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升迁不定访仙姑
    86.升迁不定访仙姑

    嵇望德喝过几杯话就多起来,他说他在南海任书记的这几年,南海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政治事件,现在的地方领导,任职期间这个地方没有发生什么大的事件,就算成功了。

    李小凡见嵇望德高兴,他也跟着高兴,两个人都放开喉咙喝,不知不觉竞称起兄弟来。李小凡想其实他和嵇望德都是在史刚那里出道的弟子,假如史刚当初按规定让嵇望德回城,假如史刚没有阻止李小凡回南海,假如史如雯跟嵇望德没有什么故事,假如史如雯收完资料没有让他陪着在小河边散步……现在情况会怎么样呢想到这些,脸上就出现怪笑。

    嵇望德不知道李小凡在怀旧,他正考虑自己提拔后南海的班子问题,他问樊家坚是否可以当副书记李小凡说樊家坚太滑。嵇望德说:“办公室主任不滑怎么当得下去”李小凡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司机有些酒量,但平时不怎么喝,嵇望德今天激动了就要司机帮他喝。李小凡问司机:“你行不行”

    司机装傻说:“不怎么行,但嵇书记让喝只好喝了。”

    嵇望德说:“你喝吧,要是醉了我来当司机你当书记。”

    司机的酒量很大,一下子跟李小凡连喝三杯还神态自若,李小凡就不再跟他喝了。散席后嵇望德直奔省城,李小凡反复问司机行不行,如果不行就先休息一下。司机笑笑说,没事。嵇望德说:“看来你是没机会当书记了。”

    从南海到省城是一条笔直的高速公路,嵇望德因为兴奋,不时跟司机谈南海的经济发展,司机也有些兴奋,大赞嵇望德在南海的业绩,拍嵇望德的马屁。小车开出南海100公里处的一座长桥上时,前面一辆小车被货车撞了,小车横在桥中央。嵇望德发现前面的事故吓得叫起来:“快刹车!”司机一点儿也不慌张,点刹几次车停下来,离横在前面的小车还差整整一米。嵇望德惊魂未定,说:“看来你还可以再喝。”

    话音刚落,他们的小车就被后面一辆大型载重货车推向右边,铲平铝合金栏杆,抛出桥面,飞向江中。轿车在空中翻过来,司机没有系安全带,被甩出车外,脸上被刮破了点皮,嵇望德因为系了安全带,安全地随小车沉到了水中。

    地委办几次打电话问樊家坚嵇望德几点到省里,怎么还不见人。樊家坚觉得奇怪,便直接打嵇望德手机,电话里说用户关机,便打司机的手机,也打不通。不久,市委办一个秘书跑到樊家坚面前,说刚接到报告,嵇望德出事了。

    樊家坚和商成栋赶到出事地点时,嵇望德刚被捞上来,但已被浑浊的江水泡了将近一个小时,司机正坐在嵇望德尸体旁边流眼泪。一个站在桥上的路人问淹死的是谁,那么多人来看。有人回答说:“好的书记。”嵇望德生前喜欢说“好的好的”,有人背后称他“好的”书记,但又补充一句:“只要提前(钱)来什么都好的。”

    商成栋问樊家坚:“彤彤一旦知道嵇望德出事,她是高兴呢还是悲伤”

    樊家坚不知道嵇望德已经跟妻子离婚,正准备去澳大利亚旅游结婚,钱几乎都拿在彤彤手上了。他问:“你怎么想起彤彤了”

    商成栋说,彤彤已去了澳大利亚,正等待着下个月嵇望德飞过去跟她一起度蜜月,此时彤彤也许正在海边欣赏着迷人的风光呢。樊家坚感慨自己孤陋寡闻。这时,省委组织部一个处长直接将电话打进樊家坚的手机,樊家坚告诉处长,嵇望德在赶往省城的路上出了车祸。

    处长在电话里叹一口气,问:“怎么就那么凑巧”

    原来,省里通知嵇望德到省委组织部并非为提拔谈话。省纪委和地区纪委已经掌握了嵇望德的违纪事实,决定对嵇望德实行“两规”,借省委组织部的名义通知,谁知就出事了。

    地委研究南海市委书记人选时,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康可来说戴鼎合适,组织部长邬友却坚持让李小凡上。康可来说戴鼎一身正气,工作深入,很得民心。邬友说戴鼎群众基础是不错,但思想保守,缺乏开拓精神。康可来说李小凡工作不够踏实,告状信很多。

    邬友说李小凡是改革型干部,有人告状纯属正常。行署专员桑甚支持邬友的意见。桓海山赞同康可来的观点,他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戴鼎用错了,出什么问题,我向省委辞职。”

    桑甚想不到桓海山态度如此坚决,一时不知如何说话,呆呆地发着愣。后来邬友打破沉默,他说:“如果戴鼎任市委书记,那就推荐李小凡为市长候选人吧。”

    桑甚马上附和邬友的意见。康可来说李小凡任副市长时间还短,群众基础也差。桓海山说要从地委机关选派干部下去。议去议来,最后双方都让步,决定提名缪丁秀。同时根据省委组织部的意见,推荐大吴县县委办主任牛牛为南海市政府副市长候选人。

    樊家坚得知这个消息立即打电话告诉李小凡,当时李小凡正躺在别墅里出神。樊家坚说:“戴鼎早就该做书记了,缪副书记有能力,口碑也不错,市长非他莫属。”接着还哕哕嗦嗦说了一大堆废话。

    李小凡根本没有心情听,心里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挂掉电话后他就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浑身无力,仿佛得了一场大病。晚上,他自己开着车要到外面吃东西,他肚子饿了。但在街上转了好久也没想好要吃什么,自己一个人进大宾馆没有意思,自己一个人坐路边大排档更没有意思。后来他的车就不自觉地上了回南海的高速公路,直接去了盲妹家。

    盲妹的母亲已关上铁门,看到小车停在门口,便在门里探头问找谁。李小凡让她开门。盲妹母亲不认识李小凡,她说:“仙姑也许睡了,要不明天再来吧。”

    李小凡说:“麻烦你上去通报一下,就说市政府一个姓李的来拜访她,如果仙姑不方便就罢了。”

    盲妹母亲下来后没有说什么就给李小凡开了门。李小凡径直上到盲妹的闻相室,盲妹已经坐在位置上等着他了。李小凡问:“仙姑这么晚了还没有睡,是否知道我要来”

    盲妹说:“我知道有贵客要来,但并不知道是你。”

    李小凡说:“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晚还来找你吗”

    盲妹说:“你遇到烦恼事了。”

    李小凡说:“什么事,你闻一下看。”

    盲妹重新点上香,沉吟半晌才说:“市长挪位置了,原来准备让你接班,现在却换了别人,是吧”

    李小凡微微一笑。盲妹问:“你才是当市长的料。”

    李小凡说:“仙姑知道,我这个人是知恩图报的。”

    盲妹说:“有些事得自己悟,有道是天机不可道破,否则要挨师父骂的。”

    李小凡说:“我这人悟性太差,还请仙姑点拨点拨。”

    盲妹不说话了,低头从旁边拿起一个纸人放进焚炉里烧。李小凡以为盲妹这个动作可以替他消除烦恼,说:“太谢谢仙姑了,仙姑以后在南海这块地方需要办什么事只管说。”

    盲妹待纸人烧完,说:“看来你真是悟性不高,俗话说一山不可有二虎,俗话又说,调虎离山,你看过三国吗”

    李小凡还是没能明白盲妹的意思,眼巴巴地望着盲妹那张被香火熏得有些发黄的脸。

    “厂可以卖,人不可以卖吗”盲妹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李小凡离开盲妹的家,心里还是烦烦的。小车路过他家院子门口时,他将车开进去了。他想,今晚就在家里睡吧。

    史如馨已经睡了一会儿,听到门口有响声马上醒过来,她知道一定是李小凡回来了,心里未免有些兴奋。

    李小凡走进房间问:“有什么可以吃的吗”史如馨不知道李小凡还没有吃晚饭,以为他是为她而回,搂着李小凡让他吃她。

    李小凡将她的手推开说:“我还没吃晚饭呢。”史如馨松开他,说:“饭菜都放进冰箱了,我要热一下。”

    史如馨到厨房热饭菜后,李小凡就躺在沙发上发呆,他突然明白盲妹的意思了,调虎离山不是让缪丁秀走人吗但有什么办法让这只老虎离开南海,工厂可以卖,人不可以卖吗想到卖人,李小凡有些害怕。他知道采取这种方式毕竟走了极端,万一出事怎么办,一切都会失去,包括生命。史如馨很快将热好的饭菜端到房里的茶几上,李小凡也只是吃了几口汤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