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倒霉男儿有春天:阴阳高手 > 002 百日之期又见君
    时光转眼,流火七月的季节。天剑峰空气清新、凉爽,游人如织。

    黄昏时分,天剑峰沐浴在残阳金光之中,通天路3000级处的景点望苍台,清风徐徐,不少游人都注意到了一抹俏丽的身影,她是陈鸿的集团同事夏小幽。她23岁,面容清丽,淡紫的紧身短裙绷得身线玲珑起伏,外形确实养眼,只是明亮的眸子里难掩一丝悲伤,在通天路3001级阶梯那里蹲着,默默地烧着一张张纸钱。今天,已经是陈鸿跌崖百天的祭日。

    夏小幽和陈鸿同期进入长河集团,刚开始第一年两人相处得很不错。但自从第二年娄凤因为她父亲的关系,入职进入集团,成了两人所在营销策划部的部长后,娄凤狠狠地报复着陈鸿,夏小幽便也渐渐有些疏远陈鸿。

    三年了,陈鸿成了集团里人人不敢沾惹的闷棍子,让夏小幽暗里为他鸣不平,但她也是个出身农家的女子,哪里能帮他出什么头呢?夏小幽明白陈鸿本来可以赢得赌注,可杜仲阳那个可恶的人渣富少讲述了他的跌落,让人起疑,却没有人能为陈鸿求证什么。于是,夏小幽只能从“头七”开始,一直来这里为陈鸿烧纸,烧到“七七”,再到今天的“百日”。

    望苍台景点的工作人员都很熟悉夏小幽了,因为她第一次来时,走的时候,工作人员还让她打扫了纸钱灰堆再走,此后每次如此。此时,有女性工作人员还摇了摇头,叹息道:“唉,这个傻丫头……”

    夏小幽只当没听见,只是默默地烧着一张张纸钱,心里祈祷着陈鸿来生不要再这么可怜。她了解陈鸿,三岁丧母,父亲辛苦将他养大。当陈鸿进入集团第一年的时候,做背夫的父亲为了帮儿子、儿媳妇凑钱买房结婚,累到尿毒症晚期才停下了工作。陈鸿为了给父亲治病,还欠下了十万块的债务。到现在,陈鸿落崖,陈家没人了。

    可就在夏小幽正烧着的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小幽,谢谢。起来,我们应该回去了。”

    “啊?!”夏小幽听得顿时心惊,猛地起身转过去,当场激动得泪如雨下,竟是凄然泣道:“陈鸿……陈鸿……你还活着……”

    只见夏小幽面前不到两米处,陈鸿站在那里,背着空瘪瘪的包,依然还是宽大的墨绿迷彩T恤在山风中飘荡,迷彩长裤绷出那修长笔直的腿形。他1米78的身板还是那么瘦削修长,站得笔直,充满了不一样的男儿气息。长了许多的黑发在风中飘扬,那张原本清秀的脸还是那么白晰英俊,平峰飞展的燕尾黑眉,浓睫双眼似刀锋,修长挺鼻,薄唇红润。

    只是,陈鸿眉间多了一道长约厘米的竖条伤凹,让整张脸显出更为冷峻的味道。他那浓密细长的睫毛里,单眼皮的两眼更显得黑白分明,那是一种极为纯净的眼仁白,配上黑得深沉的墨瞳,眼神显得那么深邃又冷酷,甚至有着丝丝冰冷。

    陈鸿的右手无名指上,有一只铜绿斑斑的戒指——阴戒;左手的无名指上,有一只铁锈黄斑的戒指——阳戒。这阴阳双戒都是光滑的环形面,宽约五毫米,没有什么突起加缀构造,但那些斑迹显得很古意,又让他整个人多一种让人说不出的味道——似乎……他是一个从远古走来的现代男青年,有种玄奇的神秘感。

    今天就是“百日”了,夏小幽实在想不到居然陈鸿就在面前。他没有死,形像更多了冷酷男人的味道,让人芳心都激颤,有些迷醉。她清丽的脸庞上泪水洋溢,没有注意到陈鸿双手的戒指,只是猛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陈鸿,嘴里泣道:“陈鸿,我们都以为你失足跌下了天剑峰,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你知道吗?今天是你的百日!”

    陈鸿默默地站在那里,如一支风中的标枪,四六分的碎发在傍晚冷风中飘扬,英俊的脸上神情冷峻如冰,任由夏小幽抱着他,泪水浸湿了他的肩头。他的双臂竟然没有抬起来抱一下夏小幽,只是站在那里。他什么也没说,双眼盯死着前方不远处通天路3001级的台阶上——夏小幽燃烧的纸钱堆,有灰烬,还有纸钱在燃烧。

    这一切,落入望苍台已然不多的游人眼里,夏小幽的话语让很多人震惊。甚至望苍台认识夏小幽的工作人员也意识到了什么,原来这个男人失足掉下天剑峰,居然没死啊,这也太奇迹了。

    其他游客纷纷惊讶,竟然有人鼓起了掌,为眼前这个冷酷不死的青年,也为他和紧抱着他的玲珑清丽的女子。人们都听得出来,这个女子很喜欢这个青年。在这个拍客横行的年代,居然人们忘记了拍张照片或者拍一段视频。

    而夏小幽说着就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儿。她的双手松开了陈鸿,在他的双肩、双臂甚至是宽宽的胸膛上摸了摸,仰着泪迹凄婉的小脸抬头看着陈鸿那张冷峻如冰的脸,道:“陈鸿,你的身上有些凉,感冒了吗?”

    “没事儿,是山上的风有些大。”陈鸿摇了摇头,声音亦然如冰。

    夏小幽这才放心了些,点了点头,然后开心地抹了抹泪。她看了看旁边深渊里流荡的云海,又回头好奇地看着陈鸿,问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啊?”

    这个问题引得全场人众都非常好奇,数十双眼睛都盯着陈鸿。可他却以那不变如冰的声音道:“小幽,我活着就很好了。走吧,我们先回去。”

    “哦……”夏小幽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拉上了陈鸿的右手,感觉到他的手有些非正常的凉,但也没有介意。她拉着他的手,朝着望苍台服务中心走去,准备坐热气球下去。

    可是,有个工作人员还是笑道:“哎,美女,你男朋友没死,这是好大的喜事。可是,你们也把纸钱灰堆收拾了呀!”

    “哦……知道啦!我会打扫的。”夏小幽听得一吐小舌头,很是可爱的样子。她拉着陈鸿的手停下来,转头向那3001级通天路阶梯望去。

    陈鸿也望向了那边的纸钱灰堆,那里最后的纸片都燃尽了。他被夏小幽拉着的右手无名指轻轻地动了一下,夏小幽感觉到那右手散发出更浓了一点的寒意。

    也就在那时,那一堆纸钱的灰被风轻轻地吹了起来,飘出了汉白玉质的通天路阶梯,飘向了万丈悬崖边,不多时就消失在云雾流荡之处。这等事情,看得不少人都很吃惊,那景区工作人员还呵呵一笑,道:“好吧,你们走吧!看来,老天都帮你们呢!”

    夏小幽却感觉到好奇怪,那3001级的阶梯处本来是背风处,怎么突然有风了?她不禁突然心里一动,低头一看陈鸿的右手,感觉那手又恢复了先前几乎一样的凉感。她此时才赫然看到那右手上铜绿斑斑的阴戒,还有他左手上锈黄点点的阳戒,顿时意识到什么,马上抬头惊望着陈鸿,道:“陈鸿,你……”

    陈鸿不等夏小幽说完,已是拉着她的手朝着服务中心那边走去,嘴里道:“小幽,走回去吧,我想家了。”

    夏小幽当场又意识到了什么,觉得陈鸿是有些话不想在这里说罢了。于是,她随陈鸿朝着那边服务中心走去。反正,陈鸿活着回来了,她也抱了他了,以后可以好好了解一下的。( 倒霉男儿有春天:阴阳高手 http://www.gcxsw.org/4_498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