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44. 野花朵朵开
    44.野花朵朵开

    李小凡说:“等他升官后再同意我转产吗”

    史如雯说:“难道不转产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

    李小凡说:“可是我对看相算命之类一窍不通啊。”

    史如雯说:“你真以为有人会看相吗那都是骗人。要不你找一个相师之类也行,就让他给嵇望德看,到时你这个牵线人也不会没有好处。”

    李小凡说:“如果嵇望德真有这方面的兴趣不妨试试。”

    史如雯说:“听说你经常到盲妹那里去,你不会让盲妹帮帮你吗”

    李小凡茅塞顿开,他觉得自己好糊涂,现成的人怎么不利用利用他突然觉得史如雯是上帝派来为他服务的,当初没有她他就没有机会认识史如馨,现在没有她也许就没有人给他指点迷津。服务小姐jing心泡出来的茶,他们每人只呷了一小口。李小凡埋单后色迷迷地望着成熟妩mei的史如雯问:“我怎么谢你呢”

    史如雯说:“你赶快让人去饭店结账,从来没有人敢欠那么多,就是你搅世蛇了。”

    李小凡说:“明天马上办。”

    史如雯扭头拿包时,xiong部凸现出来。他想,史如馨是越长越像老太婆,而史如雯是越长越像姑娘了,但什么时候能再跟她重温旧梦他跟史如雯是两根曾经交叉过的直线,还有没有机会再交叉呢

    他们坐到车上时,李小凡有些不舍,反正自己没有事,便问是不是再找个地方聊聊天。史如雯说:“跟你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聊的。”

    李小凡傻傻地一笑,觉得现在给她骂也是一种享受。

    “别到处说喝茶看相的事。”史如雯临下车突然叮嘱说。

    李小凡跟史如雯分手后就回了别墅,他准备好好安抚一下安娅娅,昨天她像有点不高兴,而他也累了,并没有动她。可是安娅娅却不在家。李小凡躺在沙发上给安娅娅打电话,安娅娅说可能要迟一点才能回来。李小凡问用不用去接她,她说不用,却没说什么事。

    昨天与安娅娅同机抵达巴楚的田大明说他的公司要找一名办公室主管,问她有没有兴趣,她说早想找工做了,这样闲着太无聊。一个小时前,田大明给她打电话,让她过去一下,她便去了。

    安娅娅回到别墅已经近12点钟,草草洗漱后就要睡。李小凡问:“什么事这么晚”安娅娅闭着眼睛说:“跟一个老乡坐一会儿。我可能到他们公司做一段时间。”

    李小凡感到意外,安娅娅怎么会想到要自己找工作呢他问:“你不愿跟我干了”

    安娅娅问xiao蕉厂的事正式定下来没有。李小凡说还没有正式定下来,但他想不会有问题。安娅娅歪着身子,像是很累的样子,她已经没有说话的兴趣。李小凡说:“其实你不必自己找工作,即使xiao蕉厂最后办不成,我也下岗了,你也不至于到自己找工作的地步。”

    安娅娅说:“我知道你有钱,完全可以养着我,但人如果没有一些事干就会感到不充实。说到你,我直说了,我觉得你不宜搞企业,当然搞国有企业最终不会亏你自己的钱,你甚至还有好处,但这样又何必呢”

    李小凡有些触动,他承认安娅娅没有说错,但要他口头上承认却不太情愿,心里滋味怪怪的。

    安娅娅说:“你现在应该静下来一段时间,什么事都不要干,反正你现在不会缺钱,可以到外地去走走,也可以读点书,思考一下,回顾一下,反思一下。”

    李小凡狡黠地一笑:“你还可以再加一句,忏悔一下。”

    “这样说并没有错,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层,你自己却想到了。”安娅娅说,“你到过的几个工厂,锁厂、船厂、制衣厂,开始效益都不错,结果怎么样我不排除中间有客观原因,但你作为厂长,你能说没有责任吗”

    李小凡说:“我不否认我有责任。不久前市委副书记缪丁秀到制衣厂了解情况,我在会上也主动说我负有责任。但话又说回来,目前国有企业能经营得好的还有几个有人总结说,要么企业下来,要么厂长经理下来,企业只要有几分钱,谁都要伸手,谁也得罪不起。”

    安娅娅想了想说:“你不该再搞什么xiao蕉厂了,不管怎么说,我对你都没有信心了。”

    李小凡问:“我真的让你如此失望吗”

    安娅娅叹一口气,眼泪差点流出来:“你让我失望的太多了。”李小凡问什么事使她这样失望。

    “还用我说吗我回成都这些天,你是怎么过的,居然将女人带到这里来玩,我本来不想说你,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这房子说穿了也不是我的,我算什么东西呢”安娅娅说着忍不住抽泣起来。

    李小凡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冲卫生间发现里面有避yun套,他当时不知道她已经看到了。“你是不是在卫生间里看到什么了”李小凡寻找借口道,“昨天有几个朋友来这里玩,他们在客房里休息,事后我才知道他们在这里干了什么。”

    安娅娅说:“你根本就不应该带别人来这里,是不是担心别人不知道你有房子在这里”

    这句话触到了李小凡的痛处,昨天他也曾经后悔让缪丁秀他们到这里来,他说是朋友的房子,其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安娅娅几次要说出她看见女人从家门口走出去的事,但几次yu言又止,她觉得这种事发生在丈夫身上也毫无办法,何况他们现在这种关系,说了反而双方尴尬。李小凡见安娅娅沉默了,以为自己刚才的掩饰成功了,心里一得意,肉yu就上来,他便伸手mo她的xiong部。如果李小凡没有再说话,默默地要她。她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但李小凡非要耍小聪明,他见安娅娅那么顺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好狠心,让我饿坏了。”

    安娅娅被这句话激怒了,她捉住了他的手:“我今天才知道你原来如此虚伪!”

    李小凡吃了一惊,问:“你说什么”

    安娅娅松开他的手,说:“你说说你这些天玩了几个女人”

    李小凡觉得这问题真不好回答,说没有不是事实,安娅娅也不相信,说了面子就过不去。安娅娅说:“你直说吧,说出来我反而不会怪你,你不说我们的情分也许今晚就结束了。”李小凡知道安娅娅说到做到,如果她知道了他的什么事,他真的不说,她会离开他的。当然,他已经玩了她那么多年,他要找个比她年轻漂亮的也不难,但能找到她这样素质的就不容易了,何况他对她多少有些感情了,一旦失去她他也许会难过的。

    “说啊,几个”安娅娅问。

    7788小说网

    李小凡说:“男人们在一起往往喜欢起哄逢场作戏,我知道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这么长时间你不在,你不知道一个正常男人有多难受。”

    安娅娅说:“你家里不是有一个吗”

    李小凡说:“哪个男人家里没有个女人,可现在有条件的男人谁外面没有老er否则我们今天也不会在一起。”

    “一共玩了几个”安娅娅觉得李小凡还算坦白,说,“我说过,你直说了我不会怪你。”

    李小凡想,是不是昨天晚上她叫门时看出破绽了李小凡说只有一个。安娅娅问:“就一个”李小凡搪塞着:“昨天朋友带过来的,朋友本来是要带给我玩,当时我不理她,后来朋友带着她走了,我关门要睡觉,谁知她又来敲门。”

    安娅娅说:“你不理人家,人家可理你了。”李小凡说:“其实我跟她还不怎么样,你就敲门了。”

    安娅娅问:“你将她藏到什么地方,我回来怎么没看到”

    李小凡说:“她自己躲进楼下的卫生间里,你上楼时她就出去了。”

    安娅娅说:“所以你上来了又下去关门。”

    李小凡说:“其实你并不知道,不过我这人太直,经不起你再三盘问。”

    安娅娅再也没有兴趣跟他说下去了。李小凡开始tuo安娅娅的衣服,安娅娅没有阻止他,他感觉到安娅娅今天情绪非常低落,想说几句抚慰她的话,但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由于她一点不主动,李小凡仿佛面对着一个塑料玩具,一场没有敌人没有较量的战争悄然结束,他突然想起那天袁圆出的游戏题、商成栋说的成语:新婚之夜我——味同嚼蜡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