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军家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后勤处长
    要说他们会贪污战士们的‘血汗钱’那也真的是‘玷污’他们的人格了。

    可是这要是查找谁是贪污犯的问题,那又不得不从基层连队开始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吗!

    现在朱向军听了一连长的话,这就对一连长笑笑道:“一连长呀!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呀!当然要从你们连长开始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呀!”

    “啊!军长你也不用太客气了。你到连队检查也是应该的。毕竟有一些连队的干部,特别是司务长那也是有过贪污行为的呀!”一连长知道,他们连队曾经就有一个司务长贪污了战士们的伙食费。结果是让部队给提前‘转业’了。

    “好,你们连队的伙食费,我已经查过了。没有问题,我到三连去看看!”朱向军这就从一连出来。然后又来到了三连。

    三连长听了朱向军的话,他可也是十分肯定地说我们连队的伙食费也是没有问题的。可以让军长尽管查就是了。

    “好。你把你们司务长的账目让我看一下!”虽然朱向军也觉得三连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毕竟都是基层连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大家都一样。都是比较爱护战士们的吗!

    “行,我去把账目拿过来就是了!”三连长一边说一边就到司务长的办公室,把账目本拿了过来。

    朱向军也只是想随便看看就行了。毕竟刚才他已经看过两本了。都没有问题。这一次也应该没有问题吧!

    朱向军也没有太在意。只是例行公事般地翻着看了一下。

    可是这一次朱向军竟然看到了一点问题。那就是当他看到三连本月的账目支出时,就看到有一个空格什么也没有填。

    朱向军是一个比较细心的人。虽然他对于这账目的事。不是内行。也不太明白。可是他看了二连和三连的账目,那这个空格都是填了数字的。可是三连这账目上却什么也没有填。这让朱向军就感觉有些奇怪了。

    “哎!三连长呀!你们账目上这个地方怎么什么也没有填呀!这是怎么回事呀!”朱向军一边说一边就指着那一个没有填任何数字的空格给三连长看。

    “这---这我也不太清楚呀!还是让司务长来解释一下吧!”三连长对于这账目问题。他当然也是外行了。现在看军长这么问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他也不懂这账目的事情呀!

    “好,你去把司务长叫过来。我来问问他。”朱向军这下可有些怀疑了。心想。这个地方都是有数字的。因为这是一天的全连伙食费呀!这三连这一天,不可能没有吃饭吧。这几百块钱的伙食费都弄哪去了呀!

    朱向军这下感觉有些兴奋。毕竟他已经看到了一点小问题。虽然这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可是既然自己现了。那还是要把这个问题给弄明白的。

    “军长,他就是我们连队的司务长!”三连长把一个战士叫到了朱向军的面前。

    “报告军长,我叫钱来运。是这三连的司务长!”那个战士一看是军长来到了三连,正在看他的账目呢。这可就赶紧给军长敬礼了。

    朱向军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司务长。他可有些不解了。因为其他连队的司务长,那都是干部。是有干部担任的。

    这司务长是相当于副连职的干部。也可以说是连队的会计。可是这三连的司务长竟然是一个战士。这可朱向军有些不解了。

    “哎!三连长呀!你们连长的司务长怎么是一个战士呀!怎么不是干部呀!”朱向军坐在三连长的办公椅上。这就抬起头看着三连长问道。

    “报告军长,我们连队的司务长暂时还没有配备。处长打算是让我们的一排长来担任这司务长的。可是我们一排长,到军部集训去了。这要去三个月呢!所以暂时就有我的文书来担任司务长了。”

    三连长一看军长对于他们三连的司务长是战士的事有些不明白。这就给军长解释了一下。

    “啊!是因为这样呀!那好吧!我也不管你连队的司务长是干部还是战士。但有一点,那就是要认真负责,不能出现什么问题。”

    朱向军一边说一边还看了看那战士司务长。

    “军长,放心。我虽然只是暂时的。可是我很认真的。这账目没有问题的。我在当兵之前,上的是职业中专。觉得就是财会专业呢!”

    那司务长别看是一个战士,可是他竟然是很自信。觉得自己做的账目是没有问题的。因为他曾经在学校学过这财会专业呢!

    “啊!很自信呀!那好,请问司务长同志。你这一页的这一个空格,怎么什么也没有填呀!这是怎么回事呀!你给我解释一下!”朱向军现在一边说一边把那账目本就放到了那战士的手里。

    那个战士拿过朱向军给他的账目本。这是仔细看了一遍。然后那脸色可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军---军长!实在是对不起。这一个地方,我忘记填了。这一共是二百三十六块钱。就是我们连队昨天一天的伙食费。”那个战士司务长本来还是挺自信的。可是当他看清那账目本上有一个空格什么也没有填。他可是一下子紧张起来。因为。那是昨天一天的连队伙食费。这怎么能什么也不填呀!

    “忘记填了。这怎么能行呀!你可是司务长呀!不管你是临时的,还是正式的。那做账一定要认真呀!这可是一点也不能马虎呀!

    虽然这只是一个数字。可这是账目。那是说明连队一天的伙食费问题。你现在没有填。那就等于说是你把这些钱都贪污了。你知道吗!

    说严重点,你现在已经是贪污犯了。你知道吗。我现在只要一句话,那你可能要马上脱掉军装。然后送到地方派出所了。知道吗!”

    朱向军这下可有些生气了。毕竟这是连队的账目。那不是别的事情。这账目问题,那是马虎不得的。这是对一个连队所有战士的血汗钱负责呢!

    “军---军长,我错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昨天喝了一点酒。所以在做账时,就有些马虎了。请军长处分我吧。千万别让我脱掉军装呀!这---我还有半年就要退伍了呀。我---我不能让部队给遣送回去呀!那---那不但是我。还有我们一家人都很丢人呀!”

    这战士一听军长说要让他脱掉军装呢。那可把他给吓坏了。毕竟这一个当兵的。那没有什么比提前‘遣送’回家,更丢人的事了。就算是处分。那也只是放到档案袋里的一张纸罢了。这也只是会影响到将来自己到地方找工作的问题。

    可要是让部队给遣送回家。那可是太丢人了呀!

    “哎!三连长呀!你说这事怎么办吧!这伙食费问题,那可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连队有什么呀!也就是这一点伙食费吗。我们又不是地方的企业。那有很多产品还有很多流动资金。

    我们是不生产产品的。我们就是训练站岗。扛枪打仗。保卫国家的。战士们的伙食费,那是保障战士们可以吃到自己应该吃的饭菜的保证。如果有人把战士们的伙食费给贪污了。那不就等于是喝战士们的血呢!

    三连长,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理你们司务长的问题呀!他这可是做了假账呀!他没有把昨天一天的伙食费填到这账目上。那就说明他有贪污这些伙食费的动机呀!”

    朱向军本来没有想到这三连会出现这一点问题的。他也不想看到这账目上会出现什么问题。可是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他是不得不重视这样一个问题了。

    “军长,这---这不只是司务长一个人的错。我也有责任呀!这司务长是我临时安排的呀!他---他这个人呀!平时就是有爱喝酒的毛病。我也批评过他几次了。没有想到他这是又犯了呀!

    这样。军长,你就给他一个处分吧!我---我也要写一份检查。然后在全旅大会上念一遍。你看怎么样。”

    三连长一看军长很生气,那他也不敢袒护自己的兵了。虽然这个战士还是一个文书。那和三连长的关系也比较好。可是面对军长的威严。他只好是说给这个战士一个处分了。

    “哈哈!三连长呀!不错。不当着我的面护犊子。行。虽然这司务长是犯了一点错误。可是看来他这是无意的。他并不是想要贪污战士们的伙食费。只是因为喝酒忘了填了。

    好吧!既然这战士只是临时担任这司务长之职。他并不算是正式的司务长。那出现一点错误也是难免的。

    这样。这处分也就算了吧!不过。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了。给一个严重警告还是应该的。

    司务长同志,你可听好了。我今天只是给你一个警告。你要是再敢喝酒。又把账目给做错了。那我可决不会再姑息你了。一定会给你一个处分。或者是把你遣送回家的。你可听好了。”

    朱向军现在有些生气,毕竟他正为连队的伙食问题头疼呢。现在竟然看到一个酒后做错账的司务长,那他当然是十分生气了。

    “是!军长,我现在也不喝酒了。要是再喝酒,那你就给我一个处分得了。”司务长现在听了军长的话,那是赶紧保证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好!那就这样。三连长,你可也要注意呀!你用一个战士当司务长,你自己也要多看看他记的账。知道不!不要太相信他了。要不然能出现现在这样的问题!”朱向军不但是批评了司务长,顺便还批评了那三连长。

    “是!军长,我知道了。这司务长做错了账,也有我的责任。我以后一定会监督他的。你就放心吧!有了你的指示。我保证他不敢再喝酒了。他要是再犯错误。那你就连我一块处分得了。”三连长看军长很生气,那他也是赶紧保证以后不会让司务长再做错账了。他会监督他的。

    “行了,我去看看后勤处长去,你们自己要好好管好自己连队的伙食费了。”朱向军一边说一边就走出了三连。那连长和司务长把军长送到了连队门口。这才又回去了。

    朱向军现在来到机关大楼。他来到了后勤处长的办公室前面。然后就敲敲门。

    “砰砰砰!砰砰砰!”朱向军敲了几下门。

    “谁呀!请进!”后勤处长这声音还挺大。他对着门口就让外面的人进来呢!

    这后勤处长叫黄连朋,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家伙。大概有四十来岁的年纪,中校军衔。已经当了三年的后勤处长了。

    这后勤处长现在办公室看报纸。他听到有人敲门。这就让敲门的人进来了。他也没有想到是军长,这说话的声音还挺大。

    “吱呀!”朱向军推门进到了里面。

    “哎呀!是军长呀!请进,请进!”后勤处长一看是军长大人来了,那可是赶紧就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然后来到朱向军面前。

    这后勤处长是一个喜欢留须拍马的人,现在他看到军长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那是赶紧点头哈腰地站在朱向军面前。

    “你是后勤处长!”朱向军看着眼前这个瘦小的家伙。觉得他怎么就当了处长了。这看上去没有多少当官的气势呀!

    “报告军长,我是后勤处长,我叫黄连朋。我已经当了三年的后勤处长了。”黄连朋现在看着朱向军,赶紧给军长说了一下自己的基本情况。

    “黄处长,你知道我来你这里干吗呢!”朱向军现在看了一眼黄连朋。然后就不客气地坐到了黄连长面前的办公桌前。

    那黄连朋,这就象一个奴才一样。赶紧就过来站到朱向军的面前。

    “军长,我---我怎么知道军长有什么事呀!军长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会照办的。”黄连朋当然想不到朱向军找他有什么事了。他只是看着朱向军,就等朱向军的吩咐了。

    “是这样,黄处长,我这几天到各个连队和战士们一起吃了几次饭。我感觉我们各个连队的伙食都不怎么样呀!这可不行呀!我们这可是特种兵大队,这里的战士们那平时训练都很辛苦呀!这吃不好。那又怎么有力气训练呀!

    我这两天分别到了一连二连和三连,他们三个连队的伙食,我都检查了一下,那没有一个连队的伙食能让我满意呀!

    你是处长。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呀!你觉得我们现在各个连队的伙食怎么样呀!”

    朱向军现在就开门见山,他就直接说这伙食的问题了。

    “这个吗!军长,我也在连队呆过,战士们的伙食就是那样呀!这战士们的伙食都是按照上级的伙食标准来制定的呀!各个连队也是按照战士们每月的伙食费进行操作的呀!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呀!”

    黄处长听了军长的话。他就有些不解地看着军长,但是他在不解的同时,那眼中还有一丝慌乱。

    “哎。我问你,我们特种兵部队,那战士们的伙食标准是多少呀!”朱向军就这个问题,那是进一步向黄处长讯问道。

    “这---这个标准应该是二十元每天呀!我们是特种兵部队,那伙食标准比一般的部队要高一些呀!”黄处长看着朱向军,然后镇定了一下精神。就说战士们的伙食标准是二十元每天呀!

    “哎!黄处长,这可就不对了呀!你说那战士们的伙食费是二十元每天,可是各个连队的司务长却说战士们的伙食费是十五元每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们说的怎么不一样呀!”

    朱向军现在看着黄处长,他就是想要知道为什么现在连队的标准和黄处长说的有出入呢!

    “这---这怎么可能呀!我分明是给他们按二十元的标准放的呀!怎么到了连队就成了十五了呢!这一定是连队的干部们克扣了战士们伙食费呀!”

    黄处长,现在就认定是连队的干部们把战士们的伙食费给克扣了。“哎!黄处长,你怎么以这么说呀!那照你说了。这连队的伙食费,就是那连队主管给贪污了呢!是不是这样呀!”

    朱向军现在听了黄处长的话,他感觉这黄处长的意思,那就是说这连队的伙食费是让连长和指导员给克扣了。

    “是呀!一定是连长和指导员一起把战士们的伙食费给克扣了。因为他给他们的伙食费都是二十元每天。可是这伙食费到了连队。那连队怎么用这些伙食费。我当然是管不着了。这一切权力那都是连长和指导员的了。

    要是这连队的两个主管,他们俩一商量,那就可以克扣战士们的伙食费呀!”

    黄处长现在就一口咬定是连队的干部们把战士们的伙食费给克扣了。并不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黄处长,你真的这么想吗!都是连队的连长和指导员把伙食费给克扣了。”(未完待续。。)

    ()( 军家 http://www.gcxsw.org/1_1336/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