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衙内当官 > 第二百零一章 活要见人 死要见尸
    guangchangxiaoshuo.org更新时间:2012-10-16

    直八军用运输直升机的巨大轰鸣声在夜色中显得是那样的刺耳,这声音对高跃平一伙来说更是如此,当看到以翁庭璋和张易成为首的省委大佬们一个个铁青着脸从机舱里走出来时,他们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个副县长出车祸,十三个省委常委全部到齐,这样的情况是他们从没想过的,太不可思议了。

    与此同时,在山间公路的检查站前两百米处,李雅蓉驾驶的别克警车却被一名穿着便装的年轻男子拦了下来,抬头一看,竟然是林枫的贴身保镖兼司机靳战东,在他身后不远处,苏梅正蹲在地上捂着脸不住地抽泣着;李雅蓉拉开车门就冲了下去,红着一双眼睛用质问的口气对他道:“怎么回事儿?林枫呢?”

    靳战东的眼睛也红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道:“雅蓉姐,对不起,我……”说到这儿他再也说不下去了,今晚林枫遭遇到的意外对他来说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作为一名中警内卫,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失职了。

    李雅蓉猛地抬起手来,靳战东眼睛一闭,耳光却并没有落下,睁眼一看,李雅蓉紧咬嘴唇,一边流泪一边扬着手在发抖,靳战东此时此刻多么希望李雅蓉能够痛痛快快的给自己来一耳光,可是李雅蓉的手却始终没有落下。

    李雅蓉猛地一扭头,转身就回到了车上,靳战东赶紧站到了车前,用身体挡住了她的去路;对于靳战东的所作所为李雅蓉很是火大,她探出头来指着靳战东厉声喝道:“你给我让开!”

    靳战东很坚决地摇了摇头,道:“雅蓉姐,对不起,今天我是如论如何也不会让你过去的?”

    李雅蓉火了,道:“靳战东,你什么意思?”

    “雅蓉姐,我不能让你去现场,你看,苏姐也被我拦了下来,至于理由我想你应该知道,总之请你原谅我。”

    李雅蓉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靳战东为什么不让自己和苏梅去现场,要是待会儿自己和苏梅在悬崖边哭天喊地的找林枫,那她俩林枫老婆的这个身份就会彻底暴露,不管是对于林枫个人、自己、苏梅,还是对于整个林家,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在这一点上,身为中警内卫和林家铁杆的靳战东比任何人都明白。

    自己的老公生死不明,就连去事故现场看一眼也成为了奢望,在这车来人往的山间公路,她连放声大哭都不敢,因为这样做只会让别人怀疑自己和林枫的关系;李雅蓉忽然觉得自己好无助,她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种天地忽然崩塌的感觉袭上了心头,眼前一黑,她趴在方向盘上晕厥了过去。

    车前的靳战东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跑过来拉开了驾驶室的车门,扶着李雅蓉用力的掐住了她的人中,可是很快靳战东就发现李雅蓉的情况不妙,他赶紧朝还蹲在地上捂着脸抽泣的苏梅喊道:“苏姐,你快过来,雅蓉姐不行了。”

    正蹲在地上自顾自的抽泣的苏梅被靳战东这一嗓子总算是喊醒了,她强忍着心里的悲痛跑了过来,发现李雅蓉面色苍白,额头上不断有汗珠冒出,这是典型的急火攻心造成的状况,必须马上送她去医院治疗。

    靳战东和苏梅两个人合力把李雅蓉扶到了警车的后座,然后一起上了车,靳战东把警车调了一个头,拉着警报朝宣河县城风驰电掣般驶去。

    洪既成和周克钟率领的车队就在李雅蓉身后不远,看到李雅蓉的警车呼啸着往反方向行驶,洪既成是一头雾水;周克钟却已经看到了坐在李雅蓉警车驾驶室里的靳战东,他太了解李雅蓉对林枫的感情了,这丫头八成是想不开晕过去了,当下周克钟对洪既成道:“洪书记,李局可能是有什么事儿需要去宣河县城,咱们不管她,先去现场吧,听说翁书记和张省长他们已经到了。”

    省委大佬都到场了自己要是姗姗来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当下洪既成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咱们赶紧去现场,不能让省委领导来等咱们。”

    到了现场刚一下车,周克钟就听到了张易成的咆哮声:“搞什么?你们这一群人在搞什么?一大堆人在山上傻站着,为什么不下去搜救?”

    高跃平低着头道:“张省长,您看看,这山间雾气太大,能见度太低,悬崖下面又是深不见底,我们根本下不去呀!不过我们已经组织了若干个搜救小组,正在努力寻找下去的道路。”

    张易成是彻底火了,指着高跃平怒道:“你少跟我这儿谈客观条件,下不去不会想办法吗?等你们的搜救小组找到下去的路,黄花菜都凉了,我说你们这群人都是猪脑子吗?”

    宣河县委和县政府一班人被张易成骂了个狗血淋头,一个个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龚兆峰知道张易成现在在气头上,他走过来劝道:“张省长,你冷静点儿,要不咱们让直升机载人下去行吗?”

    张易成闻言赶紧道:“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呀!”

    龚兆峰点了点头,转身就朝直升机那边跑去了,没过多久他就回话了,直升机驾驶员明确告诉他,这样的能见度开着直升机下悬崖无异于自杀,根本不可能。

    张易成听了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他闭着眼睛一脸的痛苦状,唯今之计也只有等天亮再说了,在大自然面前,甭管你是多大的官,都得服软。

    山间的山风徐徐的吹着,一个老者含着一支烟正站在悬崖边不住地叹气,这人周克钟也认识,鄂北的封疆大吏,省委书记翁庭璋;从下直升机之后翁庭璋就一句话也没说过,这么高的悬崖摔下去,林枫基本上可以宣布挂掉了,林家的长孙和第三代唯一的男丁死在了自己的地盘,这个结果翁庭璋承受不起,鄂北的官场也承受不起,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可以预见,自己这个省委书记算是当到头了。

    当一轮红日出现在东方的天边时,这个曾经无人问津的悬崖边已经聚集了鄂北官场几乎所有的大佬;在他们身后,是无数的公安、武警、消防官兵以及医护人员,除了少数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个副县长出了车祸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此时几乎所有的官员都站到了悬崖边低头向下望去,这处悬崖少说也有一百多米,底下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一辆已经砸得变了形的帕杰罗越野车隐约可见,此情此景没有人还敢奢望车里的林枫还活着;鄂北省委的大佬们几乎是同时闭上了眼睛,眉头紧锁,他们知道,鄂北的天要变了。

    “啊……!”刺耳的吼叫声传来,杨建站在悬崖边放声大吼,吼过之后,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嘴里一直喃喃地念着林枫的名字……

    周克钟恍恍惚惚的从悬崖边走了回来,也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泪水跟决堤似的夺眶而出,林枫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里像放电影一般不停地掠过,林衙内就这么走了吗?这感觉太不真实了,可是却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昏昏噩噩中感觉旁边也有两个人坐到了地上,抬头一看,是龚兆峰和陈剑喻,他俩也哭了。

    张易成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他知道有许多人需要通知,可是此刻他却不知道该先打给谁,电话打通了又该说些什么;一连抽了四五根香烟,张易成这才拨通了林家老二林德胜的手机,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张易成用颤抖的声音道:“德胜啊!我是你姐夫,小枫出事儿了……”

    随着这个电话的打出,十分钟不到,在场的省委大佬和高级官员们的手机就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到处都是接电话的声音,各种指示铺天盖地般向他们袭来,其中林老爷子的指示分量最重,却也最简单,就八个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由于能见度已经达到了飞行要求,直八军用运输直升机载着首批搜救队员下去了,一刻钟以后,对讲机里响起了搜救队员的声音:“报告,我们发现了林副县长乘坐的三菱帕杰罗越野车,车子已经完全报废,但是没有发现林副县长的踪迹。”

    这个情况出乎了现场所有人的预料,杨建第一个从地上爬了起来,兴奋地道:“快,咱们下去看看。”

    直八军用运输直升机从悬崖下飞了上来,几乎所有的官员此时都冲向了它,由于机舱空间有限,翁庭璋、张易成、龚兆峰、宋维义、杨建、陈剑喻、周克钟等和林枫关系亲密的人得以坐上了直升机,他们很快就来到了悬崖底下。

    众人来到越野车旁,整个越野车已经砸得完全变了形,车玻璃和零件散落一地,可是林枫却连一根头发丝也没见到;翁庭璋不解地问道:“怎么回事儿?人呢?”

    宋维义四下看了看,道:“会不会让野兽给叼走了?”

    这样茂密的山林有野兽出没也属正常,杨建瞪大了眼睛往车里瞧了瞧,嘴里喃喃地道:“不对呀!”

    张易成赶紧问道:“杨副厅长,哪里不对了?”

    “你们看。”杨建指着越野车道:“车子里怎么会一点儿血迹也没有?就算掉下来被野兽叼走,可是从这么高的悬崖摔下来,能不出血吗?”

    “对呀!”众人异口同声的点了点头,现在的情况让所有人都纳闷了;张易成一脸严肃地道:“我还不信这么大一个活人会凭白无故的消失了。

    翁庭璋闻言当即指示道:“通知下去,各搜救小组立即围绕这里以扇形十公里为半径进行拉网式搜索,公安、武警、消防全体动员,发动附近乡镇的党员干部带领群众加入搜索,另外立即通知鄂北省军区,让他们派部队协助搜索。”

    正说着话,张易成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他对翁庭璋道:“翁书记,鄂北省军区副司令员朱正义已经率领驻军在往这边赶了;另外刚刚接到南粤军区的通知,他们已经派出了一个陆航团赶往这里。”

    “好。”翁庭璋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同志们,这次搜救行动的意义和分量我就不用多说了,大伙儿心里都明白,总之就是一句话,不惜一切代价,掘地三尺也要把林枫同志给找出来,还是那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整齐划一的回答声在深谷里久久地回荡着,一场营救林枫的生死行动就此展开。

    ()( 衙内当官 http://www.gcxsw.org/0_8/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