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混的牛叉哄哄
    128.混的牛叉哄哄

    乌沙回来向市委书记老董汇报了李小凡的愿望。并说:“李小凡当开发区主任是适合的,只是,他既不是党员,也没有干部身份。”

    老董道:“他的身份不行啊,一个私营企业的老板来当开发区主任,违反我们的人事制度啊。”

    乌沙道:“人家身份特殊嘛,是不是可以特事特办呢”

    老董考虑了好一会儿,道:“我看是不是采取个变通的办法。免去小唐的开发区主任职务,让他干专职党委书记。开发区主任这个位置暂时让它空在那儿。与开发区平级的不是还有一块开发总公司的牌子么我们就聘请李小凡任开发总公司的总经理,职务也是县处级。那么事实上呢,他就是行使了开发区主任的职权。人家万一问起来我们也有个交代,你看怎么样”

    乌沙不无奉承地笑道:“董书记,您真有办法啊!凭我的这只脑子,还真想不出这么好的招数哩!”

    南昆国宾馆每天总是那么热闹,生意总是那么好。

    最豪华的餐厅都在二楼和三楼,但是,还有一个地方其实也不错,那就是宾馆西侧的高干房的小餐厅。高干房是那些高级干部或者带有秘密任务的特殊人员住宿的地方,一般人不能进去。那个小餐厅就是为他们特设的。但平时来人并不多。

    今天在这里用餐的,就有几位特殊又不特殊的客人。

    做东的是一位肥肥胖胖的老头,他就是本市原任市委副书记、现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劳宜帮先生,他请的客人就是最近在本市政治界非常走红的实力人物李老板李小凡先生。

    李小凡今天特地带来了他的“小保姆”阿娇,而劳宜帮呢,也带了位年轻白净的小蓝姑娘。这小蓝姑娘看上去很听话,真不知道与这位年近六十的劳主任究竟是什么关系。

    劳宜帮道:“李老板,今天搞到这个地方还真不容易,我可是动了点歪脑筋才办成的。开始他们死活不答应,后来我说今晚省人大主任要陪全国人大法工委的同志来吃饭,吃完饭就走的。他们这才答应把这个地盘让给我。嘿,这帮龟孙子,你不想点法子还真指使不了他们哩!”

    李小凡没想到这位和和气气的劳主任还有这等手段,为了请自己吃饭,并且不让旁人打搅,他还真是下了功夫。

    劳宜帮敬了一杯酒道:“唉,李老板,我当初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不是个普通人,你长得这么清秀,这么有涵养,我就知道你从小就生活在城市里,而且受过良好的教育。”

    李小凡听了就想笑,因为他只在山沟沟里念过五年的小学。于是就信口道:“您过奖了,其实我受过的教育并不多。”

    劳宜帮怕自己吹歪掉,便改口道:“我说的教育不光是学校教育,我指的是良好的家庭教育。看你的风度和气质,就知道你的家庭不同一般。”

    李小凡又笑了,他想了想自己那两位至今还在山沟沟里扛锄头的老人家,便笑道:“是啊,我的家庭的确不同一般。”

    劳宜帮拍了拍小蓝姑娘的大腿,道:“你看你看,我说的没错吧”

    小蓝羞羞地道:“嗯,劳主任真有眼力啊。”

    劳宜帮喝了几口后,很神秘地对李小凡道:“李老板,你肯定知道了,你那个开发区总经理的事情已经批下来了。这个总经理,其实就是开发区主任。这可是我们南昆市最肥的一个位置啊。”

    李小凡举杯笑道:“得感谢劳主任关照啊!”

    劳宜帮碰了碰杯,道:“是啊,为了你这事,我也没少费劲。现在不当书记了,不参加书记办公会议和常委会了,可在人事问题上。他们还得征求我的意见。不然,我们人大常委会顶起真来可是件麻烦事。有人说你当开发区主任不行,我说怎么不行,你们常委会定下来,拿到我人大来讨论,保证他通过就行!”

    开发区主任属于政府序列正职,需要人大通过。而开发总公司的总经理则不需要人大通过。因为,市委说李小凡是个经理,而且只是个聘用干部,就不需要交人大讨论了。李小凡知道这事主要不是劳宜帮的功劳,但是听他这么说,好像真是功劳很大似的,真是可笑。

    晚饭后,劳主任和小蓝把李小凡送回了家,而且小蓝手里还提了只分量不轻的礼包,递给了“小保姆”阿娇。

    从此,李小凡坐进了南昆市开发区主任兼开发公司总经理的办公室里。虽然任命文件上只有一个总经理的头衔,但门口的牌子上却赫然写着主任和总经理两行腥红色的正楷,真是大权在握,不同凡响。

    靳老太对李小凡的进步非常高兴,她认为,像李小凡这样规矩能干的人,早就该当领导,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了。而李小凡呢,乖巧就乖巧在没有因为自己当了官而忘了“老娘”,特别是刚刚上任的那段时间,更是早请示晚汇报,一有空就围在靳老太身边转,替她梳头捶背,可把靳老太捧乐了。

    她总是对小沈夸道:“小凡这孩子我就是喜欢。不像我们大鹏,一年到头看不见人影,尽说是忙着做生意,做生意哪有那么忙的呀。你看我们小凡,同样是做生意当领导的,不也有空常来看我吗所以,做小辈的好不好,关键还是看有没有孝心,有没有把老人家放在心里。你说是不是”

    从南昆市通往邻省的一条一级公路已经修好了。这条公路经过南昆市的开发区,特别是花家坡那几百亩土地,忽然之间成为各地投资者看好的最佳地段。

    一位叫刘德海的香港投机商,已经到花家坡转了好几圈了。他决不是一个投资办厂的实业家,而是一个有机就投,有钱就赚的人。只要他捷足先登,在别人前面买下这块地,然后一转手,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发一笔横财。当然,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尽量压低价格。就现在每平方四百块的价格来计算,估计将来只能赚每平方五十到一百的利润。因此他得把价格压得再低点,价格越低,他就捞得越多。至于它的计算公式,他在香港安叻码小学读三年级时就已经学会了。

    刘德海找到了南昆市人大主任劳宜帮,这个人脾气好,特别是在收了红包之后,脾气和笑脸就更可爱了。刘德海与劳宜帮打过几次交道,在最近两年投资的几个大的工程中,他都去找过劳宜帮。因为这些工程的总指挥就是劳宜帮兼的。

    而且,其中那次南昆第二大桥工程的招投标工作,他们合作得很好。挂靠刘德海的某建筑公司经过一种形式主义的招投标之后中了标,刘德海付给两家陪标公司各十万,自己捞了两百万,然后把这个工程交给了某建筑公司。当然,刘德海没有忘记从自己的两百万中支付百分之十给劳宜帮,这也是他做人的一贯“准则”。因此,劳宜帮对刘德海的印象是比较深刻的。

    刘德海要劳宜帮在花家坡那块地的价格上帮助压一压,劳宜帮笑容可掬,笑道:“这事好说,开发区的小唐是我一手提起来的。”于是,他马上给小唐打了个电话,不料,小唐在电话里情绪欠佳,道:“劳主任,这事不是我不肯帮忙啊。现在开发区的事,都由新来的这位李小凡说了算。”

    劳宜帮道:“不会吧,你毕竟是党委书记啊”

    小唐道:“我这个党委书记是徒有虚名,一落千丈啊。你不找我,我还正想找你呢。我想请教一下你这位老领导,我们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究竟还要不要,集体领导究竟还存在不存在唉,不过我也知道,你说话也难,我看老领导还是帮我到董书记那里提一提,尽快把我换个地方吧”

    劳宜帮道:“噢,我不知道你们现在是这个情况。你的事我们另外再谈。你的意思是说花家坡的事你没办法了”

    小唐道:“办法当然有,你自己去找李小凡好了。不是听说你和他关系挺好的么不过我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们关系再好,他也未必肯买账哩。”

    劳宜帮听了有点不高兴,搁下电话后,就拨通了李小凡的手机,谈起了花家坡的事,道:“什么很多人想买我的一位朋友是香港来的,能不能便宜一点什么,香港人更不能便宜四百块一分不能少唉,李总啊,总要给我点面子,让我们有点商量的余地嘛。噢,好的,让他亲自跟你谈。好,我马上陪他来见你。”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