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步步登高 > 第422章 2还真是够意外2的
    第422章还真是够意外的

    望着主席台上的于梅,张枫满脸的苦笑,实在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

    果然是一个惊喜,做梦也不会想到,接替袁红兵担任榆关市新任市长的,会是于梅,这个弯转得有些大,张枫原以为她已经做好了回京的准备了,即便是眼下不走,过几个月也肯定得回京,毕竟已经有身孕了,在北原的话,估摸着北京那边的两家人都不放心,却不料她会跑到榆关市来当市长。

    已经到了这一步,说什么都跟不上了,而且对于他来说,也未尝不是好事情,两人尽管还不能朝夕相对,但隔三差五的相聚倒是不成问题了,至于生孩子,时间还早着呢,想必于家的两位老人也把张枫的因素考虑进去了,否则的话,仅凭于梅的能量,还拿不下市长这个位置。

    省委组织部的部长孙延亲自送于梅来榆关市上任,其重视程度不言而喻,张枫从头至尾都没怎么听所谓的领导讲话,满心思里面全是于梅的影子,目光不时在主席台上瞄上一眼,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激动个什么劲儿,反倒是于梅始终镇定自若,只是跟张枫对视了一次,然后就不再看他,仿佛会场里没有张枫似的。

    频频看向于梅的大有人在,所以张枫的样子并不引人瞩目,便是坐在他身边的县委书记何基也不例外,同样不住的打量着这位看上去年轻美丽得过分的市长,良久才侧过头低声对张枫道:“咱们这位新市长可不简单啊,以后恐怕得小心侍候咯。”

    张枫“哦”了一声,反问道:“何以见得?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除了有些年轻之外。”

    两人从县里出发到现在,加起来也没说过几句话,不过一开口,倒显得有几分默契似的,语气之间也没有那种生疏的味道,就像已经合作了多年的老搭档一样,轻松而又随意,哪怕是这种明显带着忌讳味道的话题,也聊得毫无顾忌,不像是在会场,倒像是俩人在办公室似地。

    何基低声笑道:“是啊,光是年轻这一样就足够吓人的了,你见过几个三十出头的正厅?”

    张枫闻言一怔,他是知道于梅底细的,所以从来没有想过以于梅如今的年龄踏上正厅的台阶有什么异常之处,之前因为是在发改委当主任,普通人接触的机会几乎没有,而能接触到的人,大多也都知道一些底细,所以并不如何引人瞩目,但放到榆关市来当市长,引起别人的关注就很正常了。

    暗自晃了晃脑袋,张枫有些后知后觉的说道:“莫说是正厅,正处也不多啊,先前倒是忽略了”他联想到了自己以及抵达榆关市之后的种种怪异之处,他比于梅还小了四岁,目前已经是正处了,发展顺利的话,估摸着到了于梅的年龄,混个副厅应该是没多大的难处,同样是很让人目瞪口呆的特例。

    想必这次来榆关市工作,已经在身上打上了某些特殊的烙印,对于不摸底细的人来说,轻易不会有人来招惹自己的,或许,这也是于梅让他来榆关市的目的之一吧,毕竟自己的背景实在是有些摆不上台面,有了这次机会,以后的发展却是会变得非常的顺利,即便是于梅在背后推动,也会少许多阻力。

    若是趁着这次机会把杨家的心愿也完成了,自己等于同时得到了于杨两家的丰厚资源,踏入了一个自己根本不曾想过的圈子里面,与眼下所付出的代价相比,收益已经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了,如此看来,于梅在这件事上却是用了极大的心思,或许,其中还有于博文的影子。

    不过是转眼的工夫,张枫的心思里面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尤其是于梅的安排,让他感念颇深,心里更是拿定了主意,绝对不能浪费这次机会,与于梅联手,在榆关市创下一番基业,作为自己以后发展的根基,对于榆关市的未来,他也比任何人都还要有信心,未来最大的能源基地之一啊。

    这样一块宝地,又有先知先觉的先机,若是还经营不好的话,不如找块豆腐去撞死算了,前世的记忆当中,榆关市的能源地位确立,距离现在还有十几年的时间,而天然气石油煤炭等能源的储量也是这十几年的时间当中陆续探明的,也就是说,他和于梅的时间还非常的充裕,完全可以非常有序的进行发展。

    何基唇角露出一丝笑容,在张枫的身上瞄了一眼,他并没有察觉到张枫此时颇不平静的心理,而是有意无意的流露出对张枫同样好奇的心思来,莫说主席台上的新任美女市长了,身边的这位新任县长,何尝又不是充满了神秘?二十七八岁的实职正处,还是省委组织部直接任命的,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张枫到灌县上任的这几天,并没有任何鬼祟隐瞒之处,言谈举止说话办事也不曾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何基虽然没有故意去为难试探,但观察留意却是少不了的,他在县里根深蒂固,到处都有自己的耳目,县委招待所里面就更不用说了,不用他特意吩咐,张枫的一言一行就自动传到了他的耳朵里面。

    因此,何基差不多已经确定,张枫就是那种下来镀金的公子哥儿,除了捞政绩之外,顺便解决前段时间袁红兵事件的手尾,那时候没有处理的问题,原来却是要留给张枫来做,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说头,他暂时还看不明白,说实话,对于袁红兵的那件事,何基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明白,盖因不知道底细。

    袁红兵死在灌县,虽然事后闹得天翻地覆,但真正了解袁红兵底细的人还是极少数,像何基与刘韬这个层次的人,撑死也就知道袁红兵的市长身份,也就是简历上的那一套,别的却是不可能接触得到的,知道的人也不可能告诉他们,否则的话,他们这些棋子可就不那么好控制了。

    所以,虽然心里已经开始对张枫暗自防范,却也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在他眼里,张枫还是有些太年轻了,能走到现今的位置,依靠的多半是身后的背景,并非能力如何出众,何况,张枫的简历就明摆在那里,一目了然,以何基的处事阅历,自不可能把张枫放在同等的地位上面,心里有所轻视是很自然的事情。

    干部大会之后,市委市政府在市委招待所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张枫与何基都跟着参加了,不过两人并未凑到前面去敬酒,既没有跟市委书记和新市长敬酒,也没有去老市长陈汉祥那边,俩人反而挑了一个较为偏僻的角落坐下,低声交流了起来,实际上,除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大多数人跟他们俩的选择差不多。

    新市长摆明了拥有雄厚的背景和靠山,不是谁都能招惹的,而市委书记白忠武的情形,全榆关市的人都差不多心里有数了,即便是不清楚的,也都从其他人的表现里面看出来个七七八八,自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往上凑,出于谨慎小心,看看再说的心理,大家都下意识的避免露脸,结果就显得有些冷清了。

    张枫有些好笑的低声说道:“都谨慎的有些过了头了,搁在平常,怕是谁都巴不得在领导面前多露脸呢,今天倒好,大好机会,竟然人人回避,这榆关市啊,跟其他地方还真是有些不同。”他其实心里明白的跟镜子似的,并非没有人去敬酒,只不过不少人都是看了陈汉祥的眼色才动作的。

    从踏入宴会大厅开始,张枫就暗中在留意陈汉祥了,若非早已心里有数,他也不会看出这点儿异常,虽然还在跟何基低声闲聊,心里却已经在暗暗冷笑了,与自己的推断进行印证之后,觉得陈汉祥果然有些诡异,他已经开始在心底暗自琢磨,该如何不知不觉的拔掉这颗钉子了。

    何基闻言笑道:“要不,你代表咱们县,去敬于市长一杯酒?”

    张枫却是呵呵一笑,道:“要说代表县里,自然还是何书记了,要去的话,咱们不妨一起过去。”他已经想到了,自己跟于梅认识这件事根本不可能瞒过人,稍微留心的人都能查到他跟于梅表面上的师生关系,何况俩人还合作过几篇影响颇大的论文,如今于梅担任了市长,那些东西自会有人挖掘。

    所以,与其以后被人拿出来说事,倒不如现在就挑明了更好,跟何基一起去敬酒,倒是一个好机会。

    何基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便道:“好啊,咱俩一起过去吧,”说着话,目光却是下意识的朝老市长陈汉祥的位置偷偷的瞥了一眼,动作非常的隐晦,但同样没有瞒过张枫的观察,对此,张枫心里也是暗自感慨不已,没有想到,陈汉祥在榆关市的影响力,居然已经达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 步步登高 http://www.gcxsw.org/1_1337/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