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娇艳异想 > 大大结局
    路人甲:“真有他的,那混小子,担子临头不忘私事,我们平时就喊他小米虫。”

    石友三:“得得得!都扯哪去了,你这人说话颠三倒四的,去说书还不错,我们讲正事儿呢,快回到正题!”

    路人甲:“小米虫看着兄弟舰离了码头,所有兵哥儿们也议论纷纷。果然大伙的猜测是对的。原来是基地一班接到渔民的报告,并通过雷达已经发现,英国的一艘大刀级”护卫舰正在我军港海面上游弋。听说是报文如雪片一样,飘然而至。你们看英国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

    雷少辉:“不是调虎离山吧,莫非重新上演鸦片战争?”

    路人甲:“呵呵,可不是,那群小兔崽子。啧啧,他们想分散突围,满打满算以为我们肯定要跟护卫舰,然后再凭借着航速比我们快,把我们甩掉,可我们就给他瓮中捉鳖,就跟补给船,结果是他们全线弃兵,没饭吃了,还打个屁,中国人哪里是好欺负的!”。

    接着那个路人甲又碎碎念了觉些东西,什么当时两舰相近,气氛有多紧张,一场即将可能发生的碰撞,仿佛是一颗正在燃烧着引信的炸弹,折磨着双方军人的神经,这也真是一场多么牛逼的意志和信念的较战与谁示弱就是孙子云云。

    不过总归是中国胜了,和所有剧情一样,正义战胜邪恶。

    往小里看,也是辉少一方的洪兴力量胜利了。本来在洪宗泽那混小子手上社里已经是一盘散沙,自从洪老爷子和几位元老过身之后,就一直连个出情况能主事的人手都没有,苟延残喘着,如今辉少自己本来就有势力,再加上石友三这群公安干警的协助,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局势稳控了。而不自量力的洪宗泽派去青城的一群小余孽也在内地被正守株待兔着的小李子一行抓了个正着,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了。辉少和石友三的特派部队都知道这个敌人分裂的机会是十分难得的且容易流逝的,必须一次把握成功夺回洪兴社。不然申卯组,洪兴社和斧头帮必将再次“合作”。星星之火,不能放任,容易燎原。

    刚刚将洪兴社外围势头控制好,结果辉少一行进到里面,到处都是反对的声音。很多不知情的老一辈和被洪宗泽他们那群叛徒蒙在骨子里的社员都以为是雷少辉来闹场子了,纷纷拔出了武器,剑弩相对。

    洪宗泽:“雷少辉原来你还没死!石友三,你们两个叛徒,竟然还有脸回来!怎么?是看自己对不起洪兴社和老头子,自己的力量没有了想回来妖言惑众是吗!各位前辈,别被他们的花言巧语骗到了!老爸临死的时候亲自嘱托过我,不要相信这两个人,他们一来洪兴社,就带来了灭顶之灾,差点还害死我!老爸临死的时候把位子传给我,就是让我好好治治你们,免得洪兴社跟你雷少辉姓了!上天真是有眼,你出车祸不死,现在让我们来收拾你!”

    众人:“好大胆!你们竟然敢回来!叫你们走的进来出不去我洪兴社大门,哪能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雷少辉:“讲的那么口水乱喷,你不如改行去写小说。话都让你说了,我没说要辩解什么,各位稍安勿躁。”说完,辉少从口袋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按下了播放键。这时候沉默是金,任何解释都无用,还好,他雷少辉有的是一手,所谓狡兔都得有三窟。

    录音笔里面洪宗泽狰狞的声音大声地传了出来:“是我做的又怎么样,都是我做的!老头子他们太不识相了!真是老糊涂了,让一个外人来接手属于我的东西,洪兴社是姓洪的人当道的,不姓雷!我本来没想着要杀爸的,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雷少辉,他该死!是啊,是我派人去追杀他的,他想抢走你,门都没有!你是我的,洪兴社是我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洪宗泽,你这个混蛋!’”

    辉少掐断了录音,这是雅儿拼了命换回来的录音,交给辉少的人,甚至还被这个混蛋给侮辱了,强占了身子,要不是当时自己都被追杀受了伤,自己应该早就把雅儿和他的亲人救出来,脱离这个畜生的魔掌。

    洪宗泽:“你你怎么可能!不可能的,这不是真的我我是说各位听我解释”

    辉少:“我不用说什么,更不会妖言惑众,你睁着眼说的瞎话可以结束了吧,告诉大家真相就是洪老爷子是被自己的儿子,也就是你们少爷和内部的奸细害死的,连我也被追杀,出了车祸坠入海里,还好我大难不死,你们才有机会看清这个孽畜的真面目!录音都在这里,看你们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洪宗泽感觉自己双脚一软,跪倒在地上。“我没错我没错是你们逼我的爸我不想害死他的呜”孤独的压力感来自四面八方,如果眼神能杀死人,这时候洪宗泽不知道在洪兴社社员的眼神中死过多少回了。

    现在是什么情形?!

    辉少有点头痛。偌大的一个大厅里洪宗泽和叛徒他们在求着饶,原先的嚣张跋扈的态度已经荡然无存。

    没人说要对他们做什么啊,我雷少辉是一个小人么?这么跪在那边求饶好像她辉少胜者为王多么十恶不赦似的。虽说看这个兔崽子相当不爽,差点害死自己,几个老婆已经上去拳打脚踢,出言相辱了,自己倒也看得挺痛快,没有上前阻止的意思,这么说,骨子里还是挺讨厌这混小子的。

    雷少辉:“石兄弟,你看怎么着,你和弟兄们把它带走么?”

    石友三:“不说他是香港这边的,我们势力范围还管不着,就是管得着,这种黑帮纠纷,我们也不能断定谁是谁非,不是抓了就能了结的事情。”

    洪宗泽:“少辉,你看在雅儿的面子上,放了我吧,别让洪兴社的社员再追杀我了,让我以后隐了江湖,好不好,我保证,不再出来做坏事了!”

    拍电影吗?求饶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吗!这不提雅儿倒还好,提起来辉少倒是一肚子的火,这兔崽子对雅儿霸王硬上弓,硬生生的留在自己身边,好生生一个红颜知己这么一朵鲜话插在牛粪上,能不愤恨吗!本来想着我辉少不会来处理你,让你自生自灭,今世因今世就给果了,放了他以后是死是活就跟他雷少辉不相干了,放手不管与其不如说是看着他完蛋。黑社会是怎样的不讲人情,道义是头条,如果身在其中而损了道义,尤其像洪宗泽这种大逆不道弑父篡权的人,在失势后的下场看官可想而知。

    这时,雅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雅儿:“少辉,看在我的面上,可以放了他吗?我知道他做的事情是不能原谅的,但毕竟,他会有一颗悔过的心的,宗泽本性不坏,只是太好强了,我们毕竟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虽然他对我做出了很多不能饶恕的事情,但时间能改变一个人,我愿意陪在他身边,看他改过,你知道的,你不出手,洪兴社不会善了的,就当,是我的要求,好吗?”

    辉少:“你能原谅他?雅儿,你在想什么?”

    雅儿:“我有了他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他是孩子的爸爸。”很老套的剧情,一个女人因为被一个坏男人占有了,居然不恨这个坏男人。在这个坏男人送了她一个孩子以后还帮他求情,这种场景固然只是人性的一个真实面,虽然有更多人认为其“不可信”事实上,雅儿是个很有理智的女人。

    洪宗泽:“真的么?雅儿!是真的吗!你愿意原谅我,肯让孩子认我做爸爸?我要做爸爸了!我有孩子了!少辉,少辉,少辉,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重新做人,我会好好照顾雅儿和他的孩子,如果有一天我让她受苦了,你让洪兴社出动全社力量来打击我,追杀我,如果我有违誓言,五雷轰顶!”

    辉少:“男人一言九鼎,驷马难追。”

    洪宗泽:“我们一直的信念,现在都忘了。爱兄弟还是爱黄金?爱兄弟!身在洪门,你父母即是我父母,你兄弟姐妹即是我兄弟姐妹,你妻即我嫂,子侄是我子侄,如果有不尊此例,不念此情,以为背誓,五雷轰顶。倘有兄弟父母归寿,无银埋葬,通知兄弟,有多帮多,有少帮少,无钱出力,以完其事。我等拜天为父地为母,日为兄月为嫂,各人同心,心传忠义,乐必同乐,忧必同忧,虽不同生,死愿同死。既然人在江湖,必尽忠于洪兴社,当日金兰结义,终生肝胆相照。终生义气,发财到尾。倘若肝心反骨,有始无终者,神昭其上,鬼行其旁,三刀六眼,五雷轰顶,报应分明,人神共鉴!我竟然都忘了忘了”

    石友三:“少辉,你真的要放过他?甚至帮他逃避洪兴社的追杀吗?”

    雷少辉:“我要他背负着一生的愧疚与遗憾,然后报于身边的人身上,无间的折磨未必比往生来的潇洒,何况,我为了雅儿。”

    雷少辉:“你们跟着如骚儿去印尼那边吧,那边心如有一座小岛,没人找得到你们。好好待雅儿,记得你的誓言!。”

    众人还在惊讶的时候,石友三一行已经把余党都消灭了,处理好了许多事宜。

    辉少:“你们早就准备好了,而且还有足够的实力来让洪兴社为你们话事,干嘛要通过我呢?你们的势力早就渗透到洪兴社各个角落了。我应该说你们神通广大还是应该说害怕?你们不是应该最期望像洪兴社这种黑社会组织不再存在的吗?”

    石友三:“不是不让生存,但是要适可而止。我刚刚当上了总队,现在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又是个十拿九稳的职位,趁九七之前到香港黑社会摸底的我们大陆公安“大圈豹”行动也圆满结束了。政府不是不让他们黑社会生存,但是也要适可而止,不要过分,不要影响社会秩序。警民好好相处,老是自己人打自己人,上个星期连燃烧弹都用上了,还伤了很多无辜的市民,这像什么话!少辉啊,我们还有一个要求,希望洪兴社从今以后永远由你管理。”

    辉少:“什么意思?”

    石友三:“我们不想今后你走以后的选举,选出来的人像洪宗泽一样,搞那么多小动作,扰乱社会秩序。这是我们不想见到的。”

    辉少:“你想我把洪兴社搞得和灰色公安局一样?让一个黑帮的大会以后得叫四大局长上来坐坐?饶了我吧,我可消不起!”

    石友三:“你是我们信得过的人,希望洪兴社以后永远都是你姓雷的,我们之间永远以和为贵。你来管理香港洪兴社,香港的社会治安会更好一点。欢迎你来这里投资,希望你生意兴隆,财源广进。现在我们手上现有的一条物流中心,上头已经同意批准给你了。省政府会在这里修一条高速公路来配合你的工程,现在这片地已经属于你的了,这上面也批给你了。

    少辉,你会帮我的吧!”

    辉少:“帮你老妈!你还不了解我雷少辉?不行,我只想做我的市井小民,做做生意,而且一点都不想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打交道,政治是个什么坑,没人比我清楚。没兴趣!我喜欢我在青城雷家的生活,做个风流小城大少,而不是大香港的黑社会龙头,说难听点是个大点的蛊惑仔!我不来这做生意,这里不要,下面不要,全都不要!我摆不平的,洪兴社几十年,我肯那叔父辈还不肯。我儿子是律师,我儿子是医生,混蛋!你***做兄弟的还跟我来阴的!”随即挥手就是朝石友三脸上打了一拳。

    “住手!”

    石友三:“算了。也罢,人各有志,打得好,少辉,不枉跟你兄弟一场啊!以后有什么帮得上,尽管对我说!”

    辉少:“客气,客气,先下我的主要任务是接我的老婆们去喽!这边你善后吧。”说罢便抛下石友三和洪兴社匆匆和美子、如骚儿她们去接从青城包机来香港的老婆一行。还能赶得上看香港回归的盛况。

    大老婆依然颇有后宫之主风范地领着所有老婆一家大小已经在机场等候多时了。辉少上前一一亲了个遍。这段日子可把他熬苦死了,心里别提有多挂记这群佳人了,今晚看来还不只是香港人民的不眠夜,他辉少更是不可能了。一腔男儿热血正生机勃勃,整装待发!

    辉少他们回到维多利亚港的豪宅里,一边享乐着,一边看着外面的烟火冉冉升起,如果说七月一日的白天,香港是用连绵不绝的喧天锣鼓和盛装巡游来庆祝回归十周年纪念日的话,那么,当夜晚来临的时候,这座城市正准备另一场声势浩大的演出,万朵升腾的烟花是此刻的主角。辉少和老婆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可能是香港最佳的观景点之一了,和国际级的富豪待遇没有什么区别。放眼眺望,人群从四面八方向维多利亚港涌来,或呼朋引伴,或只身而来,辉少的独家“烟花晚宴”,占据最有利的观赏地形,美人红酒顶级大餐,真是羡煞旁人啊!

    直到辉少80岁的时候他还能回想起那个时刻,可以这么描述吧,所有感官共同释放和燃烧。维港上空的无边夜色被漫天缤纷的烟火点燃,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次第盛开,流光溢彩,欢呼声此起彼伏,人们心潮澎湃。

    “好漂亮!天!老公!我们什么时候能再看到这种场面啊!”

    “说是要一千六百万港元呢!开始我还不信,看过才知道,什么叫值!”

    “”

    此刻,喜悦喜悦,除了喜悦,还是喜悦!

    辉少:“幸福就是美人在怀,一家团圆!”

    尾声:

    一九九七年七月,烟花表演时,在烟花的绚丽和灿烂的反衬之下,或许当时还有一些港人对个人的前途心存疑虑或迷茫。然而,不久之后再度站在这里,所有人都不会再有此时的迷茫心境,香港的未来比漫天的烟花还美丽,如眼前的夏日烟火画卷一样,绚烂夺目。

    今夜烟花特别多。

    《全书完》尽请期待下一部,辉少——叱诧商海。( 娇艳异想 http://www.gcxsw.org/4_4961/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