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市长这把交椅没坐热
    99.市长这把交椅没坐热

    许继东说:“表哥你可要坚持住啊,人大代表好不容易才把你选出来,你还没坐热市长这把交椅就病了,你不觉得遗憾吗”许敏拉拉许继东的手不让他再乱说。汪宗曦正好也来看李小凡,李小凡脸上的微笑突然收敛了。李小凡不希望看见他。

    许敏走进医生办公室问李小凡的事情,医生说,不是太好治疗。

    许敏再走进李小凡病房时眼睛有些红,再站一会儿就出来了。汪韬他们也跟着出来。许继东说:“我们家族的人临死前总要兜圈子,李市长没有机会兜圈子了。”

    许继东他们走后,李小凡突然问史如馨,葛庆曼送来的药粉是否还有,他说他要吃。史如馨从病床边的抽屉里拿出药粉冲进开水,他等不及凉就吃,几乎将嘴唇烫起泡,吃完后还要史如馨再给他冲一包。

    戴鼎指示公安局秘密拘捕阎振,最后在阎振出境时将他抓了起来。但突审阎振之后要抓十叔时,十叔已经没有踪影。公安局长垂着头跑到戴鼎办公室向戴鼎检讨,说他没有安排人对十叔进行监控,让十叔逃掉。

    戴鼎说,如果你跟十叔有什么瓜葛,那就赶快自己说出来。公安局长委屈得又是抓头发又是扯纽扣,说公安内部确实有人跟十叔搅在一起,但他历来很清醒,跟十叔没有任何关系。

    戴鼎说:“我没有怀疑你,所以让你抓这个案子。十叔现在被关在地区看守所里,你去问问他,他后面还有谁吧。”原来戴鼎早担心十叔逃跑,要求地委书记桓海山安排地区刑侦大队的民警布控,在十叔要从越南边境出逃时将他抓了回来。

    公安局长叹一口气说:“我这个局长该让戴书记你来当了。”

    戴鼎不无得意,但他只是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先审审十叔吧,好戏还在后头呢。”

    戴鼎建议地委对李小凡采取措施,桓海山不同意,说人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折腾他干什么呢再说现在腐败案件不断增多,也有损党的形象,能不张扬就不张扬吧。

    戴鼎说,那是我们对自己信心不足。他说,我们的一些领导总担心人家揭露阴暗面,总怕媒体曝光,这反而给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可乘之机。事实怎么样就怎么样,其实脓疮不开刀反而痛的时间更长。难道还怕党内出现几个腐败分子吗发现一个清除一个,队伍就越来越纯洁了。

    古人说过,邦有道,则危言危行,有人敢讲真话是国家之大幸。现在不少领导都是叶公,反腐败只有口头上讲讲而已,一旦让他自己廉政他就受不了了。经济发达地区、条件好的部门谁都争着去,贫困地区、条件差的部门谁也不愿意去。谁说他风格高让他到穷部门去坐坐冷板凳试试,谁说他有本事让他到贫穷地区去带领群众改变面貌看他去不去

    桓海山说:“好在大浪淘沙,一批批沙子被冲掉后,剩下的含金量将会越来越高。”

    到许氏找麻烦的人越来越多。许敏给戴鼎打电话诉苦,戴鼎马上到工厂看望她。戴鼎说当初他是不赞成无偿将工厂给她,但既然给了,就全力支持,让她的投资得到应有的回报,为南海经济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许敏问戴鼎需要什么条件。

    戴鼎觉得奇怪,他说:“这还要什么条件这本身就是我们的人不对。”但又说,“你招用工人优先安排原来制衣厂的下岗工人就行了。”

    许敏说:“他们不知愿不愿意管理蕉林,如果愿意,我可以从蕉农手里承包过来,让所有的下岗工人都有班上。”她说现在蕉农自己管理太粗放,产值不高。

    戴鼎说:“那就先谢了。”

    几天后,市里召开领导干部大会,戴鼎说:发展经济,第一要做到不扰民。不扰民首先要让群众有一个相对自主的生产生活环境。不要强调农民种什么,怎么种,现在的农民都很聪明,他们知道怎么赚钱。

    必要时也只能引导,不要再搞发文件分任务那套。分任务种甘蔗种香蕉,我们教训太深刻了。其次要进一步解决乱罚款乱收费的问题,尽快出台收费公示制度。现在是该收的往往收不上来,不该收的却非要收,堂堂正正的国家税收大打折扣,一些部门的交差收费却屡禁不止,老百姓苦不堪言。

    外商接手经营制衣厂香蕉厂后,我们地方不少部门不少干部向人家伸手,而且越来越厉害,稍不如意就给人家设置障碍。我们千方百计招商引资,可招来的商人却呆不下去,我们还谈什么发展经济第二是保平安。要加强治安管理,保一方平安,让人民群众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生产环境。

    尤其是要严厉打击各种刑事犯罪活动,包括黄赌毒,黄赌毒是社会一个毒瘤,常常引发抢劫偷盗、**杀人。群众的生命财产都得不到保障,还谈什么发展公安局在这方面责无旁贷。公安局要真正做到为民保平安,而不是像老百姓讽刺的那种扰民局。戴鼎说着点了公安局长的名,问他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市里将尽力给他解决。但是,如果今后南海这个地方黄赌毒还治理不好,治安还这么差,到时他就得面对群众做出解释。

    十叔被抓的消息在南海传开这天,上千群众在大街上敲锣打鼓庆贺,最后将一幅写着“为民除害”的横幅挂到市政府的大门口上。

    审问十叔是一件十分头痛的事,他一会儿装聋作哑一会儿说什么也不知道,几天下来毫无进展。幸好广州那个卖设备的小青年因为贩毒出事了,他自己供出来给了桑甚和邬友每人20万元,说是十叔牵的线,才打开了缺口。省纪委当机立断,对桑甚和邬友实行“两规”。

    李小凡的病出现了奇迹,吃了中药泡制的珍珠粉末后,他拉了几次肚子,但胸口不感到闷了,皮肤、指甲流出的黄水慢慢少了,身上虽然觉得累,但那仅仅是累,他已经可以自己起来活动了。他让史如馨再冲些珍珠粉末给他吃,史如馨说没有了。

    他要史如馨给戴鼎的妻子葛庆曼打电话。葛庆曼一听吓一跳,10包药粉可以用一个月,怎么不到10天就用完了。史如馨只好直说,李小凡多吃,已经拉肚子了。

    问多少钱一包,要再买10包。史如馨听说300块钱一包,放下电话即问李小凡怎么那么贵。李小凡说,合浦的天然珍珠粉就是3000块钱一包也不贵。虽然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可看不出他有多少高兴,实际上他是越来越伤感。

    三舅父死了,父亲死了,女儿被抓了,母亲为缪丁秀为他为紫春不知折磨成什么样子,想想人在得志的时候都太轻浮太浅薄,真是得意忘形,谁曾想竟会有这一天……女儿和阎振会不会供出对他不利的事,下一步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听说史如雯要出国,她这辈子真的不认史如馨这个妹妹吗嵇望德“好的好的”地到上帝那里报到去了,娅娅永远离开了他,袁圆嫁了商成栋,匡小碧知道他病了却没有回来看她……李小凡真是感慨万千!

    商成栋告诉李小凡,桑甚和邬友已经被“两规”,李小凡听了突然两眼发直,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得知李小凡的身体基本康复,汪宗曦便跟史如馨提出要将许丽秀已去世的事告诉李小凡。自从李小凡被隔离监护,关心他的人就越来越少,倒是汪宗曦经常给他送东西,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史如馨现在才有切身体会,她一次又一次对汪宗曦表示感谢。

    汪宗曦淡然一笑说,他母亲是小凡的姑姑,他跟小凡本来就是表兄弟。史如馨早知道这层关系,但许丽秀和李小凡这么多年从来不认汪宗曦这家亲戚,现在汪宗曦居然能这样对待李小凡,她真是百感交集。

    李小凡听说母亲已去世,脑袋突然一晃,脸霎时变得惨白,一串眼泪无声地滚落下来,掉到洁白的床单上。护士忙将他扶住,过了许久,他的情绪才慢慢平稳下来。他提出到殡仪馆去瞻仰母亲的遗容,就是只看一眼也行。

    汪宗曦替他请示领导,找戴鼎。然后跟戴鼎及地市公安民警一起陪着李小凡到殡仪馆去。李小凡显得从来没有过的激动,在去殡仪馆的路上已泣不成声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