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46. 叫个女大学生出来玩
    46.叫个女大学生出来玩

    嵇望德有些发愣,十多年来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他不知道盲妹的意思是不可能知道还是不可能告诉他。李小凡在一旁说:“钱是不成问题的。”

    盲妹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什么事都有个主次,你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嵇望德说:“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动”

    盲妹听了一笑说:“其实你一直都在动。”

    “可是怎么动都是留级生。”嵇望德有些急,急了就说出行话来。

    盲妹说:“快了,你很快就得到提拔了。”

    嵇望德真是喜出望外,忙问:“哪个方向呢”

    盲妹说:“向南发展吧,不是今年年底就是明年年初。”

    嵇望德问:“能不能再给我闻闻别的”

    盲妹说:“到此为止吧,我知道你今天不是来找我闻相的,你这人很狡猾,你其实是来了解情况,我一个盲人,不去偷不去抢,要说骗也得人家愿意,你不会把我抓起来吧”

    嵇望德说:“仙姑说哪里话,我也只是个普通的信徒,今天慕名而来。”

    盲妹说:“你一身杀气,半小时前我就闻出来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位先生的面上,我早让人将大门关上了。”嵇望德身上的杀气仿佛真出来了,站起来笔挺笔挺的,不像刚才猥猥琐琐的样子。

    李小凡将一千块钱放到盲妹面前的桌子上,盲妹将钱拿起来递还李小凡笑着说:“钱更不敢收了。”

    嵇望德说:“仙姑就收下吧,如果仙姑赏脸,日后专请仙姑到别处去请教。”

    盲妹双手合十:“不敢当不敢当。”

    李小凡觉得盲妹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就说:“那就多谢了。”

    李小凡上车后看见缪丁秀的车停在一条巷子边上,就故意告诉嵇望德:“你看这不是缪副书记的车吗他会不会看到你来这里了”

    嵇望德说:“不管他,连盲妹都说我是来检查工作。”

    李小凡说:“恭喜你了。”

    “这种话听听就是了,能认真吗”嵇望德说,“如果说资历能力我不会比别人差,就是文凭低了,现在的领导个个都博士了,我还是个本科。”

    李小凡说:“这好办,你给我准备几张相片,我抽空跑一次首都。”

    嵇望德说:“读博士要两年吧,两年后我都快退休了。”李小凡说:“速成班一个月就得文凭了。”

    嵇望德说:“这么快人家相信吗”

    李小凡说:“你学过汽车驾驶吧那些从来没有进过学习班的不是也一样拿正规驾驶执照将档案时间提前就行了。”

    嵇望德就沉默了。

    李小凡办这种事早有经验。几年前他收到从首都寄来的招生简章,简章说可以为那些原来学历偏低又苦于工作忙无法tuo产进修的人分忧,短时间内可以学成毕业,拿到国家承认的文凭。

    李小凡本来是个中专生,一直为没有一张大学文凭而苦恼,可是又不愿到学校去进修坐冷板凳,要是不用考试能得到一张大专文凭真是太妙了!便照着上面的号码拨通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士,自称是招生负责人。李小凡问可以读什么专业拿到什么文凭。

    负责人说:“本科、硕士、博士随你。”

    李小凡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问要多长时间要交多少钱。

    负责人说:“你最好自己来一趟。”

    李小凡第二天便到了首都。负责人还很年轻,虽长得不算漂亮,但颇有学者风度。李小凡当晚请负责人和一位自称教授的中年人吃海鲜。李小凡问办一张文凭要多少钱。教授说就看你要哪一种了。李小凡说要快要好。教授说按正规考试入学然后正规考试毕业的只要两万块钱,但时间最快也得两年。

    李小凡摇摇头然后问:“最快的呢”

    教授说:“要补完全部档案,最快也得一个月。交10万块钱。”

    李小凡问用不用交论文。教授说,论文肯定要交,但不用自己写。李小凡说多花几文钱无所谓,只要动作快就行。负责人让他第二天照相。一个月后李小凡再次到首都,从负责人手中接过一本大红证书左看右看,上面赫然印着两个吓人的金字“博士”,他便有些后悔,不是后悔文凭拿得低而是后悔拿高了,担心说出来别人不相信。

    负责人安慰他说:“我们这里经得起查的,现在读函授自学成才的多了。”

    临走时李小凡从包里掏出两万块钱分别给负责人和教授,说要给他们坐出租车。负责人和教授因为李小凡的慷慨大方而有些不好意思。李小凡走时他们一定要送机,教授还争着提李小凡的行李包。

    李小凡问:“听说现在大学里的女生都喜欢出来玩,是吗”

    教授说:“可以啊,要不今天不回去,我叫一个出来陪你玩玩”

    李小凡说:“这次不了,下次吧。”

    此后李小凡一直没有去过首都。他想,这次去一定让教授安排一个女生陪他玩几天。

    小车进入宾馆门口时,李小凡对嵇望德说:“我每次到首都去,教授都抢着帮我提包。”

    嵇望德说:“那好啊,我明天就给你照片。”

    李小凡知道嵇望德心里高兴,趁机说:“制衣厂转产的事,还得嵇书记多支持。”

    嵇望德半天没有说话,他拉开车门要下车时,突然说:“企业自主经营,请示汇报那么多干什么”

    沉寂了整整一年的制衣厂突然响起隆隆的机器声,但机器声并不来自制衣车间,一辆抓土机首先将西面一处围墙抓出一个大大的洞,然后两辆推土机雄赳赳气昂昂像穿山甲一样从洞口穿进去,在绿色的运动场上划出一道道伤痕。接着又来了几个手持大锯和刀斧的男人,他们是来砍树的。

    不多久,一车车红砖拉进来,跟着就有一大帮手拿砖刀的人在生产区和运动场之间砌围墙。

    制衣厂职工以为是强盗入侵,奔走相告,不到十分钟,cao场旁就聚集了好几十个人,他们问那些砍树的男人为什么来砍他们的树。砍树的男人说是xiao蕉厂请他们来的。制衣厂的职工一一觉得奇怪,xiao蕉厂凭什么砍他们的树。砍树的男人说他们也不知道。职工们又去问推土机司机,推土机司机说他也是xiao蕉厂请来的。职工们就打电话找厂领导,李小凡自然找不到,几个副厂长都说不知道,汪宗曦也说不知道。

    职工便要推土机停下来,要砍树的工人停下来。推土机司机说他们是做工的,谁给钱就帮谁做,要让他停下来必须找老板说。砍树的工人也说,他们停工了问谁要钱职工便挡在推土机的前面,还要抢砍树工人的斧子。这时,几个蹲在cao场边上一直不动声se的青年人跑到职工面前气势汹汹地质问:“你们要干什么”

    职工们说:“这是我们制衣厂的地盘,谁要在这上面干什么先拿出手续。”

    青年人说:“我们只管他们施工不受干扰,什么手续不手续我们不知道!”

    职工说:“没有手续他们凭什么在我们的土地上施工”青年人说:“我们不知道。”

    职工还要挡推土机,青年人便将一个职工抓起来。这时,那些青年人中有人给李小凡打电话说制衣厂有人闹事,李小凡让他问韩志仁在不在,然后青年人就将手机递给韩志仁,李小凡在电话里对韩志仁说:“不错,这块地已经租赁给xiao蕉厂了。我现在在首都,你跟他们说一下情况就行了。”

    韩志仁说:“不行,你一定得回来,听说市领导要找你呢。”

    李小凡说:“没事,市领导知道我在首都。”

    他今天中午才飞到首都,他是为嵇望德送照片。

    这天晚上教授和负责人盛情款待李小凡,饭后教授说有事先走了,让负责人陪他。李小凡觉得今晚负责人的眼光有些异样,像是对他有所期待,但今天的负责人已经不是昨天的负责人,人老珠黄了,无论如何搔首弄姿都激不起他的兴趣,便推说累了要早些睡,负责人也知趣,说:“那你休息吧。”

    负责人出门时李小凡突然叫住她,让她帮联系明天的机票。负责人说:“李老板真忙。”李小凡叹道:“捧着国家的饭碗,身不由己啊!”让那位负责人对他添了几分敬意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