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警界 > 十、探究究竟
    6良听这两人老人话里的意思,对宁武军颇为同情,就凑上前去,搭讪道:“大爷,我感觉有些奇怪,别人家办丧事,都有人前后忙活着,怎么他家没人帮忙啊?”

    两个老人回着看了6良眼,见他是个生面孔,扭转身子不说话了。《

    6良笑了笑,换了个方向,又转到二人面前,递上了两支烟,说:“我是宁武军的朋友,听说他家里有人去世,就赶过来帮忙,刚到。”

    带着他过来的那个老人接过烟,点上,夹着烟的手比划着:“能帮助武军的人,都是些外人了,村里人是没人敢来帮他了。”

    6良追问了句:“他没有本家人么?”

    老人四下里看了看,不说话,低头就往外走,6良悄悄地跟了上去。

    四周的人都在看着屋子里的动静,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直走了没人的地方,老人站住了,6良也跟着停了下来。

    老人抽了口烟,叹了口气,说:“难为你了,看你就是个重情义的人,不然不会趟这浑水的。”

    6良笑了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老人说:“我们这个村子叫杨家堡,姓杨的,是这里的大姓,村子里半的人都是姓杨的。武军家呢,是个外来户,是解放前逃荒逃来的。以前杨家的祖上,也是好人,看他们家不容易,就均了些地给他们。武军他爹的爷爷,跟那时候杨家的族长从小起长大,两个人关系好,磕了头,拜了把子。”

    说着,他把身子往路边挪了挪,指了指村子边,说:“你看到那棵老柏树了没有?那是他俩起种下的。”

    6良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村子边上有条河,绕着杨家堡流了过去,河边上果然立着棵柏树,虽然距离有些远,但依然可以看到它苍劲的身子,扭了两个弯,向空中伸展去,约摸十来米高,大概有个成人环抱粗细。上面葳蕤蓊郁,冠盖般伸出大片的枝叶。在宁海这带,柏树这个物种,由于其四季常青、树龄久长,加之不沾蚊虫,多植于墓地,取其荫庇后世之意。

    果然,这棵老柏树下面,是大片坟地。由于时间新旧不同,这些坟头大小不。

    老人接着说:“后来两位老人相继去世,后辈们便把他们葬在起,好让他们在那边继续俩人的情义。再后来,武军爷爷他们那辈,死了的也都跟着埋在了起。杨家的先人,顺着自家的坟头往西埋,宁家的往东,家边。”

    6良有些不解,问:“挺好啊,说明咱们这里人重情义,也是拿先人的事来教育后人。”

    老人摇了摇头,说:“以前的人是好啊,凡事义为先,切情为重。俩老人关系那叫个好,5年闹饥荒,俩人块馍馍分着吃,碗粥分着喝,要不然也不会死了埋起啊。”

    6良不说话,听他讲。

    “可惜后来人就不懂事了,糊涂啊。”脸的悲愤。

    “后来怎么了?”

    “就在头两年,杨家出了个人在外边当兵,后来干上了团长,转业到咱们县上干了个副县长,把他们家的这些子子孙孙,好几十号人都安排转了非,吃上了公家饭。后来就有人说是他们家祖坟的风水好,要不然,方圆几十里,怎么就他家出了大官。”

    这事6良理解,当地人家庭观念强,旦有人得了势,般都会提携家里的人,是显得自己有本事,二是如果当官不给家里人办事,会遭鄙视。

    6良往那片墓地又望了望,果然,这片地靠着水不说,还处在块地势相对较高的地方。整个杨家堡是马平川的平地,唯有这块地方,高出了那么点点。6良虽然不懂风水,但还是感觉这块地是个好在所在。

    此时,6良心里大致明白了问题之所在。

    果然,老人开始说到了关键地方:“武军这家家运就不怎么好,家里没出什么有出息的人不说,人丁还年比年少。到了他这辈,只剩下他们叔兄弟三个了。杨家人怕自己家的风水被破坏,早就撂下话来,以后宁家的人死了,不能那块坟地里埋。这不,轮到了武军他爹,杨家人就不让埋了。你说武军他爹死了不埋在他爷爷身边,那他爷爷不成了孤魂野鬼了。没人性啊,搁谁谁也不干啊。杨家就是仗着人多,上面又有人,欺负人。别的人想管不敢管啊,武军这孩子呢,从小就倔,非要往里埋。这不,腰里别了把斧子,到了下葬那天,说是谁挡跟谁拼命。”

    6良听,感觉事态严重了。这是关系到祖坟啊,那是家族荣辱,凡是有点血性的人,都不会任人这样欺负。6良知道,宁武军既然这样说了,他就干得出来,如果这事处理不好,真会弄成腥风血雨啊。

    6良的脑子高地运转着,问:“离出殡还有几天?”

    老人说:“咱们这里的老风俗,人死了停尸三天,村里人先吊唁,通知亲戚,各地派人来先吊唁,然后定下出殡那天来的人数,大后天早就要出殡了。”

    6良又问:“杨家的那位副县长叫什么名字?”

    “杨寿成,我们镇康县没有不知道的。”

    时间紧急,6良赶快向老人道谢,路小跑上了车子,脚油门下去,“嗖”地声向宁海赶去。

    在路上他就把电话打给了任汝荣:“老任,你们几个在不在宁海?”

    任汝荣从来没遇到6良这么着急过,听他电话里的声音都变了,赶快说:“在啊,我们都在红船这边的店里。”

    “好,你们几个哪里都别去,等着我,我在赶过来的路上。”

    6良本来不想让钱老四他们搀和进保安公司这件事,但现在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到了宁海,6良马不停蹄,直奔红船电玩厅,钱老四他们几个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几个人坐下来,6良了烟,狭窄的休息室顿时烟雾袅袅起来。

    6良扫视了下哥六个,6良没太操心电玩室的事,有阵子没见了,哥几个气色不错,看来日子过得舒坦。

    6良说:“几位哥哥,你们是我在宁海最好的兄弟,平时没事,我不会麻烦大家,现在,我遇到事了。”

    哥六个明白,平时有事都是6良罩着,他般很少开口让他们为他做些什么。

    6良接着说:“我在宁海还有个朋友,我跟他的关系,和我跟你们差不多。现在他遇到了问题,我想请大家帮他下。”

    说完,他五十把宁武军遇到的问题说给了大家听。这五个人,都是社会底层出身,都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委屈,特别是东北和钱老四,那绝对是谁欺负我的家人,老子绝对跟他拼命的货色。只是两人听罢反应不同,东北冷着脸不说话,钱老四嗷的声站了起来:“这他妈的太欺负人了,狗仗人势,这事,不要说是你朋友,就是不相干的人我们看到了也不能不管。”

    6良稍微松了口气,这哥六个的表现,没有让他失望。

    他说:“我请六个哥哥带些人到杨家堡,个是帮助宁武军把他父亲下葬。就目前情况来看,如果没有人帮他,恐怕他父亲的棺材都抬不出家门,估计是没人敢帮他抬棺材的。二个是保护他的安全,不要让他被人欺负,也避免他走极端,我再想别的办法,把这个事情给他处理掉。”

    钱老四说:“你放心吧,啥时候去?”

    6良考虑了下,说:“老任做事稳重些,这事你们就听他的安排吧。我再落实下,能派多少人去。”

    说着,他掏出电话,给马新打了个电话。

    他担心兴东的事处理起来要拖时间,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电话那头马新的语气异常平静:“6哥,事已经处理完了,我们正在回来的路上。”

    6良大为高兴:“不错,我们的人和货都回来了么?”

    “是的,卡张不少,人也没有事,我们大概个小时后可以到家。”

    对于马新如何处理这棘手事情的,6良有些疑惑,但事情处理完了就行,他不想过多地了解细节,再说也没有时间让他了解这些。

    “等下我也到队上,你集合所有人等我,我们在队里碰头。”

    6良的心,轻松了不少,看了看表,已过午饭时间,从杨家堡杀了个来回,他还没来得及吃午饭,便起身说:“走,咱们哥几个好久没聚了,起吃顿午饭,喝两杯。”

    任汝荣笑:“辣子鸡的老板娘天天盼着你,怕是人都盼瘦了。”

    七人哈哈大笑,出门往辣子鸡店走去。

    ()( 警界 http://www.gcxsw.org/1_1332/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