触过。”

    萧金华微笑:“收购一家小规模又有潜质的公司而已,放心吧,就算为了你的小情人,妈的头脑也不会发热,难道你以为我现在就要去和索尼那些大唱片公司竞争啊?”

    唐逸这才释然,对老妈张嘴闭嘴小情人却是已经麻木了。

    露丝走了好久,雪妮还是没能从惊喜中解脱出来,这不是做梦吧?十年一百万地合同?而且一百万一次性付清?

    祖母可以去最好地医院,请最好的医生了。

    而且,自己会有机会出唱片,销量好地话可以举办演唱会?

    这些,可不都是自己的梦想吗?

    雪妮兴奋的又笑又跳,闹腾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坐到沙发上,轻轻抱起那可爱的小沙皮狗,捏了捏沙皮狗的鼻子,又慢慢将它搂进怀里。

    眼前,浮现出那清秀少年的神秘微笑,雪妮喃喃自语,小骗子,你真的是魔术师吗?是那个点燃我生命色彩的魔术师吗?爬站

    ()( 重生之官道 http://www.gcxsw.org/0_4/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