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身体是本钱
    176.身体是本钱

    陶野找到刘琳家时,刘琳和女儿正准备用晚餐。女儿出院后一直在家里呆着,由于刘小琳被绑架并被、**的风波满城纷扬,她躲在家里,门都不敢出一步,上学当然不能去了。刘琳就让女儿休学一年,到山东莱阳外公外婆家里养养身体和精神。

    刘琳听到门铃声,对刘小琳说,可能下岗职工找上门来了。刘小琳就说不开门行不行,我不喜欢吵吵闹闹的。刘琳说那不行,父母官哪有回避子民的。刘琳说着去开了门,进来的却是陶野。刘琳说:

    “你是不该来的。”

    “你们不欢迎我也要来。”陶野说,“我飞了半个地球,就是为了看看你们。”

    刘小琳在餐厅里问:“妈,谁呀”

    陶野跟在刘琳身后,走到餐厅里。刘琳情色庄重地对女儿说:“小琳,这是你父亲。”

    刘小琳端着碗,拿筷子夹菜的手僵在空中,她打量了打量站在桌边的陌生男人,高高的个子,戴副金丝眼镜,着黑色西装,风度不俗,很是英俊。她说:

    “我没有父亲。”

    陶野深情地叫了声:“小琳!”

    7788小说网

    “你不要叫我小琳,我不认识你。”

    陶野去美国已经十年,离开滨海时,刘小琳只有七岁,也许真的没有了印象,看着眼前的女儿出落成一个跟刘琳年轻时一模一样的大姑娘,他的心头一阵阵绞痛,很想把女儿抱在怀里,就跟女儿小时候在自己怀里撒娇一样。刘琳说:

    “小琳,这是你亲生父亲。”

    “我亲生父亲死了。”刘小琳非常绝情。

    陶野伤心地说:“我对不起你和你妈,小琳。”

    “你不要跟我说这些。”刘小琳把筷子摔到桌子上,站起身说,“我要是有父亲,我能受这么多苦难,我妈能一个人孤苦伶仃过到现在吗我不要父亲,宁可他死了也不要。”

    刘小琳哭着跑开,钻进自己的卧室,把门摔得很响。

    刘琳说:“是我把她惯坏了,太任性。”

    “是我伤透了小琳的心,我对不起你和女儿。”“现在说这些没有用。”刘琳问道,“你吃饭了吗”

    “没有。”

    刘琳去拿了一双筷子递给陶野,说:“随便吃点吧!不是夫妻还是朋友呐!”

    陶野接过筷子又放下,拿起刘小琳用过的筷子,说:“看到女儿,就想起在知青点年轻时的你,太像了。”

    刘琳埋头吃饭,没有说话。

    “我总忘不了知青点的生活,那是我一生中最艰苦也最快乐、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可是你早把它忘了。”

    “离你越远,越使我难忘。”

    “我想,你不会是跑过半个地球来跟我叙旧情的吧!”

    陶野很慎重其事地告诉刘琳:“我想回来。”

    “你已经伤害过一对母女了,不希望你再去伤害另一对母女。”刘琳说,“你来滨海投资为实业,我作为市长欢迎你;如果你来滨海为了婚姻,想破镜重圆,我作为你的前妻,不欢迎你。”

    陶野放下碗筷,说:“看到女儿这样,我这饭无论如何吃不下了。”

    “女儿受的伤害太多了,哉只希望她能平静地生活,不要再有波澜,不要再打乱她已渐渐平静的心境。

    “女儿她到底怎么了!”

    “小琳她前不久刚被人绑架过,还被人糟踏过,我没有尽好养护的责任。”

    陶野说:“我欠女儿欠你的太多了,不论你和女儿欢不欢迎,我都回来,哪怕是两手空空。”

    “不要感情用事,我们都过了凭感情用事的年龄,还是面对现实吧!你尽快回美国去,那边你的妻子和女儿在等着你回去,我最理解做妻子的心情,我也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你不能再错了。作为你的前妻,作为你的朋友,我由衷地祝愿你幸福快乐。我一个人习惯了,事业已让我放弃一切,让我充实得没有空闲的时间来想更多的东西。”刘琳最后说,“我非常感谢你为我留下了这么一个能与我相依为命的女儿,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真的不再奢望什么,都四十多岁的人了,熬一熬就到头了,到头来,都是黄土一把,这是我的心里话。”

    陶野说:“折衷一下吧,我把女儿带走,让她到美国去上学,去发展。”

    “你说我能同意吗”刘琳说,“女儿已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没有你我活下来了,但没有她,我很难想像能不能活下来。”

    陶野起身去敲小琳卧室门,边敲边说:“小琳,爸爸给你跪着,你开开门吧!”

    刘琳也走进来说:“小琳,你父亲跪在你门前了,出来跟你父亲见一面吧!”

    过了好一会,刘小琳才把卧室的门打开,一下子扑到陶野怀里,哭着叫了一声:“爸!”

    父女俩抱在一起哭,刘琳就在边上流泪。

    李小凡是被人抬出医院的,妻子徐海瑛费了很多口舌都没能把他劝住,他说你这死老太婆再劝我,就自个儿爬出医院。他躺在医院里,先是市里头头脑脑们,接着是部委办局头头脑脑们,再接着是各乡镇韵头头脑脑们,再接着是企业的头头脑脑们,还有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他们不分白天黑夜逐一来访,连睡觉也不安稳,李小凡深知,这势必会影响全市救灾工作和医院的正常秩序,而且送礼之风难以阻挡,医院里医生护士已议论纷纷,弄不好住院都会住出“鬼”来。他告诉徐海瑛,以后死了就直接送火葬场,重病也不要往医院送。夫妻几十年,妻子最了解丈夫的个性,只好由他去了。

    李小凡被人扶着钻进奥迪,让司机滕竹夫把车窗都放下来,先转了一圈市区的几条主要街道。街道积满了海滩冲来的泥浆,一片狼籍,他又去看滨海大道要建新市府的那片土地,那片土地还有些许潮水没有退尽,野草在海水中摇曳,他让秘书皇甫松告诉丁望,新市府设计时地基一定要高,起码要抵御五十年一遇的海潮。尔后又转了几家骨干企业,察看灾情。徐海瑛一直陪在他身边,实在看不下去了,说你的肝炎也是五十年一遇的,没有身体本钱,就是把新市府建成能抗一千年一遇的洪水又有什么意义。李小凡也不接话,闷闷地叫司机往家开。

    徐海瑛把自己和李小凡睡的房子改成隔离病房,禁止儿女进父母卧室。徐海瑛在医院里配好药,拿到家里给李小凡挂吊针。李小凡在家养病的日子里,秘书皇甫松把报纸、文件、信件送到家,李小凡让他等在客厅里,戴着皮手套,批阅好后由他带回,很像垂帘听政。

    一日,李小凡在两办编发的《每日要讯》上读到了市区摩托车一夜烧毁7辆的消息,从犯已抓获,现正在审查之中j他读后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仅仅是预感罢了。刘琳来电话说有个要紧事情要碰头。

    李小凡问:“什么事”

    刘琳沉吟了一会儿说:“我的前夫要回滨海投资一项高科技项目。”

    “生产什么”

    “外墙涂料。”

    “首期投资多少”

    “一亿人民币。”刘琳又说,“征100亩土地。”

    李小凡有些激动地说:“自从1994年中央实行宏观调控以来,我们滨海工业经济由于底子薄、发展后劲不足,这几年都在滑坡。关键是新的经济增长点难培育,特别是没有高科技项目,没有名牌产品。我相信外情涂料生产项目的建成,就是给我市经济打了一针强心针,还可以解决国有、二轻企业部分下岗工人就业问题,这是我市经济建设中的一号工程,要举全市之力坚决支持。”

    刘琳说:“关键是我不能介入其中,最好是与我丝毫无关,让我回避,否则我功臣没做成反而成罪人。”

    “那你的意思是……”

    “让谢权离职协助外商抓这一项目,着重抓各部门之间协调,各种手续的服务和优惠政策的落实。市政府办公室工作由常务副主任主持。”

    李小凡说:“我同意。你跟谢权交代好,再说谢权快五十的人了,再在市府办主任的位置上呆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这次换届能上就上,不能上也要给他挪个合适的地方。”

    刘琳又说:“我们想开个市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国有、二轻企业改革问题,请您来讲讲话。”

    李小凡说:“免了免了,跟你通电话都担心传染。”

    刘琳放下电话,把谢权召到办公室,说:“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您尽管吩咐,市长。”谢权有种凶多吉少的预感,在他的记忆里,刘琳跟他说话从未有过这样的语气。

    “你先暂时离开市政府办公室。”

    谢权观察着刘琳的表情,生怕听错一字一句,理解偏了领导意图。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刘琳会让他离开?办公室。如果不当办公室主任,不在其位难谋其政更难有其威了,好比两脚悬在空中,标志他在政治上生命的终结。失去在市府苦心经营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优势,跟唐天宝竞争副市长就是天方夜谭了。预料的结果是真的,刘琳的报复显得太快太露了,又一次印证了官场的险恶。刘琳看他一脸迷茫,便说:

    “让你去主持一个外商独资项目。”

    谢权说:“我搞企业是外行,也没有在企业工作过一天。”

    “生产经营是企业的事情,政府干预不得。你去的目的是帮助独资企业处理好外部关系,就是企业大门以外的‘事情,扶持企业尽快上马。”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