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上位 > 【冤0329】冤家路窄
    接下来的时间里面,李南的主要精力就是放在督导教育局副局长周仁庆这一个案子上面,实际上督查室的工作还是很多的,只不过目前李南也算是刚刚进入工作状况,所以暂时只是从具体的事情开始做起,等到熟悉了各项流程,再开始负责更多的工作。

    从这一点来说,姚世林对待李南还是不错的,没有一开始就给李南安排很多的事情。李南是督查室常务副主任,本该负责很多的事情,他一上任,姚世林就可以给他压担子。但是姚世林没有这样做。当然,李南也大致明白,姚世林之所以对待自己这样的态度,一是看在李逸风的面子上,毕竟李逸风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而很显然李逸风对自己是极为看重的,二是自己也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现在也不可能对他的位置产生什么威胁。

    在经过第一次的督导以后,紫金区区委督查室、区教育局联合行动,对举报信的内容进行了严格的核查,特别是根据李南在督察日志中提示的问题进行了重点的调查,结果发现了一些线索。同时紫金区纪委也介入了调查之中。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搞清楚举报信关于周仁庆的问题,是否属实。”李南道,“我们收到的照片,也是一个证明,现在照片已经转交给了市纪委,市纪委正在就照片的情况向周仁庆进行调查,而且经过核实,照片上的女人,正是举报信上面提到的女人,从这一点来说,我们有理由相信,举报信上面的内容,是值得深入调查下去的……”

    听了李南的分析,督察一科科长张松艺表示认同,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随即,李南便让张松艺以督查室的名义,再次对市纪委相关部门提出了意见。

    由于举报人掌握了比较详细的资料,再加上这个事情又有市委副书记汪明迪的批示,督查室又在跟进督导过程之中,所以纪委部门也十分地重视,加大了调查力度,很快便将周仁庆涉嫌贪污受贿、滥用职权等问题,对其进行了双规。

    从这次的事情上面,李南还是总结了很多的经验的。首先是,要督导的问题,要么是领导批示过的,自然要全力以赴去落实好,要么是上级以及本级党委、政府方针、政策方面的落实情况,也要加强日常的督导。其次是在具体的督导过程之中,还是会遇到很多的问题,比如说被督导的单位,虽然表面上一个个都非常地客气,但是实际上他们在行动上面,并不会多么认真地配合,在调查、整改的时候,会存在敷衍、拖延或者抵触情绪,给督导工作带来阻碍,对督导结果也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变故。第…就是在督导过程之中,一定要对问题进行深入的分析,只有抓住了问题的症结,才能确保督导起到良好的效果。

    李南坐在办公室里面,一边思索着,一边翻看着今年的督导计划。

    市委督查室跟市信访局在工作上面,是有着很多联系之中的,一些信访比较集中的问题方面,市委督查室也会重点的关注。

    随后,李南又翻看前期的督导工作日志以及市信访局报送的信访纪要。

    很快,李南便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市委督查室对于群众反应的塑料厂污染的问题的督导结果,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五月十日,有鹤安区金桥镇群众反应的中心小学对面天骄颗粒厂污染严重,所排废气严重影响周边学校1500余名师生的身心健康和正常教学秩序问题,市委督查室专门发出了督导函,要求鹤安区环保局、金桥镇尽快调查、解决这个问题。随后督查室又专门去金桥镇进行现场调查,发现天骄颗粒厂没有办理任何环保手续,无任何治理污染设施,属擅自违法生产。针对这种情况,鹤安区委区政府督查室进行了专项督导,区政府也已责令瓦屋头镇政府对该厂立即予以关闭,并要求区供电局停止对该厂的生产电力供应。这个处理结果,应该是比较妥善的。

    五月十八日,市委督查室又到鹤安区就该情况进行跟踪督导,对他们提出的解决办法予以了肯定。

    五月二十日,金桥镇政府专门就天骄颗粒厂污染问题的整治情况弄了个专项汇报函,称已经按照之前的整治方案落实到位,目前该厂已经关闭,也停止了该厂的生产电力供应。

    可以说此事到此也算是完结了。可是问题的关键是,李南在六月初市信访局的信访纪要中,又看到了金桥镇群众反映天骄颗粒厂污染的问题,说老百姓对整治的结果不满意,说金桥镇在此事上面欺下瞒上,走过场,搞花架子,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该厂仅停产一周后晚上依旧生产,造成的污染还在继续,造成学校广大师生无法正常学习和办公。

    也就是说,关于这个问题,市委督查室虽然督导了,但是最终结果是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相关部门是说一套、做一套。

    李南的脸色沉了下来,当即打电话把张松艺叫了过来,把自己发现的问题说了一下,道:“关于金桥镇天骄颗粒厂的污染问题,后续还有没有相应的跟踪督导,对于老百姓继续反应的问题,有没有后续处理意见?”

    张晓松认真查看了相关的资料,又回想了一阵子,道:“李主任,这个问题,按照流程是已经督导完结了的。后面老百姓反应的问题,由于没有转到我们这里来,所以没有后续的处理。”

    李南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那么说明针对我们前期督导的问题,金桥镇是说一套做一套,并没有按照他们所说的那样去处理,因此才引起老百姓的不满。这个情况,我们必须进行再次督导,对于这种涉及到群众公共利益且又反复的问题,必须加大督导力度,如果查证属实,那么要追究相关单位的责任人。你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就去金桥镇实地看一看。”

    张晓松道:“李主任,这次我们主要是去现场查看实际状况,人不宜多,就我们去吧?”

    李南道:“行,到了金桥镇,我们再根据情况考虑下一步的行动。”

    当即张晓松便给办公室联系了一下,要了一辆车,两人前往鹤安区。

    金桥镇位于鹤安区的郊区,在鹤安区是一个处于中游的乡镇,工业倒也不是特别的发达。

    之前张晓松是来督导过这个问题的,所以也算是轻车熟路,大约半个多小时,便到了金桥镇,刚刚进入镇区,便看到前面天空中,飘着一股浓浓的黑烟,空气中似乎还有一股异味。

    张松艺对李南道:“李主任,看样子,天骄颗粒厂的污染并没有消除,那个方向,就是其厂房所在。”

    李南沉着脸道:“看来金桥镇在这个问题上面,消极应对、阳奉阴违,性质十分地恶劣,回头,要予以公开通报批评。另外,也要责成鹤安区委区政府追求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车子经过中心小学的时候,李南看到学校操场上有一些小学生正在上体育课,不过他们中的不少人,不时地抬头看天空,有的人则扯着衣袖捂住鼻子。

    “他们都是祖国的花朵,但是却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成长,这真是绝妙的讽刺啊。”李南心中暗想道,心中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事情督察到底。

    天骄颗粒厂就是中心小学的对面,占地面积有一两亩,厂房门口是一个水泥平地。

    车子停下来,李南刚刚要下车的时候,正好看到前面厂房的门口,走出几个人来,而其中一个人,还是个熟人,正是调到鹤安区金桥镇担任副书记的甘居华。

    “甘居华来这里干什么?”李南心中暗想道,不过看前面几人的样子,另外几个人是送甘居华出来的。或许甘居华是来这个颗粒厂视察情况的。

    甘居华今天专门到颗粒厂来视察,颗粒厂是金桥镇最大的几家企业之一,镇里面十分地重视。甘居华调到金桥镇来,又运作了一下,以副书记的身份,又分管工业发展。在这一点上面,甘居华是有他的打算的,他父亲是搞房地产开发的,有一些人脉资源,他争取分管工业发展,就是为了通过父亲的关系来积累政绩,这样也好实现尽快的发展。

    “周厂长,天骄要发展,必须要扩大规模,资金方面,你尽管放心,你们厂的效益很好,可以向银行进行贷款嘛,这方面我也有些朋友可以帮忙,你准备一下,改天我联系了银行的人,大家做一下来好好地谈一谈,解决天骄扩大规模的资金需求,希望你们的销售额明年再翻一番。”甘居华握着天骄颗粒厂厂长的手道。

    几人寒暄了几句,甘居华便转身,在党政办副主任的陪同下,准备返回镇政府。

    很快他便愣住了,看到李南从车子上下来,朝厂房门口走过来,他的脸立即就阴沉了下来,心中愤然道:“这家伙,跑这里来干什么?”.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上位 http://www.gcxsw.org/1_1339/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