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25. 传说中很牛叉的十叔
    25.传说中很牛叉的十叔

    有了龙仲祥的帮助,李小凡的心情马上好了起来。好了心情的李小凡色心又蠢蠢yu动了。他很想和童暖暖幽会一次,好好的在chuang上“会战”一次。

    由于刘宇最近看管的比较严,对于童暖暖,李小凡对她已经是“三月不知其肉味儿”了呢!

    童暖暖越出落越成熟妩mei,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保养的白白嫩嫩,犹如八月熟透的桃杏儿,mo一把就会冒水哩!

    李小凡决定,这两天把心情理顺一下,约出童暖暖好好的干一回,过过瘾。

    制衣厂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由于原料无钱支付,过去的关系户纷纷离去,赊进的原料质量低劣,无法保证产品的应有质量,已订货并付订金的老客户纷纷退货,并索要订货款,产品积压越来越多。李小凡到制衣厂后,还不断从外面调人进来,几年里制衣厂增加了300多人,原来安排在房地产开发公司上班的员工,房地产公司关门后全部撤回制衣厂,工资由制衣厂支付,这对制衣厂来说无疑雪上加霜。职工工资无法发放,工人就发牢sao,骂娘,告状,原来秩序井然一呼百应的工厂一下子全乱套了。

    债主像得了传染病似的,一夜之间纷纷上门讨债。工商银行的3000万元贷款,还有利息;工程队说已垫支了1000万;原料户追原料款;制衣客户退货要退订货款;公寓、别墅的购房户要退房还款,因为所有的公寓别墅都没有按合同规定时间交付使用;工人要发工资还要求归还集资款;社会保险所催交养老保险金;更要命的是最后高息借的那1000万,债主都直接找李小凡要钱,因为这些钱都是李小凡出面借的。他们要不到钱,居然动用民间的催债公司,准备着鱼死网破。

    李小凡显然也不是吃素的,敢混成这个样子的人还怕追债公司吗他笑吟吟地说:“我也是烂佬我怕谁”

    樊家坚说:“你犯不着跟他们计较,你欠的是公家的债,有没有钱还是单位的事,你一个堂堂正正的国有企业领导,有必要跟他们来横的吗依我看,你现在最好先躲一躲,看市里下一步的形势如何再说。”

    樊家坚以处事灵活稳妥著称,李小凡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说:“你说得对,债又不是我李小凡自己欠的,我就躲进小楼成一统,谁有本事找市长去。”

    但躲避其实是向债主示弱,李小凡还是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不怕明的却怕暗的,整天担惊受怕。他于是就找十叔了。

    他有疑难知道找盲妹,现在有麻烦也知道找十叔。十叔是个不大露面的中年人,中等身材,喜欢穿件茄克,理个平头,据说他国外的父亲给了他一笔钱,他就在市郊买下一块地圈起来,建成个园子。里面有别墅、网球场、假山、游泳池,鸟语花香,应有尽有。他乐于助人,所以找他的人很多,谁办什么事卡在什么地方了找到他,他会尽力帮,有时一个电话就妥了。

    谁经济上有什么困难,跟他说起,只要他高兴,一千几百元他是不需要还的,一些得过他好处的穷人就让孩子认他做干爹,慢慢地,干爹就是十叔,十叔就是干爹了。公安方面曾怀疑他做白粉生意,但一直找不到证据。

    一天晚上,市缉毒大队要搜查他的园子,在园子外围布防后几个民警爬进去要控制十叔,却看见市长在他客厅里聊天。市长问怎么回事,民警要单独跟市长汇报,市长就生气了,要民警通知他们大队长来。

    大队长委婉地说接到举报,说有人带着摇头丸躲到园子里,想查一下。市长批评他鲁莽,说有什么事应该先跟十叔打招呼。十叔却显得豁达,他让他们查。但缉毒人员只能在一些并不重要的地方看了一下,十叔的卧室,十叔夫人的卧室,还有客厅等好几个地方都没法查。没过几天,市公安局分管缉毒工作的副局长被市里免职,接下来缉毒大队的几个正副大队长也被局里免下来了。

    www。800yule.com

    此后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敢过问十叔的事。戴鼎负责市里的全面工作后,十叔多次打电话要请戴鼎进园子玩,戴鼎推说忙,一直没有去。十叔约戴鼎到巴楚打保龄球,戴鼎说他不会。

    十叔说:“不是吧?你不是跟你女儿去打过吗谁说不会。

    戴鼎惊叹十叔消息灵通。他平时没有参加什么娱乐活动,回家后除了偶尔跟女儿下下象棋,很多时候都是跟妻子葛庆曼到岳父家去。前年女儿提出跟他一起去巴楚打保龄球,他以为女儿喜欢,去了才知道那是女儿特意介绍给他的活动,再也没有去过。后来十叔亲自来到戴鼎办公室,说要帮戴鼎女儿联系出国读书,戴鼎说他没有这个打算。

    十叔感慨说:“现在像你这样的领导太少了。”十叔无可奈何,让戴鼎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告诉他。戴鼎说南海这几年治安不好,吸毒的青少年人多,委婉地提醒十叔在这方面支持市里的工作。

    十叔诉苦说,曾有缉毒人员搜查他的园子,他被误会了。戴鼎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你不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

    十叔在市里各个阶层都有朋友,但只要戴鼎在这里管全面,他心里就不踏实,很多事都不得不收敛些。他近来很少出门,一般在园子里钓鱼下棋,要出门也呆在他那辆宝马上,戴着墨镜,不轻易下车,传说那辆宝马还是防弹的,但至今没有人用枪试过。

    十叔在电话里一听是李小凡要找他,像是多年不见面的朋友要见面,高兴得很,问李小凡在哪里。李小凡说他已经在园子门外。

    十叔赶忙让人开门,自己还到门口上迎接。李小凡给十叔带了两瓶法国人头马,他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洋酒,你留着送朋友行了。”

    十叔一笑说:“我现在只喝这种酒了,国产白酒受不了。”

    闲谈一会儿,十叔问他怎么有空到茅舍来,李小凡就直说了。十叔说:“你知道我是山野之人,现在朋友越来越少了。”

    李小凡说:“十叔这样说,是不肯交我这个朋友了。”

    十叔说:“不是我不肯交朋友,俗话说爹妈生身,朋友长智,只是现在不比从前啊。”

    李小凡深有同感地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这句话让十叔觉得他们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他说:“好在我这辈子没有得罪过什么人,人家一听是我的朋友,还给几分面子,如果有什么事,你可以说是十叔的朋友。”

    李小凡说:“如果人家等我说出十叔的名字,我相信就没事,但万一……”

    十叔说:“要不这样吧,我让一个司机跟着你,他熟悉的人多。”

    当初,十叔给李小凡配的司机就是阎振。

    李小凡问:“不会有人为难我家里人吧”

    十叔说:“这个不要紧,他们要走这一步无非也是抓人质,一般不伤及性命,万一真有什么事,也好说。但这段时间你就少些回去吧,女人外面多的是。”

    李小凡一笑说:“这个没有问题,其实我这么多年也很少在家里过夜了。”

    十叔喝过几杯,话便多起来:“许阿姨身ti还好妈说起来她还算是我的恩人呢。”

    李小凡茫然地望着十叔。十叔说:“许阿姨在妇联做主任时,曾主持公道救过我妈一命,我妈去世时还念念不忘许主任呢,改天我还得去拜望许阿姨。”

    许丽秀做妇联主任时,有一个妇女到妇联去哭诉说经常被丈夫打,许丽秀就出面找她丈夫,威吓说如果他还打老婆,就将他流放到做苦力。丈夫想想就同意跟老婆离婚,出国了。这事许丽秀曾多次跟李小凡和史如馨说过。李小凡有些自豪地说:“我妈这辈子不知为人做过多少好事,自己都记不得了。”

    十叔说:“你回去跟许阿姨说,你就说阿十一辈子感激她。”阿十是十叔的小名。

    李小凡想问十叔,如果没有他父亲在国外支持,他今天会活得这样滋润吗但不好问,他只是问保镖一个月要给多少钱,十叔说:“随你便,一千两千都行。”

    临走时,李小凡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套,说是让十叔给弟兄们喝茶。十叔说:“你我之间就不用客气了,但给弟兄们喝茶,行!”将钱装进自己的袋里了。分手时又给李小凡一个保密电话,说这电话24小时开着,有急事就打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