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61. 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
    61.男人可以,女人不可以

    史如馨刚才确实跟樊家坚出去了,但她不敢说。樊家坚从茶中茶出来后给她打电话,说有人送他一盒减肥茶,让她到院门口取。她出去时,他在车上找半天找不到,原来茶还在办公室。她便上车跟着他去取,取了茶樊家坚开着车跟她在街上兜了一圈,才将她送回来。

    李小凡懒得跟她废话,说:“快睡吧,女人睡眠不足容易衰老。”

    “这几个晚上都陪着你ma,哪里睡过觉”史如馨说,“早老了,不老又有什么用”

    李小凡说:“我明天回去,你就有用了。”

    天将亮时,许丽秀一按重拨键,许承功就接了电话。许丽秀问他身ti如何,嫂子及侄女是否都好。许承功则问这边的情况,免不了又提起许建业,电话里好一会儿沉默。许承功说总希望回来一次,但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许丽秀说:“如果身ti还行就回来吧,要迟了二妹恐怕也见不着了。”

    许承功在电话里又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春节前是不行了,看春节后吧。”

    许丽秀知道那是随便说的,她听过多次了,便谈起父亲许建本的衣布坊,从衣布坊说到制衣厂和xiao蕉厂,说到“无门槛”政策。许承功说,如果早几年有这个机会,他就回来了,美国的商业不适合他,可是现在不行了。许丽秀的预感得到证实,便泄气了。人家可不希罕什么“无门槛”政策,说穿了不就是骗人家拿钱来帮你收拾一个破厂吗早心疼白白浪费了不知多少电话费,便客气几句将电话挂掉了。

    第二天,李小凡回到家,许丽秀说:“我都说了,没有什么希望,你大舅父也许走不动了,别说是一个破厂,就是一个好厂给他他也没有能力经营了。”

    李小凡感到很失望,听了半天不说话,然后回了史如馨的房。史如馨懒懒地躺在chuang上,她还没有起床。李小凡坐到她身边,她只往里挪了挪。李小凡觉得有点奇怪,要是往常,只要李小凡一回到房里,她马上跟他亲热,除非她正在挨骂或者是刚被骂过。

    “你怎么了”李小凡觉得心里有一股无名之火烧起来,他将这股火全泼给史如馨了,“这个时候还睡”

    史如馨说:“没有什么事,不睡干什么”

    李小凡一手将盖在她身上的被子掀起来。史如馨只穿着薄薄的睡衣,睡衣印在肥大的ru房上。李小凡问:“昨晚真是mo一条去了”

    史如馨听他这么问,有点不高兴,说:“你说哪里就哪里吧。”

    李小凡说:“我不是问你吗”

    史如馨说:“我不是说了吗”

    李小凡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说:“什么时候学会还嘴了!”

    史如馨眼里的泪像决堤的河水,一下子漫出眼眶,溢到两颊上,再往两边流下。李小凡瞪着她,她却没有看见他瞪她,继续流着泪,他再一巴掌打过去,说:“哭哭,我看你还哭!”昨晚我从院子里出去的时候,看见一辆小车开进来,不会是送你回来的吧”李小凡问。

    史如馨沉默着。

    李小凡说:“你聋了”

    史如馨还在抽泣:“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李小凡说:“我问你呢”

    樊家坚对史如馨一直不错,但他们一般也只是打打电话,她没有对他怎么样,他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史如馨可不好跟李小凡解释这些,她说:“你一年有几天在家,整天跟谁在一起,我还没问你,我出去迟一点回来你就怀疑了,我早怀疑你了!怎么样”

    李小凡说:“不用怀疑,我如实告诉你,我现在正跟一个女人住在南海,我是男人,我可以,你是女人,你不可以,你懂吗”

    史如馨说:“我当初是瞎了眼,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离婚吧”

    李小凡说:“婚我可不想离。”

    史如馨说:“凭什么你这么霸道”

    李小凡笑笑说:“你给我听着,昨晚的事我还没搞清楚,但我放过你这次,不再追究,可从今天起,你要是再有什么事让我怀疑的话,我先用钝刀将你的两坨赘肉割下来喂了狗再说。”说完穿好衣服出去了。李小凡从家里出来要去xiao蕉厂,小车刚进入大门,看见里面一群人围在办公楼前,李小凡知道那一定是来要xiao蕉款的农民了。他调过车头就去了南海。

    安娅娅上班去了,她自去田大明那个公司上班后就每天早出晚归,有时半夜还没回来,李小凡很担心她会跟她的上司有什么事,心里郁郁的,但他无法说服她。李小凡回到别墅,保姆安妈问:“李先生回来了”

    李小凡看看安妈,但没有回答他。安妈也不再说什么,低头拖地板了。李小凡上了二楼,就躺到沙发里。他本来想好好躺一下,但几分钟后他突然爬起来下楼要阎振陪他到海边去。

    阎振将李小凡送到市船厂附近那片海滩,李小凡让阎振在车上等,他说自己下去走走行了。李小凡走开后,有两个人来到小车旁边问阎振有没有火柴,阎振说没有火柴有打火机。那两个人拿过打火机蹲下去后又站起来问:“怎么打不着”

    阎振接过打火机时,那两个人便自己拉开车门上了后座,其中一个将一根绳子套住阎振的脖子说:“你别动,要动就没命!”

    阎振大惊失色,问:“你们是谁的兄弟”

    套绳子的人说:“你别管我们是谁的兄弟!”

    阎振问:“你们认识十叔吗他是我干爹。”

    套绳子的人说:“全世界的人都是他的干儿子,别拿十叔吓唬我们!”

    阎振问:“你们要干什么”

    套绳子的人说:“这跟你无关,我们也不会伤害你,教训一下姓李的就行了。”

    阎振说:“你们要动了李老板,十叔可不客气!”

    套绳子的人拉紧手上的绳子,阎振喉咙咯吱几下再也不敢动了。这时,李小凡正在沙滩上散步,今天的海水跟他认识娅娅那天一样,海鸥也友好地在他的头顶上飞去飞来,他努力回忆着第一次看见娅娅的情景,他记得当时他还蒙她说这里的坏人多,让她小心。

    接下来,往事又放电影似的一件件浮现在眼前,他觉得有时候回忆也是一件美好的事,难怪不少贪官将自己跟qing人上chuang的镜头拍下来放在自己的包里,那一定是想在寂mo的时候回味一下。这时,后面突然有两个人走近他,李小凡听到脚步声正要回头,已经被摁倒了。他们用一根绳子将李小凡绑着,两个人挟持着将他推到水边,其中一个人一脚将李小凡踢了一下,李小凡就跪到沙滩上,另一个将李小凡的头按住,让李小凡喝海水。

    他呛着海水,一副哭腔,但口气很硬:“你们要干什么,你们不知道我是十叔的兄弟吗”

    那个按着李小凡脑袋的人又将他按到海水里,李小凡呛了几口咸水后说:“兄弟有什么事好说,无缘无故绑我干什么”

    话刚落,腰上早挨了一脚。他不知道阎振也被绑了,以为阎振很快就会来救他,见软的不行口气就硬起来:“我的兄弟就在岸上,你们是在找死知道吗”

    那个按脑袋的一用劲,李小凡就咕噜咕噜地喝起咸水来。李小凡再次被提起来时,他求饶了:“兄弟做错什么事你们说啊,我一定将功赎罪还不行吗”可还没说完,就感到脑袋被什么狠狠地敲了一下,两眼金星一闪,就像皮球一样滚到水里,嘴还啃了一口沙。他以为这辈子完了,挣扎一下才知道自己并没有沉到海底,还在岸边,只是手被绑着脚也被绑着,他好不容易才翻滚着让嘴巴朝上,看看那两个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过了很久,阎振跑下来才替李小凡松开身上的绳子。李小凡问他去哪里了,他说他也被绑了。他们回到车上时,阎振要给十叔打电话,李小凡说:“先不要惊动十叔,让我想想这事可能是谁干的。”

    虽然只是饱餐一顿咸水,但李小凡还是很害怕,他上车后一直想着这事到底是谁指使干的,制衣厂的债主,手持白条的蕉农,或是哪个女人的相好叶叶远在首都,彤彤和马妮妮跟他都没有实质性的东西,袁圆没有固定的qing人,史如雯跟他早已经没有关系,安娅娅更不可能,莫非因为昨天打了史如馨,但史如馨怎么会指使别人打他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