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71. 上有铁杆保护伞
    71.上有铁杆保护伞

    嵇望德毫不含糊地说,债务要核,但要快。多少就多少,市政府先承担起来再说,反正“无门槛”政策不能变,我们千方百计招商引资,总担心人家不来,现在来了,一个亿的美金近十个亿的人民币,我们还犹犹豫豫,下一步还谈什么招商引咨?

    戴鼎说签合同前要开个会,跟班子成员商量一下,这毕竟是件大事。

    “开会商量这没问题。”嵇望德说,“现在就发通知,今晚开会,开市委市政府领导联席会行了,明天就可以跟许小姐签合同。”

    戴鼎说:“要不政协人大都一起来吧,让多一些人参加讨论,大家有什么话好在会上说,以免日后有议论。”

    嵇望德说:“也行。”便要樊家坚马上发通知。

    吃过晚饭,嵇望德突然给戴鼎打电话,让戴鼎主持晚上的会议。戴鼎说市四套班子会议历来都是市委书记主持的,除非他不在家。

    嵇望德说:“咱们说好了,今晚就你主持,有什么需要讲的我再讲就是了。”

    晚上8时,市四套班子会议在市委会议室召开。今晚的人特别齐,连人大政协几个平时经常称病请假的副主任副主席都来了。戴鼎主持会议说开场白后,政协一位副主席抢先发言,他说:“要不是今天参加这个会,亲耳听戴市长说,我连做梦也不会想到会有这种事,‘无门槛’政策,说白了就是白送人家两个工厂。”

    人大一位副主任说:“早知如此,我们何必当初”

    缪丁秀瞪樊家坚一眼,说:“我们现在是讨论经济问题,不要将其他文题牵扯进来。”

    人大主任何方达已近六十,对谁都一团和气,所以得以继续做下去,有人说他像面团任人捏,他说不任人捏又能怎么样他说:“按照我的理解,市里实行‘无门槛’政策,目的是引进国外的资金,因为我们自己财力有限,没有钱经营下去。”

    政协副主席说:“我们不是没有钱经营,而是屠夫太多,你看看,南海一个个好企业都给屠夫宰掉了,农机厂,船厂,然后是制衣厂,创办一个企业多么艰难,而屠杀一个企业却多么容易。”

    缪丁秀说:“这些问题等以后有机会召开企业研讨会时再研究吧,现在只讨论制衣厂招商问题。”

    樊家坚说:“‘无门槛’政策其实也不是南海市的发明创造,很多地方在这方面还有更大胆的做法,勇于让利,如果这次我们招商成功了,这个工厂一旦激活,将会带动全市的经济发展。”

    戴鼎说:“下午我让有关人再核一下,制衣厂和xiao蕉厂共欠各种债务亿人民币,除了市里能够冲销的一千三百万,市政府要承担亿。”

    大家叽叽喳喳起来,争论越来越激烈。女副市长看见大家纷纷发表意见,也不甘寂mo:“我们提出要回一点儿土地款也许人家会同意,你们怎么就那么笨”

    戴鼎说:“从长远利益考虑,将工厂让给外商经营对发展市里的经济是有好处的,外商带资金带技术来南海做生意,会带动南海的经济发展,如果这两个厂没有债务或者我们处理这些债务不是很艰难,将工厂送给外商经营不是不可以考虑,但目前这两个厂欠债这么多,要是让市财政承担,三年五年也抬不起头来。”

    人大副主任冲戴鼎说:“这制衣厂早该换厂长了,可不知什么原因一直不换,再搞xiao蕉厂时还继续给他干,这样用人,还谈什么发展经济”

    这句话像一根魔棒,一下子让人回想起许多往事,会议一下子陷入沉默。

    嵇望德刚才一直微笑着听大家发言,听了人大副主任这番话,他笑得更灿烂了,他看看戴鼎说:“我跟戴市长不止一次商量制衣厂的事,我们曾几次要将李小凡换下来,但我们同时还要考虑这个厂怎么办,何去何从可以说,直到今天,我们还想不出一个理想的方案。现在我们正处在两难之境,制衣厂和xiao蕉厂维持现状就死路一条,但一旦出让,就得承担债务,怎么办”

    政协副主席说:“怎么办也不能白白将工厂送给外国人,这等于自己生了孩子用来抵押借钱,然后再借钱将孩子赎回来送给有钱人养。”

    戴鼎说:“如果直接让这两个厂破产,市里目前压力就没那么大,但破产就得拍卖,要外商花钱买,人家就不一定感兴趣。”

    缪丁秀说:“市委市政府在这件事上如果患得患失,肯定不成,既然是改革,就得有阵痛。”

    嵇望德说:“搞改革就是mo着石头过河,下一步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准,一个亿对南海来说是大数目了,但对整个改革来说,就算不了什么。”

    一直沉默不语的泰之川突然哈哈一笑:“我听过一个笑话,说有天早上突然从墓里出来,晨练的人问他不在下面好好呆着跑出来干什么,他说他要修改《资本论》。”

    会议一不小心就变成了理论研讨会。

    嵇望德说:“我原来以为我们班子里的领导平时不注意学习理论,想不到一旦讲起理论来个个都头头是道,都可以称为理论家了。”

    戴鼎说:“是不是想办法拖一下如果还没有正式答应外商,我们能不能不提‘无门槛’政策”

    嵇望德说:“这几天接待外商你都不在,我们已经跟人家说好了,就是‘无门槛’政策,没有退路了。”

    戴鼎说:“如果我们确实没有这个能力,就做回小人吧,到时我出面跟她谈。”

    嵇望德说:“这样好吗此事一旦传出去,就不仅仅是南海的形象问题而是全省甚至国家的形象问题了。”

    戴鼎说:“这事我们也许一开始就急了些,在跟外商谈条件前,如果班子先通一下气,定下一个基本原则,现在就不会那么被动。”

    嵇望德像是自责地说:“我本来要让你出面接待的,但你一直在乡下,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客人来了,没有市领导出面又不好。”

    但不高兴溢于言表。

    大家见嵇望德这样说,都不吱声了。戴鼎看看嵇望德说:“我觉得只要没有正式签合同,都可以再跟外商商量,因为这是市里的事。而不是个人的事。我们说班子意见不统一,我想外商会理解的。”

    嵇望德说:“戴市长讲的也有道理,工厂是我们的,只要合同一分钟还没签,我们都可以反悔,但是目前我们是有求于人家,千方百计要招商,而不是人家非要来。制衣厂xiao蕉厂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已经没法再维持下去了,如果不采取这样一个方式就死定了。”

    戴鼎说:“大不了破产,破产了工人可以优先得到补偿,市财政也不用背包袱。”

    嵇望德说:“可是破产就意味着南海一下子失去两个工厂,而给外商经营则完全是另外一番景象,很快就有两个朝气蓬勃的甚至更多朝;气蓬勃的厂在南海出现。”

    缪丁秀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毫不犹豫地站到嵇望德一边,便说:“这种事怎么说都说得过去,既然嵇书记的态度这样明朗,我们还是多听听嵇书记的意见吧。”

    嵇望德看一眼缪丁秀,递去赞赏,他说:“这毕竟是探索,一下子确实没法争出个高低来,但大家探讨一下有好处,所以今天开这么大型的会议讨论。我们做工作要有长远眼光,尽管目前我们是吃亏了,但从长远看,我们并没有吃亏。你想想,

    只要合同一签,外商就得从美国拿一个亿美金来南屏,接下来,可能他们还要办其他厂,这样就会带动一大片。”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制衣厂和xiao蕉厂的所有债务,全部记到市财政的名下。戴鼎问制衣厂里的几百职工怎么办。一直不发言的泰之川突然笑起来说,你是市长还问怎么办,谁知道怎么办

    嵇望德说:“这事具体由戴市长安排吧。合同一签,职工就得搬家,首先要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同时要妥善安置好他们,让他们有地方住,各得其所。不要又造成,影响南海市委市政府的形象。”

    会后樊家坚对嵇望德说:“嵇书记你真有耐心。”

    嵇望德说:“这么大的事不让大家说话怎么行!”

    樊家坚想,明明是自己要做的事也非要兜几下圈子让别人去讨论,搞政治像嵇望德这样肯定不会树敌。他说:“如果所有一把手都像嵇书记这样民主,中国的事就好办了。”

    嵇望德说:“这叫做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