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绑了个小美人儿
    166.绑了个小美人儿

    精神和肉体的煎熬并未把刘琳击倒。刘琳还是正点上班,一夜未合眼,她和秘书吴景的眼睛都布满了血丝。市府办主任谢权派综合科长守住刘琳办公室门口,不让任何人打扰。

    刘琳到在办公室接的第一个电话,是李小凡打的,他的声音充满悲戚和仁慈。他说:“小琳的事刚刚听到,你要挺住,相信公安局会全力营救的,再说还有我呐!”

    刘琳便哭了出来。她在滨海市没有亲人,是把李小凡当兄长的。李小凡说我就不便过去了,你要多保重,有事吭一声。

    刘琳接的第二个电话是丁望打的,他说听到刘小琳被绑架的消息非常震惊,社会治安状况坏到这种地步出人意料,为了营救人质,他已通知财政局长马上送二十万元钱到市政府。

    刘琳很敏感地谢绝了,她的头脑还是清醒的,市财政金库绝对不能动用。她向丁望道谢后,就让吴景转告财政局长,谁动用金库处理谁。

    谢权进来说:“门口来了许多送钱的人,有企业厂长、经理,有乡镇长、书记和机关部、委、办、局领导,怎么办”

    刘琳一听就来气了,板起脸说:“你一个市府办主任连这点事也处理不了!”看看谢权昨夜为小琳的事奔波得一脸倦容,刘琳压下火气说:“代我谢谢他们,钱一分都不能要,人一个都不能留。”

    谢权说:“是的是的!”静心静气地退了出去。

    刘琳接的第三个电话是绑匪打来的,杀气腾腾地问:

    “二十万元准备好了没有。”

    刘琳说:“准备好了。”

    绑匪说:“你女儿在我手里,你跟我耍花招就撕了她。”

    刘琳说:“钱送到哪里去”

    绑匪说:“带上钱骑自行车,开着手机到钟楼大厦楼下。”

    刘琳说:“我知道了,我想跟我女儿说句话。”

    绑匪说不行,就收了线。

    刘琳打电话给公安局,单局长说**上都听到了,你就带上钱骑车到钟楼吧,你只管按绑匪的要求去做,把女儿领回来,其余都是公安局的事了。公安局测得绑匪的电话,是在钟楼附近用公用电话打的。

    刘琳骑车出了市府大院。两位公安便衣也随后而去。钟楼在繁华拥挤的市中心,离市政府仅二里之遥。公安局人马已在那里布下了天罗地网,但绑匪的狡猾是出人意料的。在刘琳快到钟楼的时候,绑匪命令她站住,按照原路退回,把钱送到海边码头客轮并声明从现在开始计时,30分钟内若不能确保取到钱回来就撕票,并要刘琳把手机放在耳边听着。

    刘琳像机器人一样随着绑匪的指令转。当车子骑到山口大道时,一辆无牌摩托车从山道上俯冲下来,在擦过她身边的瞬间,装着二十万元钱的手袋被顺手牵走了,并消失在另一条山道上。正在刘琳要呼叫的一刹那,手机里绑匪命令她一直走,不要叫喊,叫喊一声女儿就没有命了。

    刘琳两腿一软,连人带车摔倒在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躺在医院病床上,挂着吊针,床四周站着市里头头脑脑;李小凡离她最近。现在钱也没了,女儿也没了,自己要不是一市之长,她真想跟常人一样淋漓尽致地痛哭一场。医生说她血色素只有6克,是严重贫血,高度精神紧张,一天一夜折腾下来,最需要的是休息。刘琳问李小凡:“我女儿有消息了吧”

    李小凡摇摇头,又叹了口气。

    刘琳又问:“绑匪有线索了吧”

    李小凡说:“没有。”

    刘琳的目光有些呆滞甚至绝望,头发蓬乱着像位村妇。她说大家都很忙,回去吧!

    李小凡就招呼大家回去了,留下吴景和谢权,还有公安局刑侦队两位便衣守在病房门口。

    第二天凌晨,刘琳和吴景被电话铃声惊醒,对方让她到凤凰山顶一座千年古塔里领女儿。司机在医院的楼下时刻待命着,刘琳的车开到离市区十多公里外的凤凰山脚时,已有三辆警车停在那里,警灯还在闪烁,一位在此等候的警察告诉刘琳公安局长已经带人上山了。

    刘琳执意要上山,她想早一秒钟,知道女儿的死活,当时广东某市委书记的女儿撕票大案刚发生,刘琳心有余悸。吴景扶着刘琳没有爬上几道山岭,一群男女警察背着刘小琳从山上急奔而来。公安局长告诉她生命没有问题,她长出了一口气,就跟在被人背着的女儿后边跑下山来,尔后驱车直奔医院。

    医生告诉她,刘小琳已被人轮j,由于过度摧残和极度虚弱、受凉(赤身裸体被扔在古塔里一夜),高烧不退,目前尚在昏迷之中。刘琳走进急救室把脸贴在女儿脸上,一个劲地流泪,她决定向李小凡请假3天陪女儿。

    后据刘小琳回忆,两天前的下午放学时,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拦住了她,问她是不是刘市长的女儿。

    刘小琳说是的,并问那人有事吗

    中年人说自己是市府办干部,并说:“你母亲刘市长下乡回来的路上出车祸了,人躺在医院里,急着要见你呢!”

    刘小琳很单纯,加上早上母亲出门时又告诉过她要下乡,真的信了,眼泪一下子流下来,要不是路上还有其他同学,她会哭出声来的。

    中年男人说:“快上车吧!你妈等着急了!”

    刘小琳上了一辆无牌无照的桑塔纳,以极快的速度往郊区方向急驰。刘小琳:“问怎么回事?”

    中年人拿出一把匕首抵在她的胸部,说:“你到地方就知道了。不听话就刺死你。”并用胶带纸把刘小琳的手脚和嘴都捆了起来。中年人的手一路上不停地抚摸着刘小琳的乳和大腿。开着车的男人就大骂着,说:“到地方有你玩的,急什么急,想找死啊!”7788小说网

    车子开到距市区十多公里的一个山岙里。天已经黑了下来,中年人用匕首把她脚上的胶带划开,命令她跟着往山上走,匕首抵在她的后背。山里很冷清也很可怕,风刮着松林发出大海般的涛声,她走走停停,又不能哭叫,希望山道上有人下来好救她。当在那中年人的威逼下走到半山腰时,被带进一个用毛竹和树枝搭起来的小房子里,没有床没有被子,也没有吃的东西,只听得四周是鸟兽的叫声,天已黑得不见五指了,只有中年人手中的匕首还冒着寒光,在这黑暗的山野里比豺狼还可怕。

    中年人用匕首把她的腰带挑断,并撕下了刘小琳的裤子,一把将她放倒在潮湿的泥土上,又抓过刘小琳的裤子垫在她的屁股底下,说:“绑票绑出个大美人来,可是财色双收了,先收色再收财吧!”

    说话间,中年人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压到刘小琳身上,刘小琳只能扭动屁股作无效的挣扎。

    疼痛过后,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涌上心头。那中年男人又用匕首把她嘴巴上的胶带纸挑开,说:“你叫吧叫吧,我就喜欢女人在这个时候叫!”

    刘小琳咬着牙就是不吭一声,一直等身上的男人忙乎完了,才躺在地上哭起来。一会儿,那开车的男人进来了,他用手电照了照下身赤裸着的刘小琳又照了照下身赤裸着的中年男人,骂道:“你这小子动作好快啊!我去藏了车子,你就把这小娘们搞定了,他妈的要扣你两万赎金。”

    中年人边穿裤子边说:“搞一下就两万,就是外国妞也没这么贵。”

    开车的男人问刘小琳,刘琳的手机、家里电话、办公室电话是多少好让刘市长来领你回去。

    刘小琳就边哭边说。开车的男人跟刘琳通了电话后,就关了手机,跟那中年男人一样,把躺在地上的刘琳往死里整了一回。

    刘小琳怕自己娇嫩的身子被他们震散了,她咬着牙不叫一声,身上的男人就狠命地拧着她大腿内侧和乳逼着她叫。就这样,第一夜被他们轮流着摧残了一夜。第二天天亮时,两个男人坐在刘小琳边上吃零食,还故意吃得有滋有味,让刘小琳眼馋,经过一夜的折腾,她已饿得没有一丝儿力气,潮湿的地面,使她腰酸腿痛、口干舌燥:头昏脑胀,骨头像散了架似的。

    两个男人吃饱喝足了,又轮流把她往死里整了一回,饥饿、寒冷、惊吓与折磨,还使她昏死了一阵。两个男人临下山时,又把她的手脚和嘴巴重新用胶带纸封上,又用柴草把她盖了起来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