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丰臣遗梦 > 第一卷 风起郡山 第四二八章 质质问
    “让臣想办法?臣不是不想想,也不是没想过,自太阁殡天后,臣做的还不够多吗?可这一切,换来的究竟是什么?是治部他们的质疑和敌对,是市正他们的猜忌和构陷,更是少主和夫人对臣、对大和丰臣氏的疏远和不信任,您让臣如何是好?”

    听了秀保这番话,淀姬心乱如麻,她不得不承认,秀保在这两年时间里,为丰臣氏、为秀赖所做的一切都是忠心的体现,同时她也无法忽略自己心中对秀保的那份真挚情感。但是,跟天底下所有的母亲一样,淀姬必须要保护秀赖长大成人、继承大业,而秀保现在的优异表现,在淀姬眼中或多或少成为削弱秀赖权威的一个障碍,这也是她此前听从片桐且元之言的一个主要原因。

    “右府息怒,妾身知道近日的一些事情让您很失望,但您也看到了,石田治部即将外放常陆,助作他也向您屈服了,如今您便是这大坂城中秀赖最能信赖和依靠的人了。不论是作为他的后见还是堂兄,妾身都希望您能看在太阁的情分上,竭力保他完全,若能顺利继承大业,你便是这天下最大的功臣啊!”

    这些话,在外人耳中,似乎是对秀保的认可和恳求,但是在此刻,在秀保的心中,更像是对自己的提醒和警告。

    这段话在秀保这边可以理解成这样:“你看,你已经把石田三成和片桐且元都给降服了,如今这大坂城就是你丰臣秀保一个人说的算了。一旦秀赖长大成人,自会给你应有的回报,但在此之前,希望你念及太阁生前的恩典以及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对不住太阁的背信弃义之人。”

    “夫人,臣喜欢开门见山,若是您对臣等关于石田治部的处置有所不满,对片桐市正的想法仍认为合理,那么请您直截了当地告诉臣,臣自会按照您的意思,再去和大佬奉行们商量,将治部留在大坂,同时,将后见之职交出去,自此归隐郡山城,不再过问半点世事。”

    “殿下切莫这样想,妾身绝非此意。”淀姬赶忙摇了摇头,却又沉思了片刻,轻声问道:“妾身有件事,想听殿下一句实话。”

    “夫人请讲。”

    “你,真的会尽到作为后见的责任,是么?”

    “臣答应过太阁,定会竭尽全力,将少主扶上关白之位。”秀保语气坚定,与淀姬四目相对时目光没有丝毫闪躲,这让淀姬稍稍有所安心。

    “殿下如今不过二十出头,真的甘心接下来的日子里都为秀赖鞍前马后?”淀姬道出了自己的不安。

    “既然是尽忠,又岂受时间年岁所限制?太阁生前对臣恩泽深厚,如今少主年幼,天下甫平,正是竭诚奉公,使得天下早日回归正轨之时,后面几十年该如何,臣实在没有想过。况且,臣还指不定能活多少年呢。”

    “别,请殿下收回这句话……”淀姬伸手想掩住秀保的嘴,可又觉得不合礼数,便又快速将手缩了回去,“妾身不能想象没有殿下的日子……殿下风华正茂,还请多多保重身子,秀赖今后还要您的辅助和支持呢。”

    “臣惶恐,承蒙夫人关心。”秀保恭敬地答谢道,“也请夫人注意身体,这段时间大坂不安稳,夫人就少出城走动吧,等那些浪人全部抓获了,臣便让阿江来陪您些日子,你们两姐妹也是好久没见了。”

    “比起阿江,妾身倒是希望殿下能多来走动走动,没别的意思,就是别因为忙于政事和秀赖生疏了,这对今后终究不是件好事。”

    “臣明白,话说夫人,少主的眼疾如何了?”秀保关切地问道。

    淀姬一听,无奈地摇了摇头:“跟之前一样,没有半点好转,不论是明国的郎中还是南蛮的医师都看过了,皆没有办法,说是只能看造化了,兴许什么时候血块就消融了,这视力也就恢复了。否则,恐怕要……”

    “夫人不要担心,少主还年轻,总能重见光明的,臣这就安排下去,再却明国和朝鲜请些医师过来,与其听天由命,倒不如多尝试尝试,也算是有一丝机会吧。”

    “真是有劳殿下了。”淀姬感激涕零,随即身子往秀保身边靠了靠,用她那纤弱的嗓音问道:“殿下为何对我们母子这般体贴,难道不该乐见秀赖双目失明,从而紧握大权么?”

    “臣说过,绝没有这般想法,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丰臣氏的天下。”秀保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妾身知道,在那些尾张派眼中,妾身就是母以子贵的一介妇人,是近江派拥护的傀儡,向来不分青红皂白,依据个人喜恶行事。殿下如今用秀赖的领地加封了尾张派,下一步是不是要拿妾身的首级向他们示好呢?”说着,淀姬又往秀保身旁凑了凑,两人间的距离已不足两拳。

    “根本没有的事情!”秀保当即出言驳斥道:“这难道又是市正跟您说的?若真是如此,臣恐怕留他不得了!我秀保对少主、对夫人的情意苍天可鉴,只要臣在这一日,就绝不容许有人冒犯您和少主。还请夫人不要担心。”

    “噗嗤”一声,淀姬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微笑着看向秀保,乐呵呵地说道:“妾身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殿下无需紧张,妾身相信殿下会保护我们母子俩的,也请您相信妾身,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藏在心中的那份情谊始终不变。”

    “夫人您……臣何德何能受您的眷顾。”秀保慌张无措地说道,身子也下意识地往外侧挪了挪。

    淀姬见状,赶忙用那双纤细的玉手攥住秀保的衣摆,口中念道:“妾身难道是什么洪水猛兽么?妾身,妾身如今连个说知心话的朋友都没有,难道不能得到殿下的眷顾吗?”

    “夫人,您的痛苦臣知道,所以才会让阿江过些天来陪您。说句冒昧的话,做朋友,臣受宠若惊,但若有其他……还请您好好替少主想想,毕竟,您是太阁的遗孀,您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丰臣氏,代表着少主,请您慎重。”( 丰臣遗梦 http://www.gcxsw.org/0_696/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