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重生之青云直上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反对无效
    “你为什么反对,请汤省长说出你的理由来。”冯思哲倒是不急不缓的,他己经看出来,汤成伟失了分寸了,那这种人本就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我。。。。。。”汤成伟反对就是反对,你若是让他说出什么理由来,怕是很难的。所以他是嘴巴张了又张,确是什么都没有说的出来。

    “呵呵,即然大家没有什么意见,那不如就举手表决好了。”看着汤成伟没动静了,冯思哲就是呵呵一笑,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同意,张伟同志本就是交通厅的常务副厅长,可以说对交通厅的工作很是熟悉,这样的同志在进一步,不管是对从政策上来讲,还是对全省的交通工作都应该是有利的。”纪委书记常宁马上就出声支持冯思哲,这也是他们提前就商量好的。

    “这样很好,可以很好的完成工作的延续性嘛。我支持。”省军区司令员金大可也马上进行了支持之意。

    “我也同意,其实之前省组织部也考察过该同志,此同志无论工作能力还是个人操守都是不错的。”省组织部长纪明这个时候也是连忙的表明了态度,他己经看出来了,之所以省组织部的意见没有通过,那就是因为一个问题,便是没有事先的征求冯思哲的意见。没错,论级别和官职此人似乎并不起眼,可是事实上,在州省冯思哲是最具影响力的干部之一,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他是可以和省委书记都扳手腕的人,这样的人能小视吗?他之前己经犯了错误,小视了此人,如今是不能在犯同样的错误了。

    抱着同样的思想,一会的工夫,多数同志都表示出了支持张伟任省交通厅长之意,这样一来,在票数过半之下,张伟的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州省省委常委会就在这样并不协调的气氛之开完了。会议一完事,省委书记关昌孝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道,“冯思哲同志,请会后来我的办公室一趟。”说完,他是起身在秘书的陪同之下率先的走出了会议室。

    接下来省长汤成伟也是气哼哼的离开了会议室,在他的脸色,显然也被气的不轻。在然后才是省委副书记吕显缓缓起身,他在要离开之时特意的看了一眼冯思哲,然后笑了摇了摇头,显然他对于今天冯思哲的所做所为也有些不理解,如此的不给省长面子,这事要传到央去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他不敢深想。

    倒是冯思哲本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压力,一一笑着与众人打过了招呼,然后看着大家都一一离去之后,这才不急不缓的向着省委书记的办公室而去。

    在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关昌孝一看冯思哲来了,马上就气势汹汹的问着,“思哲,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被扣上一个不团结同志的大帽子,这样会让很多央首长都对你有看法的吗?”

    “我知道。”冯思哲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他当然清楚这样做的后果,可是他就是要这样做,他就是要让一些央首长知道,他冯思哲是一个人什么脾气的人,什么个性的人,你可以工作之给他施加压力,甚至是给他小鞋穿,但若是你想在其它方面人为的制造麻烦,那对不起,管你是谁,他都要进行还击的,且这种还击还是据有一定杀伤力的。

    “你知道还这样做?”关昌孝这个时候有些不解了,他了解的冯思哲可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呀。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呀。”冯思哲叹了一口气,似乎他看透了很多事情一般。

    “没有办法?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清楚,你正在努力的向省委副书记这一步迈进吗?这个时候你应该做的就是低调,就是配合大家的工作,而你这样做,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难道你看不到?”关昌孝对于冯思哲最近在忙些什么,他是很清楚的。从个人感情上来讲,他是希望冯思哲可以任州省委副书记的,这样他的权威只会更重,工作压力也会小上很多的,有一个有能力的副手,这可是一件好事情。但从今天冯思哲的表现来看,这是他在给自己制造困难呀,他疯了吗?

    “关叔叔,实不相瞒,我的副书记想法可能就是一个梦了。”冯思哲也不拿关昌孝当外人,即然人家今天都说出了这些话,他也就没有必要的藏着掖着了,有些事情他是应该说出来了。

    “什么意思?”这一会,连关昌孝都有些懵了,他不太理解冯思哲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央并没有让我任副书记的意思,相反我可能就快要从州省调走了。”冯思哲长叹了一声,道出了心的想法。

    冯思哲这样一说,关昌孝心也是一紧,如果说这是真的话,那他必须要早做准备了,现在的州省是由他一手控制的,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冯思哲的功劳,此人打头阵,让他的权威性越来越重,但若是他走了呢,那自己就不得不提前做一些准备了,他要以防州省的地盘被人家给抢了去呀。这一段时间以来,州省己经被苗家列入了地盘之内,如果因为冯思哲的离开,关昌孝没有把这个后花园经营好,那他就无颜去面对苗家人了。

    “思哲,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座下来慢慢说。”感觉到事情重大,关昌孝就请冯思哲会客区里座了下来,然后还主动的递给了对方一支烟。

    冯思哲慢慢座下,然后把心的想法讲了出来。“关叔叔,实不相瞒,我是为做副书记进行了不少的努力,我还请人说动了郭仁政同志把我的材料递到了秦向华同志的办公室,可是这份材料确如石沉大海一般的没有音讯,在考虑到秦天的事情,我想我的下一步工作己经明确了。”

    冯思哲所说不错,他己经从秦向华的态度之看出了一些端倪,那就是很可能自己下一步的工作重任会是去解决秦天的问题,而至于是什么职位他没有想清楚,可有一条,离开州省是一定的了。这件事情虽然没有任何人明确指出,可也是他与德兴民,段云鹏,苗紫涵这几个极具zz智慧的人商量的最终结果,可以说是这几人几乎是同时的想到了这一点,那就说明这件事情弄不好会成真的了。

    “哦,会有这样的事情,那不知道苗老是什么意思?”关昌孝听着冯思哲的疑惑,不禁小心的问着,在他看来,以为这件事情是苗家透的风呢。

    “苗老倒没有说什么,苗部长也没有说什么,可能是他们也在看吧,在事情没有最后确定之前他们是不会表态的,可其实事实己经是明摆着了,想一想吧,那京都有关我的负面报道一事,要说在平时这根本起不了什么波澜,可偏偏的秦向华同志确对此事很关注,这足以说明,他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呵呵,我的副书记之梦也就破灭了。”冯思哲苦笑的摇了摇头,一天天有那么多在事秦向华同志不去管,偏偏的盯紧了这件小事,这己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能做到这个级别的,谁不是人精,冯思哲这样一点,马上的关昌孝就想通了很多的问题。“照你这么说,还真是这样的。只是难道他不清楚你的影响力和人脉吗?如果就这样把你调去管那件事情,如果你不愿意怎么办,要知道对你的工作安排可是牵动了多方的神经呀。”

    关昌孝这样说也没有错,表面上看冯思哲不过就是一个挂着省委常委的副部级官员而己,这样的干部在全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毕竟副部级官员在央真正大员面前也算不得什么的,可冯思哲确是不一样,先不要说他有一个在军界影响力非常大的外公吧,单说己经明确支持他的苗家,还有德兴民,奚美丹,段云鹏等人,另有任家,丁家,而同时他还与段家,包家,古家,奚家,柯家,龙家,祖家等着亲密的关系,这样的人纵然就是秦向华同志想动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

    “是的,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他才没有直接下命令让我去做这件事情,而是一步步试探着来,他也想看看我的想法是什么,反应是什么。如果我真的一力拒绝,他也不会强我所难。”冯思哲点了点头,他己经猜到了关昌孝的想法。

    “那即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像今天的这种做法,不是更会让别人抓住你的把柄,进尔逼着你照着他们所想的去做吗?”关昌孝就有些不解了,即然你冯思哲有这么多的依仗,又何必怕呢。

    “哎,这关叔叔就有所不知了,这个汤成伟是欺人太甚,你知道京都报纸的事情吧,这就是他的秘书高全找人办的,我己经打听清楚了,这是他先犯我,我不能不还击,而唯有用这种方式最为直接,也最有力的可以打击他了,而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那应该可以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吧。”冯思哲也是想的开,如果秦向华真的下定了决心,让自己去为他的儿子擦屁股,那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它的选择了,纵然就是他利用身后的关系改变了这个决定,那他在首长的心目之也会失分的,他还不想这样,当然最主要是他不想看着秦天就这样倒下去了,他很清楚秦天如果都倒了,那对方就会集全部的力量来打击自己,而自己是不是可以扛的住,还要两说呢,所以从某些方面讲帮助秦天也是在帮助他自己。

    感谢周宇19投给鬼才的一张月票,浪子致谢!!!

    ()( 重生之青云直上 http://www.gcxsw.org/1_135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