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好姑娘真漂亮
    好姑娘真漂亮

    牛局长道:“丛主任,丛团长,你要是看得起我牛,牛某人,就再喝了这一杯!”

    丛山儿听了“看得起”这句,便摇头晃脑地道:“牛局长,你太客气了。我看不起你我怎么敢看不起你我,我丛某人算个什么我,我什么都不是……”

    李小凡觉得丛山儿有点不太对劲,轻轻地往他腿上扭了一把。丛山儿感觉到像是一只蚊子咬了他一口,拍了拍大腿道:“我,我不是什么主任,也不是什么团长,我,我只不过是来揩点油而已。”

    李小凡吓出了冷汗,李小军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料,却听牛局长道:“丛主任,你,你说得好。你不是什么主任,告诉你吧,我,我也不是什么局长。我们都一样,都是混饭吃的。来,就冲这句话,咱哥们儿再干了这一杯!”

    丛山儿实在不习惯于当官,听了牛局长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局长,这才感到有点踏实,便举起酒杯道:“好,大家都混饭吃,大家都骗饭吃。好,说得好。来,我们干了这杯!”

    李小凡用餐巾纸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着对牛局长道:“牛局长,我们丛主任喜欢开玩笑,你可别把他给灌醉喽!”

    牛局长道:“好,这样的领导好。小李啊,说句心里话,我,我见过这么多的上级领导,就数这位丛主任好,他平易近人,他不摆架子。他看上去像个官,又不像个官。这样的领导,现在不是太、太多,而是太、太少。”

    牛局长也不听人家说什么,叫过服务小姐道:“来,小姐,今天我老牛喝高兴了,来,再拿一条大中华来,这是专给我们丛、丛主任的!”

    丛山儿接过香烟,道:“太客气了吧”

    牛局长挥着肥嫩的大手道:“没事没事,拿去拿去。”

    李小凡没等牛局长说完,早就从丛山儿手里接过香烟,把它放进了手提包里。

    大家喝得差不多了,牛局长对办公室主任道:“老孟啊,晚上的活动,你给安排一下,是不是给洗个桑拿,或者请几个漂亮点的小姐陪他们跳跳舞。”

    丛山儿点了点头,二李忙道:“牛局长真是太客气了!”

    牛局长道:“没关系,玩开心点嘛!我晚上喝多了,只好失陪,我就委托老孟代陪了。另外,明天要看哪些地方,要到哪几个地方去玩一下,都由老孟陪吧。”

    老孟让驾驶员拉着三位领导去洗了桑拿,然后,又去县城里最好的舞厅里跳舞。丛山儿喝多了点,李小军和李小凡还比较清醒,所以跳起舞来还十分卖力。特别是李小凡,对县林业局派来的两位小妞十分满意。其中那个叫小琴的,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这种人才真是在省城里也不可多得。李小凡一曲接一曲地搂着她跳,简直是爱得不得了。

    小琴是位林业学校毕业的中专生,现在县林业工作站工作,她一心想调往省城,对面前这位省林业厅来的大人物,恨不得能马上嫁给他才好。

    李小凡知道了小琴的心事,便全心全意地讨好她。两人可谓是情投意合,一见钟情。第一个晚上两人就亲了嘴,到了第二个晚上,李小凡还把她拉到床上匆匆忙忙地睡了半个小时。俗话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小琴自从把青春送给了李小凡,便整天与他难舍难分。以至于李小凡要去山区考察毛毛虫,去风景区游玩,她也一定要跟着去。好在李小凡极力举荐,办公室主任老盂便同意带上她去了。

    三位领导到几个林区转了转,看了些毛毛虫,但说不出什么道道儿。只有李小凡说了句:“问题不大,但要从小抓起,防止病虫蔓延。”丛山儿接过来重复了一遍:“对,要从小抓起,防止蔓延。”

    老孟在笔记本上装模作样地记下了这两句话,就下了山。剩下的就是带他们去县里几个重要的风景区玩了玩,再就是吃吃喝喝,最后每人送上一袋纪念品。

    李小凡要老孟帮助拨通南山县林业局的电话,让他通知对方考察团到达的时间。然后就是叫北山县林业局的车子把他们送到南山县。临走前,小琴姑娘急乎乎地赶来送行,李小凡说过段时间会打电话来的。只见小琴偷偷地给他塞过来一封信,眼里红红地,不等泪水掉下来,就扭转**小跑着走了。

    接下来,毛毛虫考察团依次考察了南山县、西山县、五峰县……几乎用了个把月时间,把十几个林区县都走了个遍。可谓深入基层,工作细致。至于收获,李小凡在笔记本上作了粗略的统计,各县送来的香烟及礼品价值约两万余元,他们在晚上偷偷去市场上削价变卖,共得人民币一万八千余元。

    小琴姑娘自从将那封充满情爱和血泪的情书送给李小凡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李小凡的半点音信。她苦苦地等了一个多月,实在无法忍受煎熬了,便跑到省林业厅去找他。一问才知,省厅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倒是办公室林主任想起来了,原先曾经雇用过两个临时工,都姓李的,会不会是他们。

    小琴姑娘的泪水引起了省厅领导的高度重视。他们到各县了解了一下,发现基层林业局的领导都被蒙骗了。经过调查得知,此时,毛毛虫考察团正抵达云山县。

    李小凡和李小军二人在招待所因喝酒太多而进了厕所,等他们出来时,听到了楼下丛山儿的叫声。他们偷偷一看,不好,是一个穿制服的公安人员把他扭住了。另两位公安正向他们冲过来。

    李小凡反应特快,他早就趁刚才上厕所时发现招待所下面的围墙了。于是,他拉着李小军重新返回厕所,纵身跳上了围墙,然后又跳到了大街上。两人拦住一辆出租车,开出十几分钟,又换了一辆。这样几次一换,终于安全地离开了云山县。

    李小凡认为自己在本省呆下去可能要出问题,不如到邻省去发展。

    现在,他们已经有了两万多块钱的现金,亏得那天带在身上。李小凡分给李小军几千块,说余下的今后做生意要用的。李小军道:“可怜我那表哥,这回可就惨了。”

    李小凡劝道:“你也别太伤心,他们不会拿他怎么样的,最多关上十几天,放他回去务农罢了。法律这东西我懂一点,你就放心吧。”

    李小军道:“他跟我们干了个把月,一点钱都没捞到。我们是不是给他家里寄点回去”

    李小凡白了他一眼道:“这怎么行你不是自找麻烦么公安局一查我们寄信的地址,我们不就完蛋了么再说,这点钱我们将来还要派用场呢。我们到了外省,人生地不熟的,没有钱怎么能有所发展呢。你表哥的事,今后我会想办法的。”

    邻近的那个省靠海,在全国也比较发达。李小凡很快就发现,这里的文化气氛很浓,在这个省里,搞文化能赚钱。他们在一户偏僻的山脚人家租了一间房子,然后。就带上几首当年被退回过无数次的小诗,专程去了一趟省文联的《百合文学》编辑部。

    百合文学》的诗歌编辑姓方,三十六七岁的年纪,看上去冷冰冰的,说起话来更是让人觉得虚伪。李小凡掼过去一包大中华,方编辑的态度才稍稍有了点暖意。他把李小凡的几首诗匆匆地浏览了一遍,高深莫测地道:“你的这些诗,还浅了点,有点像歌词。作为我们《百合文学》这样的一流刊物来说,是不可能上的。”

    李小凡回去又写了几首,先后来了四五趟。方编辑都给他找些李病出来,似乎有永远也不给他一点希望的意思。但他每次看到李小凡掼过来一包大中华,嘴角就流出一丝笑容。有一次,他一边抽着李小凡给点着的大中华,一边陶醉地道:“这个香烟不错,我就爱抽这号烟。小李啊,我看,你的诗其实是写得不错的,但我们这里比较难上。我劝你不必写诗,我已经看出来了,你的公关水平不错。我看你是不是帮我们《百合文学》拉点广告,到企业去搞点赞助来,帮他们写点报告文学。你看怎么样”

    李小凡对方编辑的这个主意倒是挺有兴趣的。他便问道:“怎么去拉广告呢我可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呀。”

    方编辑道:“没关系,我看你准行。你只要让企业家赞助个五千、六千的,当然,一万、两万就更好了。然后采访一下,替他写篇报告文学,这种文章最好写,也不需要太高的水平。你拿一本杂志回去,照着样写就行。我们除了给你百分之二十的回扣外,还要给你的报告文学发稿费标准是每千字三十块。怎么样”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