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第一秘书 > 第四百一十咤:章:叱咤风云
    他回到房间,看看仲菲依,摸摸她的脸,摸摸她的祼露的手臂,然后抖开一张毯子盖在她身上,他心里想,这晚,他是不会离开她的,不管江可蕊会怎么对待自己,自己也是不能现在离开仲菲依。

    仲菲依动了一下,华子建忙放下手机,跑了过去,她可能想要吐了,华子建端起早已放在床下的脸盆,把她扶起来,果然,她就吐了,他一手托着她,也不是故意的,很随手却托着了她软的胸,且是托得满满的,那时候,他一点那种感觉也没有,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她对他笑了笑,他便又扶着她躺下了.......。

    而此时的江可蕊手里拿着电话,呆呆的坐在自己的公寓里,起初她是愤怒的,自己本来已经原谅了他,已经接受了他,但他怎么能为一个不想干的女人又这样对自己呢?

    在爱情和婚姻中,人都是自私的,从利己出发无可厚非,只要不损人就不错了,由于每一个人出生的时间地点等都不同,所以每一个人也就与别人生来就不同,每一个人的成长和生活经历,家庭,环境,受教育,健康状况等都不同,后天的每一个人自然就与别人不同。

    江可蕊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她最求一切美好和完美的东西,特别是对于华子建,这关系自己一生的幸福,不能不认真对待。所以江可蕊的生气和愤怒是情有可原的。

    但江可蕊已经饱受了她和华子建的冷战和冲突,就在今天,华子建已经实实在在的告诉了自己,他准备和自己一起到北京去,放弃他最为渴望的权利之场,放弃她从小立下的宏伟目标,放弃他为之奋斗了多年的事业,和自己到长相厮守,那么,难道他说的都是假话吗?

    江可蕊静下了心来,她不相信今天华子建说的都是假话,在华子建说话的时候,她看到了华子建眼中的伤感和真诚。

    扪心自问,江可蕊并不想伤害华子建,敌意的行为和语言假如超过了华子建承受的限度,轻则影响关系,重则种下后患,自己是不是在很多时候都自以为是呢?这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反而会把华子建推向远处,自己给华子建和自己之间架构起一道鸿沟。

    这很不应该,想到这里,江可蕊就拿上了钥匙,她要陪着华子建,就算华子建回不来,这个夜晚自己也要陪伴在他身边。

    华子建正在收拾写污秽之物的时候,门铃响了,华子建吓了一大跳,现在已经是11点多了,谁还会过来找钟处长呢?

    华子建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给来人开门的时候,电话也响了,华子建听到了江可蕊心平气和的声音:“开门,华子建,是我。”

    华子建的诧异就更严重了,江可蕊来了,自己走的时候她不是迷迷糊糊还没睡醒吗?她怎么能记清这个小区,这个房号?女人啊,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在睡梦中,她们也能记住自己关注的东西。

    华子建连忙就过去打开了门,这时候,华子建的手上还带着塑胶手套,门一开,他就看到了江可蕊。

    江可蕊脸上没有刚才电话中的让人担心的神情,她很温和的把华子建看了一眼,说:“家懒外面勤,稀饭胀死人,到这来做长工了。”

    华子建见江可蕊情绪并没有自己刚才想象的那么可怕,心里也轻松了许多,说:“你怎么来了,这么晚的,你先坐会,我马上就好了。”

    江可蕊一直站在门口,却没有办法走进来,因为没有拖鞋,当她看到华子建的光脚时,她就抿嘴笑了笑,也脱掉了鞋子,穿着袜子走了进来。

    关上门的华子建比划了一下手上的手套,说:“我先过去吧手洗一下,你自己随便坐吧。”

    江可蕊点点头,然后用女人最为锐利的眼神,以及最为敏感的直觉,对这里做出了一个准确的判断,自己今天差点是冤枉华子建了,他并没有在想象的那样不堪,他只是出于一个男人的责任在这里守候。

    接着,江可蕊看到了仲菲依,看到了仲菲依安静的睡在那里,还看到了仲菲依眼角挂着的泪水。

    华子建给江可蕊讲述过仲菲依的经历,江可蕊在看看这家里的环境,心中就体会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孤独的气息,这个女人也真不容易,和她比,自己要幸福很多很多。

    等华子建出来之后,他们又在客厅里坐了好一会,江可蕊也几次进去观察着仲菲依,华子建对她说:”“现在好多了,她吐过就好了,你没看刚才。/>

    江可蕊笑笑,看着桌上堆了好多钱,问:“这是你给行贿的?”

    华子建很沉重的摇摇头说:“她还是一个很讲感情的人,她不要我的钱,这些钱不知道是谁送她的,我劝过她,但没有效果。”

    江可蕊不由的摇摇头说:“她这样会毁了她。”

    华子建也点点头,但又什么办法呢?如果贪婪是可以用语言转变,那这个社会就纯净多了。

    华子建和江可蕊又在这里守候了一两个小时,他们见仲菲依睡得平顺了,呼吸均匀了,翻身随意了,华子建就准备离开了,是实话,他有一种不敢见仲菲依的感觉,不知她醒后,自己该如何面对她,所以,他有一种逃跑的心情。

    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江可蕊和华子建才从梦中醒来,昨晚上他们睡的很迟,从仲菲依家里回来已经很晚了,现在他们却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他们相互注视着,连眼角屎都没有抹去,两人又吻在了一起,我站在床边看着,唉,这都什么人哪,一会好的像连裆的狗,一会闹的像红脸的鸡,算了,我不看了,肯定下面又是搞那活动。

    情况一点都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们又大干了一场,不过这样也好,晨练对人体健康是有一定的帮助的。

    两人锻炼完,江可蕊就从床上滑下来,裸着到处充满看点的身子,翻找起自己的衣服了,一会江可蕊就光着上身跑进来,问他:“子建,你看我今天是穿这件裙子好呢?还是穿这条裤子好”

    华子建瞅了一眼,,说:“你穿什么都好看,但考虑到我的方便问题,最好什么都不穿。”

    江可蕊嘻嘻哈哈的拍了几下华子建,又去翻腾衣服了。

    华子建不记得谁说过,择妻标准的问题很关键,可以挑女人脸蛋,但绝不能挑女人身材,魔鬼身材什么意思,就是她会像魔鬼一样吸干你的钱袋子!

    华子建穿戴是很简单的,他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穿上昨天的衣服起床了,江可蕊也是挑好了衣服,两人洗漱一番,看看时间已经快到11点了,这是一个周末,所以江可蕊不用到单位去,她现在已经收拾的容光焕发了,她问:“中午想吃点什么呢?子建。”

    华子建一边系着领带,一面说:“我吃饭一直很简单的,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

    “好,那我就来帮你决定。”说着话,江可蕊就走到了华子建的面前,帮他正了正领带。

    华子建却停住了动作,说:“要不我们约一个人一起吃饭?”

    “约谁?仲菲依?”江可蕊狐疑的问。

    华子建摇了一下头说:“她啊,估计今天一天也不会有什么胃口了,我想约一个秋紫云你看可以吗?”

    江可蕊想想说:“可是我和她从来没有接触过,怕在一起尴尬的。”

    华子建说:“应该不会吧,其实她早就知道你,你也早就知道她。”

    “那行吧,你试着约一下。”

    华子建拿出了电话,给秋紫云拨了过去:“秋书记,你好。”

    秋紫云在电话中传来了一丝温馨的笑声:“呵,还叫上书记了,你还是叫我秋市长我更习惯一点。”

    华子建调侃的说:“那可不行啊,你那称呼是组织部给的,我怎么能随便更改呢?”

    秋紫云落寞的笑了一声:“拉倒把,对了,你在新屏还是在省城啊。”

    华子建也恢复了过去的庄重:“我昨天来省城的,今天和可蕊在一起,想问下你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好久没见面了,也让可蕊认识一下你。”

    秋紫云像是有点为难,迟疑了一下说:“本来今天中午有个应酬的,这样吧,你等一下,我看能不能推掉。”

    “奥,这样啊,要是麻烦我们就改天吧。”

    秋紫云还是说:“我试一下。你等我电话。”

    两人都挂断了电话,江可蕊就问:“人家现在是省常委了,哪像你怎么清闲。”

    华子建说:“我清闲吗,我清闲吗,你没见我每天多忙。”

    “哼,忙的很,忙的早上起来还要练习俯卧撑。/>

    华子建摇下头,哎,这女人啊,一但流氓起来更可怕。

    两人收拾好了,又坐下来等了一小会,秋紫云的电话就进来了:“子建,行了,总算是推掉了。”

    华子建也很高兴,秋紫云不管什么时候,都永远是吧自己放在第一位啊.......。

    秋紫云坐在自己卧室的古色古香的红木梳妆台前,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稍带点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适当的嘴唇,所有的一切搭配在弧线柔和的脸盘上就更有了娇俏的韵味,自己的白皙的皮肤也让五官十分明艳,乌黑闪亮的眸子,弯而漆黑的眉毛,用眉笔永远描不出的那种效果,不涂唇膏,天然绯红的唇,看起来还是有些性感的,就像自己每次站在人群中,自己总是那么显眼,好象微微地散发着一种光,空气中弥漫着让人舒服的莫名的物质。

    然而坚硬的岁月还是无情地划破表象,标注了她与年轻女人的差别,手臂肥厚而浑圆,胸部过于丰满,象谜底一样揭开了青春的式微,盛年的丰硕。

    秋紫云用嵌骨花的梳子慢慢地梳着长发,头发已经参杂了几根白发,她用染发剂精心地修饰,她喜欢梳头的感觉,把每一发丝理顺,理清,理出光泽,同时梳理着思绪。

    梳着梳着,一双大手轻轻地从背后抚摩自己的秀发,接过梳子继续替她梳理,每根发梢的颤动都迅速传导到头皮刺激着脑神经,让人好舒服,梳着梳着黑发被高高撩起,然后挽成螺蛳状。

    一声浑厚的男声,看看!一个新的秋紫云!她眼睛象水晶灯点亮,镜子里的自己一种全新的发型,全新的妩媚,幸福的电流迅速袭击全身,她的身体绵软了,很想依偎着身后高大坚实的身体。

    一个懵怔,险些栽倒,身后什么也没有,空空的,幻觉,只是幻觉,哦!那双大手不在了,永远地不在了,那坚实的胸膛也没有了。

    当看到丈夫躺在玻璃棺材里,身体冻得瘦小了许多,脸上被油彩夸张地涂抹着,她控制不住了,生平第一次嚎啕。这个与自己走过苦难的亲人再也见不到了,她想抓住他,象溺水人想抓住唯一的救生物,她扑在棺材上死死地不放手。

    最后,还是女儿把她的手掰开,将母亲紧紧抱在怀里。

    一包泪水在眼窝里颤着,丈夫在去年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虽然过去自己和他又太多的隔阂和争吵,但他的离去还是让自己心疼,心慌。

    以往遇到这样的天气又逢休息日,秋紫云最喜欢的就把自己圈在被窝里,丈夫给她送吃送喝,有时还把蜜水一小匙一小匙地喂到嘴里,她用雪白的臂膀和热嘟嘟的唇回报着丈夫,当然,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少,也就是那么一两次吧,作为一个官场中的女人,悠闲自在对自己本来就是很奢望的东西,但就那一两次,依然在秋紫云的心中留下了美丽的记忆。

    想到这里,秋紫云有点难受得全身缩成一团......。/>

    自己爱上他也是因为看到他吹萨克斯的样子,当时他那全身心投入旁若无人的样子,还有长发一甩的潇洒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秋紫云打开音响,丈夫吹奏的《春风》流淌着撩人的生气,弥漫着早春干燥而甜蜜的味道,那翻动心扉的,让人心醉的旋律象催眠剂,她有些飘起的感觉,丈夫那雄性勃勃的朝气,烘烤着自己。

    虽然后来自己和丈夫也发生了许多无谓的争吵和隔阂,但比起几十年的漫漫旅途,那一点点分歧真的就不算什么了。

    秋紫云哀鸣一声:真是鸳梦一场啊!那些有丈夫的日子。

    秋紫云抹去眼中的泪水,打起了精神,日子还要过,事情还很多,首先今天要面对一个自己最想认识的人,这女人满载着自己对华子建的情怀,满载着自己对华子建的爱怜,她对他好吗?她漂亮吗?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秋紫云很快就恢复到了平常的样子,镜子中再也不是一个期期艾艾的小女人了,现在的秋紫云已经恢复到了一个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一个省常委的威严中来了。

    她没有叫自己的司机,她带上了墨镜,打了一辆的士,怀着一种对江可蕊的想象离开了家门,在离那个酒店还挺远的地方,秋紫云就让车停住了,她还是有点不放心自己今天的形象,所以她边走边掏出化装盒,又对着上面的小镜子匆匆忙忙的看了一眼自己。

    今天秋紫云穿了一件葡萄紫洒着小碎花的连衣裙,上身有些透,平时秋紫云是根本不会穿上这件衣服的,记得这件服装还是那次到海南旅游时候一眼瞄上的,丈夫当时笑着点了点头,那个小姐硬是4000元一口价,一分都不给少了。

    秋紫云没划价的习惯,只要是丈夫喜欢的就成,她就让小姐包好了。

    上上下下收拾一番后,秋紫云自己也扑哧一笑,自己也感觉奇怪,见一个自己的老部下,自己有这必要紧紧张张的吗?

    秋紫云再走几步,不远看见那酒店前有两个人比比划划地在说笑,一个是华子建,另外一个不用说,肯定就是江可蕊了。

    老远的看见秋紫云,华子建就拉着江可蕊迎了上来,在说话可以清晰听到的距离中,华子建微笑着说:“秋书记越来越漂亮了,可蕊,你来认识一下,这就是秋书记。”

    秋紫云笑着,但同时也用犀利的目光先审视了一遍江可蕊,她主要看的是气质,至于长相,秋紫云早就知道江可蕊是电视主持人了,那肯定是错不了的,一番打量之后,秋紫云心想,还不错,人倒是长的挺好,气质也没什么问题,就不知道这个江可蕊的性格怎么样?她是乐书记的女儿,会不会从小就娇生惯养呢?她可不要每天欺负华子建啊。

    江可蕊也同样的在用自己挑剔的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遍秋紫云,在江可蕊的眼里,这个秋紫云算的上端庄,但谈不上秀丽,她脸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霸气在,这样的气质有点破坏了她本来应该是很漂亮的长相。

    江可蕊热情的叫了一声:“秋书记好,老听子建说去你,都说了好几年了,可是我一直无缘和秋书记见面,过去我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知道了。”

    秋紫云也很亲昵的拉了一下江可蕊的手,很认真的问:“是什么原因?”

    江可蕊看了一眼华子建,才对秋紫云说:“还不是子建怕我让你比下去了,怕我自鄙啊。”

    华子建都不得不叹服自己的老婆了,真是会说话啊。

    秋紫云心中很高兴的,只要女人没有设防,那么赞美就是对付她们的最好利器。

    秋紫云就抚~摸了一下江可蕊的肩头,笑了出来,说:“我一个老太婆了,那能和你比啊,不过要是我再年轻个20岁的话,我可是一点也不会谦虚的。”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秋紫云在笑的时候,依然在寻找华子建那双黑眼仁,华子建始终露出一口白牙向她亲切地笑着,华子建主动上前握着秋紫云的手:“秋书记,我们好长时间没有联系了,你把我忘了吗?”

    仍旧是沉厚的男低音,眼睛还那样亮,那样微侧着头,秋紫云略微楞了一下,她感到这双厚重的大手一下子钳住了自己,挥去心中的牵挂,秋紫云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说:“你这小白脸怎麽又晒黑了?”

    秋紫云打趣的耸着眉问,其实华子建并不黑,只是没有了过去的那种苍白。

    “人家现在是非洲免签”!江可蕊坏笑着说。

    秋紫云不明白什么意思,她望向华子建,想听他的解释。。

    华子建就很配合的长手臂划了一个弧,一本正经地说:“本人到非洲各国去的话是不用签证的,因为我们都是同胞黑兄弟!”

    秋紫云和江可蕊都咯咯地笑个不停。

    三个人很亲热的就进了酒店,这是个高档的酒店,大厅高阔宽敞,巨大的水晶灯闪着柔光,迎门通壁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几个古瓷大瓶都是清朝工艺精品,这里独有的豪华透着一种凛然的威势,以及花团锦簇的享受。

    酒店吃客不多,他们快速的穿过了外面的大厅,来到了一个包间,门一关上,大厅的说笑声,喧嚣声就完全的消失了。

    酒菜上来后,他们都站起来十分郑重地干了一杯!盛满酒水的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因为要喝酒,江可蕊今天也没有开车来。

    放下了酒杯,秋紫云问:“子建,你是回来休假的吧?”

    华子建说:“也算也不算吧,我还带着一个任务来的。”

    “什么任务?”

    “帮着新屏市到仲菲依这里要钱啊。”

    秋紫云就想到了仲菲依的模样,笑了笑说:“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说这话就看了华子建一眼,暗示他自己可是知道一些事情的。

    华子建脸红了一下,记得当初秋紫云就对自己说过,说她可以帮自己和仲菲依撮合一下,那时候自己是拒绝的。

    江可蕊看着华子建的表情不对,说:“秋书记,你们在打什么暗语?”

    秋紫云就笑了,这个江可蕊经过这一阵的接触,感觉还是满可爱的,她就逗着说:“你不知道啊,当初华子建差点就要娶仲菲依呢?”

    秋紫云不知道江可蕊一直以来的心病,所以就是开开玩笑,但华子建确实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忙说:“秋书记也学会开玩笑了,哈哈哈。”

    但笑的还是有点心虚,音~道明显没有打开。

    江可蕊就转过头,瞪着华子建说:“你自己交代吧?不要让我动家法。”

    华子建呵呵的笑,说:“书记和你开玩笑呢,傻丫头,这都看不出来。”

    秋紫云多聪明的一个人啊,她对华子建那是了解的透透的,华子建很多表情别人可能看不出来,但秋紫云一眼就知道其中的含义,现在见华子建如此模样,秋紫云暗叫一声“糟糕”,自己这玩笑有点大了。

    她就说:“可蕊啊,那时候不要说仲菲依,连洋河县卖菜的大妈都想嫁给他呢,华子建当时可抢手了,不过最后谁都没得逞,便宜了你个丫头。”

    江可蕊也嘿嘿的笑了,说:“我就是拾废品的啊。”

    秋紫云看转移了江可蕊的注意力,也就笑了,本来她还打算让华子建现在把仲菲依也叫过来的,一看着架势,也不敢开口了。

    她们几个人就一面闲聊,一面喝着。

    秋紫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这么兴奋了,喝了这么多酒,摸着脸都有点烫手,心里飘飘的,这大半年来,家庭变故的伤感,悲戚,几十年曲折的经历汇成一种说不清的意绪在心里翻滚,搅拌着,缠绕着,今天她都放开了,好久没这么快乐了,她象一条晾在沙滩上的小鱼,忽然的涨潮让她游回了愉快的水中。

    江可蕊也是一样的,她今天喝的也多,摸着有些发热的脸,她感觉就在一天之前,自己的生活还象一座衰微的古堡,现在那久已锈蚀的大门,突然咔咔地响了,开启了一条缝隙,透过那门缝她似乎看到了向往的森林,弯曲的小径,碧绿的草地,流淌的溪水,远处淡蓝色的山峦。

    华子建呷了口酒,转动着杯子,感慨的说:“生活有时候给我划了一个圈子,说它是命运也行,问题不在于我能否跳出那个圈,而是我要在我的圈子里有所作为,动脑子,艰苦用脑,绞尽脑汁去寻找生活的空隙,象接榫,把生活安排得严丝合缝,很累啊。”

    “吃菜!”秋紫云给华子建加了点菜,自己端着小碗一匙一匙地喝汤。望着对面这个男人,她心情很复杂。

    但细细的品味了华子建的话后,秋紫云拧起了眉头,说:“子建,我感到你怎么有一种很消沉的情绪啊,这样不好,特别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

    华子建放下了手中的被子,笑笑说:“很快,我就不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了。”

    秋紫云眼光一闪:“什么意思。”

    华子建带着一点醉意和放荡不羁的表情说:“我要离开这个圈子了,我准备辞职,和可蕊一起好好的生活,远离纷争,远离斗争。”

    秋紫云就看着江可蕊,她从江可蕊的眼中看到了肯定和犹豫的神情,她又转过头来,看着华子建,说:“你确定你现在说的不是醉话?”

    华子建摇摇头,说:“我没有醉,今天喝的并不多。”

    突然之间,秋紫云一下站了起来,使劲的放下了手中的碗,指着华子建说:“因为你受到了一点挫折,因为你降了半级,你就自暴自弃,开始埋怨,开始退缩了,你还是不是过去那个华子建,你还是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男人你懂吗,就算死也要屹立着死。”

    秋紫云因为情绪有点激愤,脸也涨的更红了。

    ()( 第一秘书 http://www.gcxsw.org/1_1344/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