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又发少年狂
    191.又发少年狂

    李小凡听了汇报,说不要给他们歇息策反的机会。立即搜查小别墅和住宅,包括党委书记郭永川的家。这时,工业局长给李小凡打来电话,说丝织厂班子交来了准备赴西德、法国考察的报告,市长不在,请书记审批。李小凡的火气一下子窜上来,说我要连你工业局长一起审批。工业局长说谢谢李书记关照,我马上办手续。李小凡摔下电话,骂了声娘。

    公安局最后搜查结果,从厂长别墅保险柜里搜出人民币68万元,港币17万元,走私手枪一把;从副厂长莫军小别墅里搜出人民币81万元、港币23万元,另有金银珠宝若干;从分管生产副厂长别墅里搜出银行存折两本,共计46万元人民币;从分管技术副厂长小别墅里搜出人民币18万元,假护照一本;从党委书记郭永川别墅里搜出存折一本,存款1.6万元。据连夜突击审查,初步搞清了以下几方面情况:一是据丝织厂厂长和几位副厂长交代,刘琳家的二十万元钱。是集体商量决定的。

    到刘琳家后,由莫军偷偷藏到客厅沙发下面,目的是栽赃于刘琳。二是据夜巴黎老板于挺交代,夜巴黎曾买了两辆广州本田,一辆“借”给滨海市检察院,另一辆“借”给海洲市于检察长。三是据夜巴黎卖**交代,于检察长在夜巴黎嫖娼时间长达两年之久,专门为其服务的卖**先后有五人;

    同时交代了丝织厂正副厂长、除党委书记郭永川外,都嫖过娼。四是据丝织厂正副厂长交代,他们贪污受贿总额折合人民币达350万元。这起大案还在进一步审查之中。

    李小凡接到报告,已是凌晨五点,他在办公室里等了整整一夜,唐天宝和司机滕竹夫也等了整整一夜。李小凡看了情况报告后,禁不住拍案而起,把茶杯震到地上摔得粉碎,手痒痒的还要把热水瓶扔到墙上。愤怒、悲壮,如汹涌秋潮堵塞胸中,心里总想发泄什么。他低沉地吟起了岳飞的《满江红》,但未想声音却越来越高: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网。

    唐天宝是被李小凡气势磅礴的朗诵声引来的,并为李小凡鼓掌叫好。李小凡说老夫又发少年狂,走,出去吃点早餐,再到丝织厂看看。

    六点刚过,朦朦晨雾中,丝织厂操场上就聚集了五六百名职工。唐天宝随李小凡下了车后,对职工大声地说,市委李书记今天来看看大家。职工们并没有多少反应,他们对市委书记并不熟悉,看李小凡仿佛看天外来客。李小凡说我早上来主要是看看大家,并向大家通报两件事情:一件是丝织厂班子存在的腐败问题,从调查掌握的事实看,不仅仅是腐败,而是严重的犯罪行为。

    昨天晚上查封了夜巴黎娱乐城和厂长别墅区,掌握了大量犯罪证据,并将厂长、副厂长五人抓获归案,政法机关在继续审查之中,相信市委、市政府一定能惩治腐败、抓好改革;另一件事是你们的老厂长、刘琳市长是无罪的。据正副厂长交代,关于收受丝织厂二十万元钱的事完全是栽赃陷害,刘琳同志是清白的,大家不要偏信谣言。

    如果没有刘琳同志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丝织厂的反腐败斗争就不可能取得胜利。市委、市政府希望全厂职工与市里同舟共济、共度难关。一瞬间,若大的广场静寂无声,仿佛是一泓死寂的海。不知是谁孤寂而响亮地先鼓了两下掌,顿时,10个、100个、几百个,全场仿佛传染似的突然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李小凡挥了挥手,掌声非但没有平息,反而更热烈了。李小凡的眼睛湿润了。他临走时对唐天宝说,最讲理、最听话、最团结的还是工人。

    这时,胡书记来了电话,他说刚才市委书记办公会议定下来了,鉴于刘琳同志犯罪事实,考虑滨海又是个大市,一市之长不能缺,市委建议由市委副书记丁望同志代理市长,主持市政府工作。李小凡说,我现在正在开往海洲市委的路上,有重要事情要当面向你汇报。胡书记说你来吧!李小凡就吩咐滕竹夫说越快越好。

    陶野从美国回到滨海,一下飞机就打刘琳手机,手机关着,又打办公室和家里电话,都没有人接听,

    他就打给谢权,问刘琳的下落。谢权说:

    “刘市长出事了。”

    陶野忙问:“什么事”

    “受贿,被停职审查,人也不在滨海。”谢权又说,

    “一定是冤枉她了。”

    “刘琳她人在哪里,知道吗”

    “被海洲市检察院叫走的,可能在海洲。”

    “我现在就去看她。”

    “案子没有结,不会让你见面的。”

    陶野说:“刘琳她不会去受贿的。”

    “问题是从刘市长家搜出了二十万,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

    陶野挂了手机,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滨海市委大院找李小凡。唐天宝告诉他,李书记为刘市长的事到海洲去了。陶野说你们这么搞下去,人心惶惶的,我在滨海投资也不放心。唐天宝就说刘市长的罪状中也有你涂料厂一条。

    陶野忙问怎么回事

    唐天宝说牵涉到地价,刘市长让了你公司一千万。陶野说这么看来又是我害了她唐天宝说有那么点意思,不过这不是主要的。陶野说,请唐主任转告李书记一声,我们公司打算抽回投资,撤出滨海。

    唐天宝跟陶野一直站在院子里说话,这时,才说忘了请你进屋坐了,边喝茶边谈吧!陶野站着不走,说我没有喝茶的心情。唐天宝说从大局上看,希望贵公司在滨海投资下去,有利于全市经济发展;但从自己仕途升迁上看,还是撤出滨海为好;这样不利于刘市长仕途升迁,一个独身女同志做官能做到这个份上实在不易。

    其实,唐天宝有唐天宝的想法,谢权是把桩打在涂料厂,借机往副市长位置上爬的,只要涂料厂撤出滨海,等于把谢权悬在空、中,没有根基就失去与唐天宝竞争副市长的力度。陶野最后说,我去一趟海洲,无论如何要见刘琳一面。

    刘琳回到滨海那天下着细雨,市区笼罩在浓雾之中。渔民不能出海,帆帆点点的渔船把海湾装点得色彩斑斓。刘琳是和胡书记、陶野同坐一辆车子回滨海的,李小凡率领四套班子成员等候在市府大院门口,说不清是迎接刘琳还是等候胡书记。

    下了车后,大家就说说笑笑地涌进市委常委会议室。待大家坐定后,李小凡说先请胡书记给我们讲话,大家就热烈地鼓着掌。

    胡书记说我今天来主要是送刘琳同志,有请必有送嘛,这才合乎情理;其次是省里主要领导要来视察滨海的海塘坝修筑,我来打打前站看一看。

    市委认为,刘琳同志是经得起考查、受得起委屈的好官、清官。有的清官是靠广播、电视、报纸宣传出来的,刘琳同志的清官,是查出来的,是反腐败反出来的。市委已向省委作了专题汇报,省委领导指示刘琳同志先继续留任滨海市市长,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刘琳同志的工作。至于刘琳同志遭受冤假错案期间,海洲市委处理刘琳同志一时有些操之过急,使刘琳同志蒙受不白之冤,我负领导责任,借此机会,请刘琳同志谅解,实事求是,有错必纠嘛!

    在座的头头脑脑们都听出了胡书记的话外音,胡书记说大家继续开会吧,我去看看海塘坝。李小凡说我就不陪了,雷泰同志和你一道去,中午等你四菜一酒。胡书记说这个酒是要喝的。

    胡书记走后,李小凡说刘市长你先讲几句吧!刘琳站起来,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大家看着她,心中一阵难受。经受了一场风雨,刘琳有些瘦了,但精神很好,人越发清秀。

    她镇定了一下情绪,开始平静地说,以前我认为中国县市工作天下第一难的是发展经济,经济上不去,人民群众的生活得不到改善,机关干部的工资、奖金发不出,下岗职工得不到救济,做父母官的就有愧于人民。

    这几天的经历又让我明白了另一条道理,即反腐败更难,比搞经济更冒风险。要有不怕报复、不怕离婚、不怕坐牢、不怕丢乌纱帽、不怕杀头的思想准备。腐败反不好,反而会被腐败反倒;但腐败不反,红旗落地了,经济上去了又有什么意义。所以,邓小平同志提出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是完全正确的,要真正成为市委、市政府工作的指导思想。丁望有些坐不住了,他认为这年头有些乱了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