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官场小说 > 凡人艳途 > 大大结大局
    196.大结局

    那天李小凡与刘琳分手后回到家,突然萌生出去劳改农场看看儿子的念头,徐海瑛问他:“怎么突然想起要看看儿子?”

    李小凡说:“看自己的儿子还要择黄道吉日吗”

    李媛说也要去。李小凡说那就都请一天假去看看。吃晚饭的时候,徐海瑛问李小凡:“你的脸色怎么越来越不对劲了。”

    李小凡说是累的。徐海瑛说得过肝炎的病人最不能累。李小凡说除非辞职休养。徐海瑛说:“我正等你这句话呐,你什么官都当过了,什么权都有过了,什么待遇都享受过了,你难道还要用生命去赌吗我认为官场上的最高境界就是激流勇退,见好就收。有句话叫“十年前死为完人”,做人做官,不守晚节者都不在少数。”

    李媛说:“妈的话也只说对一半,爸不当市委书记,妈你就进不了城。”

    徐海瑛说你爸不当市委书记,你弟也判不了12年。一阵沉默之后,她又对李小凡说:“大半生都过下来了,人生留下来的时间不多。我不是拖你后腿,只希望平平安安度个晚年,你的身体状况,我当医生的最清楚,说倒下就倒下,你是要命还是要官”

    李媛说:“妈你不要说得那么吓人好不好。”

    李小凡叹了口气说:“不是我官欲强,而是我放不下滨海的山山水水,丢不下滨海的事业。在官道上,我这把年纪已是船到码头车到站的人了,还能图什么。上有组织下有百姓,说不干就不干,说撒手就撒手,不是我李小凡做得出来的。”

    徐海瑛说:“没有李小凡同志,地球不但会自转,还会绕太阳转,太阳不但会从海边升起还会从西山岗落下。”

    这时,门铃响起,李媛开了门,进来的是她的男朋友。男朋友称徐海瑛还是徐大夫,称李小凡还是李书记。李媛让他喊爸喊妈,他说没结婚怎么能喊得出口,特别是他跟徐海瑛同一科室,办公桌对办公桌。为了要人家的女儿怎么张口喊妈呢!

    李媛就说男朋友憨。徐海瑛说憨就憨吧!这年头斯斯文文又有专业技术的憨男人不多了。李嫒的男朋友跟李媛父母打过招呼后,说李书记,你的胸部是不是还在痛。李小凡说是有一点。

    徐海瑛说你为什么不早说。李小凡说这还要说吗。李媛男朋友说要尽早作个检查。李小凡说检查是要检查的,这几天人事考察过后就去。徐海瑛赌气说你不去检查,明天到劳改农场看李杰我就不去了。李小凡乐观地说,儿子一人一半,我去看属于我的一半,另一半还不等你去看。

    这时,门铃又响起。进来的是小唐,他提着一条中华、一瓶茅台,例行公事一样放到餐厅吧台上。由于李媛的男朋友耳闻过小唐与李媛之间曾有过的那一点关系,大家打过招呼后就无话可说。自从李杰犯案子后,李媛对小唐也客气了许多,她扔下饭碗为小唐泡了茶,说了声唐主任你坐,就极自然地挽起男朋友胳膊开门出去了。

    小唐的目光一直等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才收回,心中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他想如果不是自己其貌不扬,那只被挽的胳膊应该是自己。

    李小凡说:“你来了也好,我正想找你谈谈。”

    小唐说:“不忙,你吃饭吧,我等着。”

    小唐就把电视打开,说李书记,这十八寸的破电视也该换一换了,人家都是三十四寸、六十八寸的了。李小凡说能看清图像听得见声音就行,费那冤枉钱干啥。小唐说要不我先弄一台过来,有钱再还我。李小凡说电视不是买不起,而是不想买,不找那个麻烦。

    小唐说我今天去劳改农场看了李杰。徐海瑛立即放下饭碗来到客厅问李杰的近况。小唐说他跟李杰谈了半小时,李杰他说很后悔,给父母丢脸了,现在一天干8小时活,主要是盖房子,当小工,很苦很苦。

    狱室里数他最小最单薄,别人都欺侮他。打骂也是常事,没有让他吃饱过,他说自己总是想哭,不知道这12年将怎么过,情绪很不好。

    听了小唐的话,徐海瑛一下子泪流满面,餐厅里的李小凡也听到了小唐的话。端着碗呆在那儿。徐海瑛说老李,我们明天去看看吧!

    李小凡也不接话。三人沉默了一会儿,小唐这才说,我今天在那边找了点比较硬的关系,托他们办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不能让李杰干苦力,调换一个轻松的工种,对方答应安排到食堂做小工;

    第二个事是给李杰搞一个单间,对方感到为难,但答应可以住到炊事班;

    第三件事是给李杰创造一个学习的机会,让他参加成人大专自学考试,对方说不但允许还要鼓励。至于以后出来为监狱跑业务和减刑,再进一步做工作。

    徐海瑛就一个劲地感谢小唐,说花费多少都由老李出。小唐说金钱有数恩情无价,比起李书记的恩情,这只是凤毛麟角。徐海瑛就越发感激他。小唐说近日您跟李书记就不要去了,李杰的吃用我已给他留好了。

    这时李小凡已吃好从餐厅过来,他的眼圈红红的,显然刚流过泪。他对小唐说李杰的事让你费心了。

    小唐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李小凡又对徐海瑛说,你去吃饭忙你的,我跟唐主任有事要谈。

    徐海瑛就抹着眼泪进了餐厅。李小凡开门见山说,省市委组织部门明天要来考察班子了,你也是考察对象之一。

    小唐激动地点着头,他等的就是这一句话。

    李小凡说你才三十出头大有前途。

    小唐说如果能上,文教卫体这条线我熟悉,会好好干不让老领导丢脸的。

    李小凡说组织上考虑你年轻,从锻炼培养角度来使用你,准备让你到文山县任宣传部长。小唐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仿佛被人吊上阳光灿烂的山顶又从悬崖上推下来跌入万丈深渊。

    他知道文山县是个二十万人口不到的贫困县,县城也建在山沟里,离滨海有一百多里,到那鬼地方说升迁不如说是充军发配。一直盯着滨海市副市长位置的小唐心中酸溜溜的。他问李小凡还有没有活动的余地。

    李小凡说这是海洲市委组织部的方案,市委书记办公会议决定的,我是私下里跟你打招呼的。

    小唐说让我考虑考虑吧!

    李小凡说不是街上的小贩讨价还价卖还是不卖,与公与私你都应该高高兴兴去才是,文山县是个穷县不错,看你站在哪一个角度看问题,穷县容易出成绩,出典型,出干部。干部到穷县工作是镀金,是资本,别人想去还去不了呢。再说组织上给你的航班不乘,就没有上天的机会了。另外,还有个讲原则、讲大局、讲服从的问题,就个人来说,副处这一台阶不跨越,就标志着你官道的终结,组织上不会再用你。

    小唐说我还得考虑,文山县那个鬼地方我去过,县城巴掌大,藏在山沟沟里连太阳也见不着,不是人活的地方,组织上的信任我领受,但我实在忍受不了那里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如果组织上一定要用我,就让我在滨海市吧!滨海的工作我熟悉,基础也好,有利于党的事业。

    李小凡说你先回去好好想一想,明天再答复我。

    小唐就走人了。他们的谈话,徐海瑛在餐厅里听得真真切切,她对李小凡说,官场上的事我从不介人,但唐主任的事就看在儿子李杰的份上也该帮帮忙。

    李小凡说原则问题不能迁就,这是海洲市委决定的,想迁就我李小凡也迁就不了。

    省、市委组织部考察滨海班子时已近元旦了。

    李小凡把市四套班子成员集中到常委会议室,海洲市委组织部长说,这次滨海班子调整面最大,涉及的领导最多。省委意见:李小凡同志作为海洲市副市长人选考察,刘琳同志作为地区检察院检察长人选考察;市委意见:老丁同志和雷国泰同志同时作为滨海市委书记和市长的人选考察,谢权作为滨海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人选考察,小唐同志作为文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人选考察。无论是调整到的同志还是维持原职的同志,市委要求大家都要服从组织,服从大局,服从事业,无条件的与组织保持高度一致。按照组织意图,实事求是,客观公正地反映一个同志的优势与缺点。考察分三步走,第一步是找调整对象谈话,第二步是找市四套班子成员谈话,第三步是找个别部门和乡镇领导谈话,时间三天,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最后,市委组织部长请李小凡讲一讲,李小凡知道自己也在调整对象之中,说什么都不好,就说请省委组部领导作指示。

    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说海洲市委领导该讲的都讲了,没有什么可再讲的了。于是考察组的同志两人一组,分成三个组,分头找调整对象谈话。

    李小凡和刘琳作为省管干部对象,是市委组织部长和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谈的。李小凡说论年纪我已经有一大把,论政绩论贡献我摆不出一二,组织上要给我这么高的职位,自己感到问心有愧,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如果组织上能让我留在滨海当当顾问或者到人大、政协参政议政,就心满意足了。

    刘琳说组织决定我无条件服从,但能否当好检察长我心里没有底,因为对检察工作完全是外行。就个人感情而言我是不愿离开滨海的,请组织上能否在滨海考虑我的工作。

    谈话者听了李小凡和刘琳的意见都感到吃惊在拥挤的官道上,谁不是削尖脑袋往上爬或者踩着别人的肩膀甚至踩着别人的脑袋往上爬。亦有人把官场比作赌场,官场上赌的是生命,赌场上赌的是金钱。

    生命和金钱都是人生所不可缺少的,赌赢了的人还想赌,赌输了的人更要赌。因此,无论是官场还是赌场,你争我斗,机关算尽,甚至拔刀相向之徒也不在少数。

    而对李小凡和刘琳的举动,就让人费解了。说虚心假意,态度的诚恳与真实昭然若揭;说对仕途不感兴趣,又似乎没有理由。

    风风雨雨的大半生就这样过去了,他们怎么能理解李小凡的内心呢?从一个街头流浪儿,有一个偶然的机会,靠着自己的狡黠和运气,一步步走到了今天,那时多么的不容易!然而,谁能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遭到了那样的报应!

    李小凡的上半生是做了许多孽事,然而后来,当上市委书记以后,他渐渐的做了许多好事来赎罪。然而,儿子还是他永远的通!

    心灰意冷,不知道能不能形容他的心境呢?

    全书完!】

    ()( 凡人艳途 http://www.gcxsw.org/1_135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