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倒霉男儿有春天:阴阳高手 > 003 一个也不能放过
    陈鸿和夏小幽很快坐着热气球向下行。热气球上面另有五个乘客,倒是没有别的怪异感觉,只是觉得陈鸿是一个英俊冷酷得像冰一样的青年,而夏小幽是他挺漂亮的女朋友而已。

    夏小幽呢,被陈鸿右手拉着,感觉他还是有些冷,但也没有多问。陈鸿一直站在客舱里,身形笔直,神情冰然地望着外面的风景,但也仿佛没有望。他黑白分明到极致的双眼,始终那么深邃到神秘,平静如万年寒冰,透着让人无可捉摸的迷人味道。

    到了天剑峰脚下,陈鸿到景区服务中心花了30块买了市价10块的春江醇两瓶,花了20块买了市价10块的春江牌香烟两包,然后才随夏小幽回到了她那辆红色的伊兰特上。陈鸿记得,百天之前,来天剑峰的时候他坐的就是夏小幽的这车。

    刚刚在副驾驶上坐下,陈鸿开了一瓶酒,咕咕咕地一饮而尽。夏小幽惊呆了,道:“这样喝酒对身体不好吧?”

    陈鸿看了夏小幽一眼,依然神情如冰,摇了摇头,声音依旧冰然:“我想抽支烟再出发,介意吗?”

    自再见到陈鸿之后,夏小幽就感觉到他一直都是那种冷酷似冰的神情和话语,声音虽冷,但有穿透力,有种异样的特质。空气里有酒香气,但陈鸿说话时嘴里并没有酒气,这也好让人奇怪。她当即甜甜一笑,道:“没事啦,你想抽就抽吧!”

    陈鸿点了点头,打开香烟,点了一支,深深地吸了一口,徐徐吐出烟雾来。夏小幽看着那烟雾弥漫中陈鸿的冷峻的脸,感觉到他实在太有酷味儿,不禁芳心异动连连。只是再见他的两手戒指,她真是忍不住了,道:“陈鸿,以前我可没见过你有这样的两枚戒指啊!这是你在摔下天剑峰后……”

    没等夏小幽说完,陈鸿目视着前方,截语道:“一直都有,祖传的。只是放在包里,没戴在手上,所以你没见过。”

    “哦……”夏小幽暗觉得这个解释有些说不通,但还是点头应了声,又看了看陈鸿的双手,才道:“可戒指戴在左手无名指,意味着结婚了,但你没结婚吧?而且,戴右手无名指,代表着……”

    不等夏小幽说完,陈鸿已道:“戒指只不过是一种装饰,我想戴在脚趾头上都可以。那些戴在哪里就意味着什么的意味,我不讲究,正如我不信五行、星座之类。”

    夏小幽有点愕然,感觉陈鸿活着回来,风格大变啊!可她不知道,陈鸿撒谎了。因为这阴戒实为阴界至上圣物,阳戒为阳界圣物,只不过现在的它们,几乎如同凡品,但已然让他受益不少。当然,若非阴、阳二戒已如凡品,按着阴阳相克的千古定律来说,陈鸿只怕现在身体已经炸成粉末了。

    夏小幽想了想,还是道:“刚才工作人员让我们打扫灰烬之后再走,我发现你的右手动了动,右手比原来就冷了一些,然后就有风吹走了灰烬,好奇怪啊!是不是你摔下山崖之后,得到了什么神秘的本事啊?比如,能像网游里面的那个……那个……控风术?”

    “你也知道控风术吗?”陈鸿心头震了震,但扭头看着夏小幽时,他依旧神情冷酷,语气冰然。

    确实,陈鸿已通过阴戒掌握了控风术,但现在只是小成阶段,不过这威力已是不小了。控风术为阴、阳两界修士技能之一,相对应分为阴性和阳性两种类型,但都由低到高分为初化、小成、上乘、大成、神通五个境界,上乘境界者已算一流高手,能达大成境界已是顶级高手,而在阴、阳两个世界中曾经达到过神通境界的人物,都早已挂掉。

    更可悲的是,我们这个即为“阳界”的世界里,修士技能早已失去正宗传承,七零八落,但并未完全灭绝。而在阴界,修士技能已经快繁衍到接近曾经的巅峰时代。这一切,都因为很久很久以前阴阳两界那场旷世之战。

    夏小幽淡淡一笑,说:“是啊,我前男友喜欢网游,所以我知道控风术的。”

    陈鸿听得想起了,去年的时候夏小幽和负心的前男友分手了,她还差点跳楼了。当即,他回道:“那是网游而已。我也不会什么控风术,先前只不过是巧合罢了。”

    “可是……那个地方是背风的啊,空气怎么那么怪异的流动呢?”

    “傻丫头,我也不会解释了,你得问爱因斯坦去。”陈鸿颇有风度地扬了扬双手,摇了摇头,神情冰态。说完,他深深地吸了口烟。

    夏小幽笑了笑,感觉陈鸿活着回来,多了一份不一样的幽默感。她说:“那就是我想多了啊!可不管怎么说呢,你活着出现了,这就是让人特别开心的事情。我再也不用为你悲伤了,希望你以后一切都好啊!”

    “嗯,谢谢!”

    “我们回去春江市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继续回长河集团上班。”

    “啊?!你还回去啊?你就不怕娄凤那个高傲的女上司继续折磨你啊?再说,你没在日落之前爬上去,这也算是输给了娄凤啊,很多人可以作证的呀!陈鸿,还是不要回去了吧?以你的才华,在哪里都能找到好工作的。我都不在集团上班了。”夏小幽听得惊了惊,语气里带着关切,道。

    陈鸿向车窗外抖了抖烟灰,看着夏小幽道:“我要回去,就一定能回去。怎么?你不在集团了?”

    “呵呵……”夏小幽笑了,听起来有些苦涩,然后望着陈鸿道:“我以为你不在了,所以也不想在集团里干了。你出事的第三天我就辞职了,现在开着一家网店,销售离蒙山野生养殖基地的特产和漓河特产鱼干,生意还不错呢!我也看不惯娄凤那些高傲的做派,特别又是她对你的种种折磨。真是想不明白,你们什么仇什么怨啊,她一来集团里就那么对你?”

    提及娄凤,陈鸿心中暗愤,但却平静如冰道:“仇恨都是她的幼稚造成的,与我无关。”

    “哦……”夏小幽点了点头,然后才道:“陈鸿,你怎么会跌下山崖啊?会不会是杜仲阳害的你啊?那天是他上天剑峰顶说你掉崖了啊!我一直怀疑,但又无法找到佐证。”

    “小幽,谢谢你心中的正义感。现在我们不说这些事了,先回去吧!”

    陈鸿语音如冰,神情不变的冷酷,确实看不出他到底是喜是悲是怒。实际上,他的归来便是复仇的开始,那些带给他耻辱和伤痛的人,一个也不能放过!( 倒霉男儿有春天:阴阳高手 http://www.gcxsw.org/4_4980/ 移动版阅读m.gcxs.org )