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仕道官途 > 第八章:因祸得福(上)
    章卫国的话让李景耀陷入了沉思,但是他一时半会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部,下午,李景耀回了家,看望了一下自己的父母,第二天一早就拿着介绍信去肃州省计委。~~~~

    接下来的事情按部就班,肃州省计委向李景耀要进行调研的西北钢厂发出了通知,李景耀在肃州省冶金厅相关同志的陪同下对西北钢厂进行了关于生产和发展的一系列的调研,这中间再也没有出现任何让李景耀眼前一亮的发现,虽然陪同人员的接待工作很到位,但是李景耀还是发现大家好像都是心照不宣的在回避着同样的问题。李景耀也没有找不痛快,虽然整个企业充满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李景耀并没有过分的了解,是十分对大家都十分清楚的包袱过重、人员素质偏低,设备老化,产能过低的问题进行了比较详细的了解,在整个调研工作结束的时候,肃州省计委和冶金厅的领导共同帮这个中央下来的小伙子送行,说实在话,这些人对李景耀这种看到问题,却不刨根问底的态度非常高兴,原本满怀信心的李景耀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

    李景耀的调研了三天,第四天的下午,李景耀出现在了刘鼎铭的办公室,他向刘鼎铭汇报了这次调研的情况,其实刘鼎铭在李景耀回来之前就已经基本上知道了李景耀在肃州调研的所有情况,刚开始他对李景耀这种不闻不问的工作态度很不满,觉得李景耀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人,在办公室里面讲的头头是道,一但深入到实际情况当中,就变成了瞎子、聋子,就连最基本的问题都发现不了,他曾经把这种不满意的情况在自己当京城市委秘书长的哥哥面前抱怨过,是刘鼎助的话提醒了自己。“你小子怎么越活越回去了,在发现问题之后,你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就不要急着让问题暴露出来,不然只可能暴露出你工作当中更多的不足之处,现在这种‘官倒’现象连胡同里的大娘都能说出个道道,你觉得人家会不知道?这个小李是个明白人,我看人家在这种事情上的头脑可比你强多了。”

    刘鼎铭在接受了教育之后认真的回想过整件事情的过程,他甚至把自己和李景耀做过换位思考,他觉得自己在面对这些现象的时候很有可能表现不出李景耀的冷静和成熟,所以在听取李景耀回报的时候对李景耀的工作大加赞扬,但是这却并没有超出李景耀的想象,他原本就认为刘鼎铭是为了不让这个烫手的山芋落在自己手中才派自己单独去的,所以就算自己回来的时候带回的调研报告是一叠废纸,刘鼎铭也会夸自己了解情况细致、办事情认真踏实,其实李景耀不是没有想通其中的关节,他知道凭自己这样一个小科员,没有任何能力把自己心中所想的变成现实,或许刘鼎铭可以,或许连他也不行,李景耀没有办法,只能慢慢的观察和了解,争取能够在合适的时候把自己的心中所想对刘鼎铭诉说,李景耀不指望着整件事情变成现实,他只需要一点,那就是让刘鼎铭认可自己的能力,并且要让刘鼎铭感受到自己对他的忠诚,只要能达到这些目标,李景耀觉得自己就不会是一个永远呆在这个大衙门里面的小办事员。~~~~

    李景耀对西北钢厂的调研报告基本上算是对整个调研工作定了一个调子,接下来的三个多月中,李景耀和刘鼎铭两个人兵分两路,对事先确定好的地点进行了一系列的调研,所有的目标虽然涉及到全国的各行各业,但是最后的总结却是大致相同,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当然,在这三个月当中,刘鼎铭和李景耀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紧密,长期和李景耀在一起,刘鼎铭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年轻人,虽然阅历不深,但是刘鼎铭总觉得这个人的城府和眼光是一些长期在领导岗位上的人所不具备的,尤其是他那超前的眼光,就连刘鼎铭这种政治家庭出来的人也很佩服,他哪里知道,李景耀的目光敏锐是他曾经有着比刘鼎铭多几十年的经验和见识。

    调研工作结束以后,李景耀又回了办公厅,继续着自己秘书工作,和以前不一样的是他和刘鼎铭已经从上下级变成了不错的朋友,隔三差五的会和刘鼎铭小聚一下,两个人也经常在这种私人聚会的场合讨论一下工作。而且在一年后刘鼎铭调任中原省,成了一个经济大县县的县委书记。

    平常的日子让李景耀感到时间的漫长,在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面,李景耀除了在秘书处安心工作,还迎来了两件对于他来说意义比较重大的事情,一件是计委的家属楼盖好了,李景耀和宋文芳搬进了两室一厅的新家,小两口日子过得很开心,另外一件就是李亮的出生让李景耀欣喜若狂,他终于从丈夫变成了一个父亲,为了照顾孩子方便,李景耀特地让母亲从肃州来了京城,李景耀的小日子过得虽然开心,但是他的政治仕途并没有什么起色。当然,李景耀被单位提拔了主任科员,可是这种提拔在李景耀看来只要你在单位不犯错误,到一定时候不会落下任何一个人的。

    就在李景耀为自己的仕途之路焦急的时候,一件改变他命运的事情正在悄然发生。

    这天下午,李景耀就要下班的时候,接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刘鼎铭打的,约他一起吃晚饭,那个时候是92年,李景耀家里还没有电话,李景耀下了班,风风火火的赶回家,告诉宋文芳完饭不回来吃,然后就坐公交车往饭店赶去。

    李景耀到了约好的地点,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一个酒店,而是京城一个普通的四合院,就好象平常人家一样,在门口,李景耀就碰见了等他的刘鼎铭,这让李景耀有点受宠若惊。

    “刘书记,您看您怎么还亲自出来了,您摆的不是鸿门宴吧”李景耀和刘鼎铭开玩笑道。

    “你小子怎么这两年在机关呆的油嘴滑舌的,什么书记不书记的,在这我就是你大哥,没什么领导。”说着,刘鼎铭就把李景耀领进了院子。

    “这是我一个发小的院子,他常年在gd做生意,这个院子就被他改造成饭店了,平常接待一些他比较重要的朋友,刚好我这次回来,他也在京城,我就到他这来打打秋风。”

    李景耀跟着刘鼎铭进了院子里面,才发现这顿饭只有四个人,一个少年,穿着的十分讲究,一身西服看上去价格不菲,李景耀觉得这应该是刘鼎铭所说的那个做生意的朋友,但是如果仔细去观察这个人,李景耀宁可相信他是一个军人。因为这个人的一举一动都能给人一种狠厉的感觉。

    另外一个看上去年纪比较大,大约有四十多岁,微微有点谢顶,戴一副眼镜,像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感觉,但是这个人长得和刘鼎铭有点像,李景耀觉得这应该是刘鼎铭的哥哥。

    “景耀,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发小,周刚,今天是就是他请客,一会你别客气,甩开腮帮子好好吃!他可不在乎这一顿饭钱。”

    李景耀被刘鼎铭说的多少有点尴尬,他上去和周刚握了握手,说到:“计委小李,周大哥您别介意,我和刘书记平常就这样,老开玩笑。”

    李景耀的话刘鼎铭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继续和李景耀介绍到:“这位是我二哥,刘鼎助。你别看他叫刘鼎助,但小的时候干坏事,我老子一发火,他就把我出卖了,从来就没顶住过一次。”

    李景耀听了这话,也是哈哈大笑,“刘大哥您好,初次见面,请您以后多帮助。”李景耀觉得今天刘鼎铭说话格外放得开,他暗自揣摩今天这房子里面做的人应该是那种让刘鼎铭说话不需要有任何顾忌的那一种。李景耀有点纳闷,这好像不是一次平常的朋友聚会。

    和李景耀想象的不一样,这顿饭虽然不是很奢侈,但是却吃得让人有滋有味,野菜、野味,包括最后的王八汤,让李景耀感觉到这个叫周刚的人其确实花了心思,喝的是京城最普通的二锅头,度数虽高,但是让人感觉到很畅快,或许是几个人都饿了,一顿饭在几个大男人的嘘寒问暖声中不到一个小时就搞定了。

    吃过饭,他们从屋内走到屋外,初秋的京城晚上还是比较热,他们一人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院子里乘凉、喝茶,李景耀这时候才注意到好像这个地方所有的服务人员没有一个女的,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

    “刘大哥,我晚上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你们聊天了,要是鼎铭一时半会不着急回中原,后天晚上还是我做东,咱们还在这吃。”看着刘鼎助点了点头,周刚和李景耀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这样的情况大出李景耀所料,他原本一直以为今天晚上的主角是这个周刚,但是从现在的情况看,这和自己猜测的完全不一样。李景耀真的猜不到,今天晚上的主角会是自己。

    第二章到,大家久等了,罗嗦一下,请大家投点票,点一下“收藏本书”的按键”谢谢。)

    ()( 仕道官途 http://www.gcxsw.org/1_1338/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